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原创文学网 - 纯净的绿色文学家园 !

雨枫轩

不但当了喇嘛可以结婚,结了婚的人也可以去当喇嘛。

时间:2017-08-14来源:网友提供 作者:刘心武 点击:
钟鼓楼(全文在线阅读)>  8.不但当了喇嘛可以结婚,结了婚的人也可以去当喇嘛。 
 
    出租汽车定在八点半到。眼下挂钟上已经是八点二十了。为了不 误今天的每一个环节,薛大娘头晚有意把它拨快了十分钟,凡事赶早 不赶晚。薛大娘耸起耳朵,捕捉著胡同里传来的每一种声音——尽管 薛师傅早被打发到门口去看望,以防开车的司机找不到这个院门,她 还是不放心,总觉得唯有她能最先听到汽车的喇叭声,并安排好迎亲 的一切细节。 
    薛师傅老老实实地在大门口候著。按说他可以带马扎(X                形折叠 小凳。)去坐在那里,或者乾脆坐到大门旁的石狮子座上,反正小轿车 进了胡同站起来也来得及。可他不,他微微叉开腿,双手背在身后, 挺著脖颈朝胡同口伫望著。这时候从他们那个院门口路过的人,大多 是本胡同的居民,有的跟他打个招呼,道声喜,他便笑容满面地点头 应著;有的不怎么熟识,人家并不跟他打招呼,只是互相压低声音议 论著:「瞧见了吗?老喇嘛给儿子娶媳妇呢!」「嘻,敢情老喇嘛是个『花 和尚』!」他耳朵一点不聋,听得真真切切,可脸上仍然保持著宽厚的 微笑,心里也并不愠怒。 
    薛师傅是当过喇嘛。他不明白有的人,特别是一些年轻人,为什 么把当喇嘛这件事看得那么神秘。他出生在哈德门(即崇文门)外虎 背口胡同一个城市贫民家庭,起名薛永全,排行老五。父亲是拉排子 车给人运货的,母亲是为绢花行剪花瓣的。对于他们那样一个家庭来 说,凡能糊口的事由都是一种职业。他的大哥给人养马,那些马是专 为了东便门外蟠桃宫赶会时租给人跑圈的;他的二哥自小便瞎了一只 眼,是个「独眼龙」,后来成了乞丐,在乞丐帮的「杆头」(传说清朝 康熙皇帝曾赏给北京职业乞丐头领一根雕龙紫檀木杖,正名称「大梁」, 俗名叫「杆头」,以树立头领的威信,约束众多乞丐,稳定社会秩序。 故后来乞丐头领称为 「杆头」,当职业乞丐叫 「在杆儿上」。)指派下每 天敲著牛胯骨,沿街唱著数来宝:「那边要了这边要,掌柜的吃饭我来 到……唉,掌柜的,您别生气,早给一个早早的去!」他的两个姐姐, 一个嫁给了靠耍「顸胳膊根儿」在庙会上混的人物;另一个嫁给了专 往乡下收猪鬃然后再进城倒卖给刷子行的小掮客。这些兄长所做的事, 在薛永全所生活的那个社会层次中,人们并不以为有多大的贵贱差别, 包括二哥的乞讨,既然纳入了「杆头」的管辖之下,当然也算一种正 经职业。因此,当薛永全学徒的那家绢花行在竞争中倒闭后,大姐夫 给他走门子,使隆福寺的住持喇嘛奥金巴收容了他时,不仅全家为之 庆贺,周围的邻居们也只有艳羡与嫉妒:在隆福寺这样的大寺庙中当 喇嘛,该是多么好的一种职业啊!真没想到,几十年后,依然是那类 家庭的后裔,却全然不能理解那时他们祖辈父辈的价值观念了。薛纪 跃就一直不许父亲把当过喇嘛的事讲出去,包括即将娶进门来的这位 新娘子,薛纪跃也一再叮嘱父亲不要同她提起这一段——然而,她并 不是偶尔一来的客人,她将长期同公婆一起生活,纵使薛永全两口子 和薛纪跃绝口不提,大儿子薛纪徽是并不避讳父亲这段历史的,孟昭 英更难免在妯娌闲话中提及,又何况还有知根知底的邻居,更何况邻 居中又有詹丽颖那号没心没肺而又出言无忌的人物。看起来,薛永全 当过喇嘛这段历史,早晚有可能引出点家庭的风波哩! 
    回忆起当喇嘛时的往事,薛师傅并不感到屈辱,只是觉得悲凉。 说实在的,隆福寺里的喇嘛,当年并不受到社会的歧视,只是象他那 样的小喇嘛,生活实在清苦。解放后,当他由一个喇嘛变为一个摊贩, 最后又进而变为公私合营和国营商场的售货员后,有一回商场的领导 找他谈话。那位领导全然不了解喇嘛是怎样生活的,提出的问题,似 乎全是从一种简单化的猜想出发,使薛永全感到惊讶;而薛永全那老 老实实的回答,反过来又引起了对方更强烈的惊奇。他们之间的谈话 有一段是这样的: 
       「老喇嘛奥金巴是不是常常欺压你们小喇嘛?他打你打得厉害 吗?」 
     「奥金巴从不打我们。他就是教我们念经,带著我们外出念经去。」 
       「念经的时候他是不是坐一边歇著,主要让你们小喇嘛站著念 去?」 
       「他跟我们一块儿念。那时候阔人家办丧事,一般都要请两三棚 经。再阔点的请四棚,和尚一棚、喇嘛一棚、道士一棚、尼姑一棚。 最阔的请五棚,和尚加一棚。念经全是坐著念。上午八点多钟一到就 念,念一个来钟头,上午三遍,下午一点以后,再来两遍。」 
     「主家给的钱,你们小喇嘛能得著吗?都让那奥金巴独吞了吧?」 
      「我们能得著。奥金巴领著念,他叫 『正座』,他多拿半份钱。比 如我们得三块,他得四块五。」 
       「你不觉得那是剥削吗?他为什么拿那么多呢?」 
     「倒没觉得他剥削了咱。咱的经是他教的呀。《归一经》、《白度母》、 
 《绿度母》、《心经》他都给教会了。还有 《供师经》,特长,他也给教 会了。他还教会了我吹 『刚咚』(「刚咚」应读为?a??  ?o??。)。那是从 西藏传来的喇叭,两米多长,只能发两个音,一个高音,一个低音。 没点力气还吹不响哩!」 
       「听你这么一说,你们当年过得倒挺不错哩!」 
       「倒是不挨打受骂。可后来那票子不值钱,棒子面都一天涨好几 回价,甭说我们是勒紧裤腰带过日子,奥金巴也不宽绰,所以他那大 儿子跑出城去,参加了解放军……」 
       「这是真的吗?奥金巴倒也这么跟我们说过,可他那大儿子怎么 不回来找他?也没封信来?」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栏目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