雨枫轩原创文学网 - 纯净的绿色文学家园 !

雨枫轩

银狐(第七部分五)

时间:2017-10-21来源:网友提供 作者:姜戎 点击:
银狐(全文在线阅读)> 第七部分 五
 
  当晚。风势稍减。
 
  白尔泰灯下就坐,想读书,可书里写着什么一句也读不进去,满脑子还是白天经历的惊心动魄的事件。尤其那棵老树,那么悲壮,那么令人心揪地倒下死亡,使他难以平下心来。他忽有灵感,抽出一张纸挥笔写出一首诗来:
 
  老  树
 
  在那茫茫的大漠边缘,
 
  在那无边的荒原上,
 
  有一棵年迈的老树……
 
  当漫漫的风沙从春天里吹过,
 
  它摇摆着树冠呼唤绿色;
 
  当无际的大漠把草原埋没,
 
  它抖落着老叶呼唤绿色;
 
  啊,绿色,绿色,生命的绿色,
 
  请快些遮盖这茫茫的沙漠!
 
  熬过了无数个春夏秋冬,
 
  抵御了无情的风击沙夺,
 
  老树,它终于年老枯折,
 
  惟把期望深埋进根的部落。
 
  等那春雨赶走了干涸,
 
  绿色的幼苗就从老根下发出,
 
  继续向茫茫沙线吐露嫩芽,
 
  勇敢地迎接生命的赞歌。
 
  啊,呼唤绿色的老树!
 
  啊,迎接春天的小树!
 
  风沙线上一代一代傲然挺立,
 
  瀚海中日日夜夜呼唤绿色!
 
  在那茫茫的大漠边缘,
 
  在那无际的荒原上,
 
  曾有一棵绿色的老树……
 
  白尔泰正要把乱写的这首诗,揉成团扔掉的时候,古桦进来了,拿过去展开读后说:“嗬,白老师,没想到你还会写诗!写得挺好,干吗扔啊!”
 
  “这不叫诗,乱涂着玩的。”白尔泰有些拘谨,自从发生了昨晚和今天的事情,他一见古桦就有些发怵或者不好意思,不知说什么好。古桦似乎也有意回避着他们之间那根敏感的神经,变得冷静些了。
 
  白尔泰说:“古桦,正好铁木洛大叔也回村了,咱们找个时间好好跟他谈一次,然后再走访附近村的老人,找一找过去当过‘孛’的人。”
 
  “好吧,工作上的事情,听你安排,其他的交给我好了,联系个人啊派出个胶轮车送一送啊,还有伙食问题等等,全交给我好了。”古桦说。
 
  这时,从窗外村街上飘来隐隐的歌声。深更半夜,村街空空荡荡,虽然风已停,可清冷清冷,哈尔沙村经历了如此大的动荡,谁还会有闲心深夜吟歌而行?
 
  你知道天上的风无常,啊,安代!
 
  就应该披上防寒的长袍,啊,安代!
 
  你知道人间的愁无头,啊,安代!
 
  就应该把儿女肠斩断,啊,安代!
 
  是个女人的歌声,如泣如诉。明月如钩,万籁俱寂,惟有这哀婉伤感的古老“安代”的歌声,隐隐约约传荡在空荡的村街,平添几多凄凉。
 
  流不尽,流不尽的哟,
 
  是那老沙河的水嗳,
 
  淌不完,淌不完的哟,
 
是这两只眼的泪嗳……
 
  白尔泰说:“是珊梅的声音。”
 
  古桦说:“好像是的,唉,这个不幸的女人。”
 
  “她怎么又跑出来了?这寒冬腊月的深夜……”
 
  “两条腿的活人,想跑还不容易。”古桦看一眼白尔泰,“铁山可能光顾着老爹,忘了把她反锁在屋里吧。”
 
  杏黄哟缎子的坎肩呀,
 
  是我在月光下给他缝的,
 
  早知他离开我的话,
 
  还不如把它一把烧成灰,
 
  哎哟我的你呀,后悔也来不及!
 
  大红哟缎子的坎肩呀,
 
  是我用心血给他缝的,
 
  早知他要变心的话,
 
  还不如把它一把撕成条!
 
  哎哟我的你呀,后悔也来不及!
 
  ……
 
  珊梅的人影,如幽灵般在村街上游荡。入睡或未入睡的村民,谁也不敢出来搭理这疯女人。在人们眼里,她已变成不祥的女人,尤其她身上散发出一股异味,女人闻到便会发疯,男人闻后则引发兽性般的欲望,她几乎成了一个有魔力的邪恶的女人。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栏目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