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原创文学网 - 纯净的绿色文学家园 !

雨枫轩

最冷的冬天,每天5点起床和外教读英文

时间:2017-08-06来源:网友提供 作者:赵星 点击:
挺住,意味着一切(全文在线阅读) > 最冷的冬天,每天5点起床和外教读英文
 
 
我觉得我需要一个外教来练习听力,确切地讲,我想要做一种语言互换学习,就是我教对方中文,对方教我英文。但是去哪儿找外教呢?只有外语系有外教,那怎么办?自己去外教楼找外教?听起来很危险!去外语系上外教课认识外教?耗时费力估计也没什么效果吧,很不好意思呢。
 
我搜肠刮肚,终于想出来一个好主意。我想出一个看起来特别高端又正经的方法,就是采访外教楼里的每一个外国人,不管是哪个国家的。我采访的目的有三个:1.了解他们对中国的看法,以及在中国遇到的文化冲突;2.练习我自己的沟通能力,特别是英文沟通能力,并且尝试一下采访;3.了解一下哪个外教最和蔼可亲又靠谱,看是否可以结成对子来互相学习语言。
 
于是,我拟定了一个看上去很靠谱的采访提纲,准备好录音笔和采访说明书,发放到外教楼的每个小房间中去。很快,有七八个外国人答应了我的采访邀请,他们分别来自俄罗斯、美国、英国、日本、韩国等国家,男男女女各有不同。采访的过程有各种曲折,我问了很多很幼稚的问题,比如“你最喜欢的中国菜是什么”,每个问题还都不挨边,现在想来,简直傻死了。我遇到很多不同的外国人,他们请我听他们国家的音乐,跟我合影拍照,在小厨房给我做他们国家的美食。一时间,我成为了外教楼的常客,看门大爷也不限制我了。在采访过程中,我也很小心地观察他们,直到我发现了Colin,一个来自悉尼大学的35岁的男老师。为什么他最靠谱呢?因为有一次,他带我去看外国电影,晚上9点钟的时候,他跟我说:“时间不早了,你该回宿舍了。不要9点以后去外教楼,不太好。”不太好是什么意思?我想就是某次我看到打扮得很妖艳的女学生很晚从外教宿舍里出来吧。
 
我和Colin就此成为了互助学习伙伴,但更加准确地讲,是我向他学习会更加多一点,因为他一年里也就问过我两三个问题。我们约定每天早晨6点见面,一起跑步去学校门口吃早餐,再一起走回来,去外教楼的天台上安静学习到7点半,再分别去上课。在学习的1小时里,我抱着书用复读机听各种网上下载的听力教材,他端一个小本子练习汉字,有问题就互相问对方。
 
我们互相学习的高峰在“十一”之后的那个冬天。又是东北寒冬的早晨,本来约定早晨6点钟见面,但是我们每次都好像要为国争光似的,一直比拼谁起得早,最早一次我5点20分就到指定位置等Colin了。我们每天都要跑步去校门口的一家早餐店吃豆腐脑和油条,卖油条的是一对年纪在50岁左右的夫妻,他们每天都起得特别早,特别带劲儿地炸油条,每天都笑呵呵的,不管我们去多早,他们都在。他们的女儿,在加拿大读书,他们在中国卖豆腐脑油条,一提起女儿,他们就特别自豪。每天早晨看到这对夫妇,我就觉得特别美好又有干劲儿,他们的女儿就好像是我的榜样一样。
 
有时候Colin读中文读兴奋了,会带我去外教的娱乐中心教我弹钢琴。不过他用英文说的关于音乐的专业词汇我都听不懂,因此只能机械地弹琴。有时候还会打台球,或者帮他给他喜欢的中国女孩翻译情书什么的。大多数时候,我们还是会很用功地读书,但是很多次,我看到他在读中文的时候悄悄地睡着了,尽管我依旧振作精神听英语,我好感动他困成那样还陪着我……其实,我也好困……
 
在天台上,望着寒冬里虽是清晨但仍黑压压的天空和静谧的校园,我不知道我的未来会不会因为现在每一天的努力而有所改变,可是我没有退路。我知道我不能像我的同学那样,尽情地恋爱,无拘无束地吃喝玩乐,参加各种社团活动,没事儿就逛个街,约个会什么的,我不能做一分钟与我未来无关的事情。如果我觉得自己的高考是失常的、失败的,那就要让自己证明那是一场失败,用所有的努力来证明自己不是那个分数所代表的水平。除此以外,抱怨学校不好,老师照本宣科,或者悔恨自己干吗不去复读一年,甚至消极地不去上课都是愚蠢至极的做法。
 
相反,我的老师给了我最大的包容和忍耐。我经常因为读英文而不去早操,因为晨读而第一节课迟到,在我觉得不重要的课上背单词,在英文课上看别的英文书……这一切,他们都看在眼里,但是没有过多地干涉我。有一位年轻的女老师,不知道是不是看见我太苦逼太单调太乏味了,每周都请我去家里吃饭,给我炖排骨,给我做我喜欢吃的东西,比我妈还细致地问我吃不吃葱姜蒜;考试的时候给我打电话叫我按时起床,甚至给我买好看的衣服……那些日子,回想起来,可能我都很少笑吧,因为没时间,也因为不知道有什么可开心的事情吧。每天在摸黑的环境里出门,又在摸黑的环境里回来睡觉,三点一线的日子,唯一的外出就是做家教,一节课两小时,30块钱,一周100多块钱的收入,仅此而己。
 
很久很久之后,Colin离开了学校,跟一个他爱的东北女孩子结婚了,一起去了韩国教语言,他们有一个可爱的混血女儿。他走之前,给我写了一封信,告诉我他有多感谢我,我让他看到了一种少有的努力的样子,我跟外教楼里那些出出进进外教房间的女孩子多么不一样。毕业于悉尼大学的Colin,从小就父母离异,哥哥死于一种家族病。看到他照片里和太太孩子幸福的样子,我很想说,其实我很谢谢他,陪伴我那个寒冬里所有暗夜的早晨,如果没有他,我就无法怀着为国争光的心情起那么早了,也没有后来一切的顺利。
 
我的英文水平,在那个寒冬,得到了突飞猛进的质的飞跃。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栏目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