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原创文学网 - 纯净的绿色文学家园 !

雨枫轩

那一年(十二)

时间:2017-08-17来源:网友提供 作者:刘震云 点击:
我不是潘金莲(全文在线阅读)> 序言:那一年(十二)
 
  李雪莲去北京没去对时候。她不了解北京,北京也不了解她。她去北京告状的时候,正是“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在北京召开期间。两件事本来毫无联系,因为时间撞到了一起,也就有了联系。“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召开期间,北京不准闲杂人等进入。何谓闲杂人等,没有明确规定,凡是不利于大会召开的,皆属闲杂人等。过去在北京街头捡破烂的,乞讨的,偷东西的,在发廊卖淫的,还有就是告状的,一夜之间,统统都不见了。李雪莲去北京坐的是长途汽车。本来她想坐火车,因火车票比长途汽车票贵十五块钱,她就坐了长途汽车。摇摇晃晃,坐了一天半夜,长途汽车到了河北与北京交界的收费站,李雪莲终于知道北京在开“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因为收费站停了十几辆警车,警车上闪着警灯;每辆进京的汽车,都要接受检查。路边停满了被拦下的长途汽车、货车、面包车和小轿车。李雪莲乘坐的长途汽车,也被拦在路边。车太多,接受检查也要排队。排了两个钟头,终于有两个警察,上了李雪莲乘坐的长途汽车。警察上来,挨个检查每个乘客的证件,每个人的行李,盘问去北京的理由,盘查去北京的证明。乘客回答去北京的理由五花八门,有出差的,有做生意的,有投奔亲戚的,有看病的,还有一个是寻找丢失孩子的……盘查一番,有的乘客过了关,有的人被警察赶下了车。被赶下车的,也都默不作声。李雪莲看了半天,没弄清警察放行或赶人的标准。终于,一个警察检查到了李雪莲。先看了李雪莲的身份证,又问:
 
  “到北京干什么去?”
 
  李雪莲知道自己不能回答出差,也不能回答去北京做生意,也不能回答去北京找孩子,她看上去都不像;更不能回答去北京的真实原因:告状;便随着前排一个乘客说:
 
  “看病。”
 
  边回答,边将头靠到窗户上,作出病恹恹的样子。警察盯着她:
 
  “看啥病?”
 
  李雪莲:
 
  “子宫下垂。”
 
  警察脸上的肌肉抖了一下,接着问:
 
  “去北京哪家医院?”
 
  李雪莲有些懵。因为她没去过北京,更没去北京看过病,不知道北京都有哪些医院,及各医院的深浅,便随口答:
 
  “北京医院。”
 
  李雪莲答“北京医院”是顾名思义;警察看了李雪莲一眼,接着往下盘问;李雪莲松了一口气,知道北京确实有家“北京医院”;警察又问:
 
  “你的病历呢?”
 
  李雪莲一愣:
 
  “病历,啥病历?”
 
  警察有些不耐烦:
 
  “你去医院看病,过去的病历呢?”
 
  李雪莲灵机一动:
 
  “我这是第三回去北京看病呀,过去的病历,都落在北京医院了。”
 
  警察看李雪莲半天,不再纠缠“病历”的事;又问:
 
  “你的证明呢?”
 
  李雪莲:
 
  “证明,啥证明?”
 
  警察又开始不耐烦:
 
  “你咋啥也不懂?现在是‘人大’期间,凡是去北京的,都得有县以上政府开的介绍信;不然你说你去北京看病,谁给你证明呀?”
 
  李雪莲傻了;她确实不知道“人大”召开期间,去北京要开介绍信,而且是县政府的介绍信;就是知道,她去县政府开介绍信,县政府也不会给她开;便说:
 
  “不知道要开‘人大’,把这事忘了。”
 
  警察终于抓住了李雪莲的漏洞,松了一口气:
 
  “那不行,没有证明,你不能去北京。”
 
  李雪莲:
 
  “耽误我看病咋办?”
 
  警察:
 
  “‘人大’开会,也就半个月。半个月后,你再去北京。现在下车。”
 
  李雪莲的犟劲上来了,坐在那里不动:
 
  “我不下车。”
 
  警察:
 
  “别人都下,你为什么不下?”
 
  李雪莲:
 
  “我子宫都垂到外边了,耽误不起。”
 
  警察脸上的肌肉又抖了一下,接着喝道:
 
  “两回事啊,别胡搅蛮缠,也就半个月。”
 
  李雪莲站起来:
 
  “要我下车也行,你得负责任。”
 
  警察一愣:
 
  “我负什么责任?”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用户名: 验证码: 点击我更换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