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原创文学网 - 纯净的绿色文学家园 !

雨枫轩

一位正在苦恼的京剧女演员

时间:2017-06-29来源:网友提供 作者:刘心武 点击:
钟鼓楼(全文在线阅读)> 第一章 3.一位正在苦恼的京剧女演员。人家却请她去迎亲。 

  愁人月色凄又冷, 
  风吹铁马乱人心。 
  疑心的人儿你休怨嗔, 
  比翼双飞入梦频。 
  愿效鸿飞心意定, 
  你只要带定了那绿绮琴…… 
  澹台智珠哼唱著《卓文君》中的二黄原板转散板,朝院门走来。 喊完嗓又练了一套剑,现在她觉得声带松弛润适,浑身关节也都舒张 和谐;但随著聚精会神喊嗓练功的阶段结束,她那心底里的一股忧郁, 却又随著渐次混杂的朝市之声,丝丝缕缕地旋了上来。 
  ……这《卓文君》,排得出来吗?吴祖光先生编的《凤求凰》,已 经由别的团排出来公演了,基本上是张派的唱法。按说这参考荀先生 演出本改编的 《卓文君》,将融合程派和欧阳予倩演出风格的特点,与 他们的演出绝不会重复,可负责剧目的副团长的态度还是那么暧昧, 同剧组的人也是七上八下,乐队的人也不那么积极。他们都怎么说来 著?啊,对了,有说「这玩意排出来能叫座吗?」有说「编新不如述 旧,只要有人买票,咱们就老演那几出,不是也一样过日子吗?」…… 是呀,如今武戏、热闹戏最上座,《卓文君》这类文戏一般都相形见绌, 何况按澹台智珠的意思,还要把韩世昌、白云生的昆腔艺术适当地揉 合进去,创造出一种她所谓的 「诗意气氛」,这样排出来究竟票房那儿 会是个什么行情,也真难说!不过,她可不甘心总是 《豆汁记》,总是 
  《玉堂春》,总是《武家坡》;就是前一阵新排出来反应相当不错的 《木 兰从军》,她也觉得可以先搁一搁;她渴望著在舞台上不断有新的创造, 渴望著不但对老观众有新启发,而且还能吸引来一批年轻的新观 众……难呀,难!其实她想做的不过是一个忠于艺术、忠于观众的演 员尽自己义务的事,可在一些人的眼里,倒好象她是想把天上的月亮 当月饼吃!这「一些人」不仅团里有,家里也有,爱人李铠竟也来阻 拦。当然,他是出于另一番心思,可他那心思,让澹台智珠怎么克化 得开啊!他现在起床了吗?因为昨晚的争吵,他还在折磨自己吗?…… 
  快走拢院门,澹台智珠眼前猛地一亮,她瞥见了张贴在院门两旁 的喜字,这才想起今天是薛师傅家二小子娶媳妇的好日子。她回想起 昨晚所看见的喜字,和现在看见的不同;今天的黄底红框,框中还剪 出精巧的喜鹊闹梅的图案;可见人家对今天这桩喜事的重视到了一种 什么程度——连这样一个细节,也不断地在加以调整。倘若他们团里 那些搞舞台美术的同志,也能有这种刻意求精的精神,那该多好哇! 
  澹台智珠进了院,到了家门。她家住在进大门往左首走的外院, 屋门斜对著进里院的垂花门。她轻轻拉开屋门,走了进去,先把木剑 挂到门边,然后对著墙上的大镜子,卸下裹住整个头部的鹅黄色拉毛 加长围巾,把围巾顺手搭在椅背上,伸出双手整理著她那浓密油黑的 头发。 
  她家住著三间南房。这当中的一间,是吃饭、会客兼她练功用的。 东边一间她跟爱人李铠住,西边一间是公公婆婆带著儿子小竹和女儿 小梅住。 
  她听见西边有咳嗽声,忙停止摆弄头发,掀开花布门廉,走了进 去。婆婆早些日子带著还没上学的小梅到大姑家去了,还没回来。西 屋里现在只有公公和小竹。公公原是玉器行业上的钻眼工,如今七十 挂零了,自然早已退休。他同一般的老人不一样,睡得迟,起得也不 早。他有一定的文化,嗜好是戴著老花镜,一字一句地读章回小说, 不管是古人还是今人写的,只要是章回体的,他都爱读。最近他在读 金寄水写的一本 《司棋》,那薄薄的一本书,他已读了十来天,却还唯 读了不到一半。虽说读得慢,他记得却很真。 
  澹台智珠进去时,公公已经穿妥衣服,小竹却还在床上拥被傻睡。 
  澹台智珠大声问公公:「您著凉了吗?」 
  公公又咳嗽了两声,摆摆手说:「不碍事。家里存的有枇杷露,一 会儿我倒出点喝,压一压准好。」 
  澹台智珠过去拍了拍小竹肩膀,催他起床,又扭过头对公公说: 
  「我这就给你们热粥去。」她心里想,再煎点鸡蛋裹馒头片,这顿早点 总该能对付过去了。 
  公公显然是想说点什么,可又下不了决心。澹台智珠看出他的心 思,便不好抬脚离去。 
  公公虚咳了两声,从枕边拿起那本《司棋》来,对澹台智珠说: 
  「你要排新戏,何不就拿这司棋的故事,排上一出呢?」 
  澹台智珠大声回答:「爸,您当有个题目,就能开排吗?头一条, 得有人写本子,本子弄妥了,还得创腔……哪一样是容易的?」她本 来还打算列举更多的困难,可叹了一口气后,也就作罢。她意识到— —公公想对她说的,绝对不是这关于新戏码的事。 
  公公到底还是忍不住了,他尽可能以最和蔼的语气问:「昨儿个晚 上……李铠他……又跟你闹别扭啦?」 
  澹台智珠觉得血涌到了脸上。虽说公公耳朵背,到底这三间屋通 著,她昨晚上跟李铠闹气的事,怎么也难隐瞒过去。她偏过头望望坐 在床上揉眼睛的小竹,强作笑颜,对公公轻描淡写地说:「唉,我们年 轻夫妻,吵几句也是平常的事。夫妻没有隔夜仇,您别操心!」 
  公公却郑重其事地宣布:「我得叫过李铠来训训!你们也都不算年 轻了,总这么窝里头闹,算是怎么回事?我们老人听著难受事小,对 孩子能有什么好影响?就是邻居们听见,也怪没脸的……唉,放著好 日子不好好过,李铠你犯的什么浑啊!」 
  虽说公公把责备最后都坐实到李铠身上,澹台智珠听了心里却有 如针刺。是啊,为什么她和李铠掰到了这步田地? 
  「爸,您别为我们操心。」澹台智珠垂下眼廉,忍住就要涌出的泪 花,转身往外走,一边说,「我这就热粥去。」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栏目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