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原创文学网 - 纯净的绿色文学家园 !

雨枫轩

银狐(第七部分四)

时间:2017-10-12来源:网友提供 作者:姜戎 点击:
银狐(全文在线阅读)> 第七部分 四
 
  西北天际出现的那团黑色云雾,原来是一股强风暴,正以不可阻挡的气势,向这边滚滚卷来。
 
  老树的枝桠树梢开始瑟瑟抖动,雪地上露出的草尖也摇摆起来,栖息在老树枝尖的乌鸦们,“呱呱”啼叫着,高飞而逝。
 
  可老树前边的双方仍在持枪僵持。
 
  杨保洪平时威风八面,此刻丢不下这面子收枪撤走,传出去脸往哪儿搁?输给一个平头百姓,他心中一万个不愿意,可又不敢冒死冲上去,也不好叫部下上,那老铁子说谁动先打谁,此刻他心里惟有叫苦暗骂胡大伦那老狐狸的份儿了。
 
  一直躲在后边的胡大伦,这时冲老铁子喊道:“姓铁的,你可放明白了,放你们家这棵老树是乡、村两级决定的,你竟敢拿着枪对准国家警察,武装抗拒,你想造反吗?你不要脑袋了?快放下枪回家去,要不然这后果你心里想清楚,吃不了兜着走!”
 
  “我心里明镜着呢,胡大伦,都是你这只缩头乌龟在背后捣鬼!想一石二鸟,借这‘闹狐’的理由想破我们铁家祖坟的风水,这是你们胡家打了上百年的主意,告诉你,姓胡的,别做春秋大梦!今天,你有种自己上来,别牵扯别人,让不明真相的杨保洪为你垫背,你好意思吗?咱们俩今天,要不在枪上分你死我活,要不一起去见刘乡长古旗长,砍这棵有几百年岁数的老树,对不对?告诉你,这个大天你一巴掌是遮不住的!”铁木洛老汉义愤中黑胡须抖动,说出的话像重石般,句句砸在胡大伦的心头上。
 
  杨保洪回过头,怪怪地盯一眼胡大伦那张阴阳不定的黄瘦脸,瞅得胡大伦不好意思,“嘿嘿”干笑着赶紧说:“老杨,别听他瞎说,他在挑拨我们……”
 
  正这时,墓地传出一串放荡不羁的笑声。
 
  “格格格……哟,这儿真热闹!你们跑我们铁家坟地来干啥呀?格格格,都大眼瞪小眼的,格格格……”来者是珊梅,披头散发,光着双脚踩着雪地毫无感觉,白白的胸脯裸露着,两只圆隆的奶子很自由地挤出单布褂半敞的胸口,脸蛋绯红,双眼色勾勾地盯视众人,让在场所有男人们顿时目瞪口呆,大眼瞪小眼。
 
  “珊梅!你这贱货!怎么这个样子?成什么体统!快回家去!”老铁子见是自家儿媳妇,如此放浪形骸,丢人现眼,大声骂起来。
 
  “哟,铁山啊,你也在这儿呀,格格格……”珊梅完全不认识自己的老公公了,把他当成了自己丈夫铁山,扭胯摆臀地走过去,“我跟你生孩子,好不好?我会生孩子……格格格,你怎么把咱家烧火棍也拿来了?格格格……”珊梅摸一摸老铁子手中的猎枪,迷乱的眼神求饶般地盯着老公公,“铁山,你别丢下我,好吗,我给你生儿子……”
 
“给我滚!别在这儿丢人了,快回家去!”老铁子感觉到儿媳妇珊梅情况不对头了,当她挨近他时闻到了一股特殊的臊香气,令人心神激荡,他不得不一把将珊梅推离开去,“滚!”
 
  “格格格……”珊梅放荡地媚笑着,走向正色迷迷地瞅着她的杨保洪。自打珊梅出现在墓地,杨保洪的两只眼睛如被磁铁吸引般,没有离开过珊梅的胸脯。“他不是铁山,你是铁 
 
 
山,是吧?格格格……我跟你生儿子,我会生,我真的会生……”珊梅手臂搭在杨保洪的脖子上,冻红的脸蛋,几乎贴住杨保洪的也开始发烫变红的脸颊,松软的胸部,顶着他的有些发颤的胳膊,珊梅的另一只手拨开杨保洪手中的手枪。“铁山啊,你怎么把咱们家小笤帚疙瘩给带来了?你不会扫炕,给我吧,我给你扫……格格格……”珊梅不由分说地拿过那把手枪,摆弄着,杨保洪从闻到她身上那股异香后变得神魂颠倒,双眼色迷,完全无力推拒珊梅。那珊梅发现了站在杨保洪身后同样流着口水、目不转睛盯着她胸脯的胡大伦,撇撇嘴说道:“铁山,这个人是谁呀?看着怎么这么恶心啊?你看他那两个眼睛瞪得像是玻璃球似的,你小时没见过你妈的奶子呀,看个没完,干脆你过来吃吃得了,格格格,要是这笤帚疙瘩是手枪就好啦,我就一把打瞎了他那双贼眼!格格格……”说着,珊梅把手中的那把“笤帚疙瘩”抬起来,瞄准起胡大伦的那双眼睛。
 
  “别、别、别,那不是笤帚疙瘩,是真枪,你别瞄我……”胡大伦吓得腿肚子发软,脸色发白,双手乱挥着,边往后退。
 
  “真枪?那好,啪,啪!”珊梅学着打枪的样子,嘴里发出枪声,手指扣动那扳机。
 
  “砰!”那“笤帚疙瘩”真的发出了震天动地的声响,珊梅一愣,吓了一跳,手枪丢在雪地上,嚷嚷起来:“这真是真枪,不是笤帚疙瘩,真枪,格格格……”
 
  可这边的胡大伦却惨了。子弹不偏不倚正好穿过了他的右耳朵,血流如水。他捂着耳朵,倒在地上杀猪般地叫嚷:“她打中我了!我被打死了,我死了,她的笤帚疙瘩打中我了,唔唔唔……”
 
  杨保洪被枪声惊醒,这才发现自己手中的手枪,不知什么时候被这位露奶子的疯女人拿过去,朝胡大伦开了一枪,还当做是笤帚疙瘩。他的脑袋“嗡”的一下,浑身吓出冷汗,这一下完啦,全完啦。见胡大伦捂着耳朵在地上打滚,杀猪般地嚷嚷,从手指缝里渗流出的血沾满了他脸颊、脖颈、手臂,成了半个血人,杨保洪更是腿肚子发软,不知所措地只重复一句:“这一下完啦,出人命了,全完了……”当他的一个手下把珊梅丢扔的手枪赶紧拣起来,递到他手上时,他不肯接过去,嘴里说道:“这是凶器,我不要,这是凶器,我不要……”弄得手下不知怎么办才好,又不能扔了,叫这疯女人再拣过去当笤帚疙瘩瞎扫一气,那倒地的就不是一个胡大伦了。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用户名: 验证码: 点击我更换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