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原创文学网 - 纯净的绿色文学家园 !

雨枫轩

田中一龟

时间:2017-06-19来源:网友提供 作者:冰河 点击:
狗日的战争3(全文在线阅读) > 第十一章 田中一龟

  汉奸刘给翠儿带来重要的情报:一支鬼子的伤兵团终于要经过板子村村口,并要在板子村完成休整和补给,田中一龟正在制定补给计划。伤兵或有七八百人,还有一两车医疗人员,估计不少人要在村里住一下。离郭铁头说到这事整整过去了一年多才来伤兵团,翠儿总觉得事有蹊跷。
  情报是口述的,在一个没月亮的夜晚。汉奸刘带着三个人巡察全村,走到这边时拐了进来。翠儿担心地问鬼子是否怀疑了他,怎敢就这么进来了?汉奸刘看着漆黑的屋子,半晌才说:“怀疑不怀疑没啥区别,反正行动之后待不住了,这三个人都是和我一起来的,信得过。”
  “田中会怎么做?”翠儿问。
  “不好说,我看不到他的计划,你先去报告吧,我走了。”汉奸刘起身便走,头也不回。翠儿应了一声他也没回头,就这么走了。翠儿觉得二人之间像是多了什么,又像少了什么,反正和以前不一样了。
  翠儿让有根看好有盼,一大早出门儿去赶集,刚迈出门口便撞见同样挎着篮子的山西女人。她穿着和自己一样的那件棉衣,二人一见便笑了。
  “呦,我还在想会不会撞见你,你这就出来了,也是去赶集?你看咱俩,穿着一个样的棉袄出去,真和姐妹似的了……”山西子大方地来拉她的手,翠儿笑嘻嘻握了,又松开,开始寒暄着琢磨。同去也好,能障人眼目,但到了集市便不方便,如何摆脱她去送情报?如果摆脱不了,在布铺子里又说不得,还不会写字,该如何是好?
  想着便到了村口,山西女人和几个伪军悄声打骂着,翠儿看了看炮楼四周,并未有明显不同,伪军们在做操,本间宏穿着衬衫马裤坐在一边,正擦着他永远锃亮的靴子。没看到汉奸刘的影子,她有点失望。他或许是故意的吧,她想。
  山西女人腿短腰粗,走路却快。翠儿比她高出半头,迈着长腿仍追不上。山西女人便拽着她走。
  “翠儿,汉奸刘咋对你不咸不淡的了?头先儿不是对你挺热乎的吗?”
  “嗨,汉奸嘛,哪有个准儿,再说谁稀罕他待见,别让田中拉出去鞭子抽烂了。”翠儿掂量着话说,“你和汉奸朱咋的了?他还给你送吃的不?那小队长多白净,俺就喜欢看他走路,那胸板挺得……”
  “啊呀,翠儿你可别瞎说,谢小兰被打死之后,谁还敢这么弄?他见了我就像躲狼狗似的,一溜烟往远走,还夹着个腰,真是的,这男人没用。”山西女人大方地说着自己的秘密。翠儿对她如此信任自己颇感惊讶,但细想也是应该的,两个一起赶集的寡妇不亲,还能和谁亲呢?
  “也是的,袁白先生不是说服了田中吗?可以大大方方地处着,时候到了就说呗……山西子,新来的汉奸朱去过你那儿没有……俺说的是半夜里……”翠儿突然起了这念头。
  “哎呀……这个……咋好意思说哩……”山西女人脸红起来,虽是害羞,却带着一丝炫耀,“翠儿你可别和人说啊,要不就害了俺……去过两次……”她立刻决定扯平,也反问翠儿,“汉奸刘去过你那儿吧,全村人都知道呢……”
  “嗯,治病时候就去了两次……”翠儿坦然道。
  “动你没有……”山西子才不让她喘息。
  “你个坏山西子,汉奸朱动你没有……”翠儿忙打闹起来,乖乖,这两个不要脸的婆娘。
  “我这水灵的,他怎能不动,他三更之前就没停过……”路上虽然只有两人,连只狗都看不见,山西女人仍是趴在她耳边才说,牙齿几乎咬到翠儿的耳朵,“他那个东西老长了,和擀面棍子似的……”
  “哎呀你个不要脸的……这你也说。”翠儿的脸大红起来,捂着嘴打着她。
  “汉奸刘啥样,快说,否则俺亏了……”山西女人学着翠儿的腔调,揪着她的胳膊不撒手。
  “他还好,他还好……”翠儿低下了头,是的,他还好,可她真没见过他那东西,它要么在黑影里,要么在身体里,翠儿提起了他,浑身竟有些软,便抓紧了山西女人,“俺可不像你那么馋,治好了病就没了……他也没这意思,就是咬一口……”
  “呀,那可惜了。”山西女人嘬着牙花摇着头,享受着不易的优越感,“还有谁比他更合适啊……”她定是觉得得意过了,补上一句客套话。
  “啥可不可惜,都是留不在炕头上的……”翠儿冷冷地说,说得自己都心凉了。是啊,汉奸刘已经表了态,不管怎样,他都是要走的了。
  集市的商客少了很多,多了很多卖工卖力的,脏兮兮一大溜坐过去,苍蝇绕着他们飞。集市口竟还有卖人的,几个箩筐装着泥猴样的孩子,插了价钱就卖。翠儿知道离黄河近的几十个乡发了灾荒,黄河冲得狠,救济没着落,国民政府早跑了,鬼子才不会把兵往那全是白骨的地方派。灾民们叫天不应,端的是天抛地弃,这两年饿死了不少,听袁白先生说有好几百万之多……那再也撑不下去的终于开始逃难,就像地里爬出的骷髅一样上了路,飘飘忽忽漫山遍野就来了。他们走一点儿死一点儿,走到哪儿讨到哪儿,讨不到就偷,偷不到就抢。鬼子开始定是不想限制他们,巴不得他们全活着过去,这逃难的大军去了国民政府那边,是个多大的麻烦呀,可后来见他们抢东西,便派出伪军和军队,将他们赶离占领区,可以给一些粮食,但条件是往西南跑。可有的人不想走那么远,于是便卖老婆卖孩子,或者卖自己。
  翠儿拉着山西女人战战兢兢走过难民排成的甬道,那一双双几乎只剩糙皮的手,长满蛆虫的头发,仿佛要掉进干瘪的脑袋里去的眼睛,还有那似哭非哭的呻吟,无一不让她觉得活着的美好。这样的灾难没有在板子村蔓延开来,皆是因为鬼子的驻扎。看着眼前这可怕的现实,翠儿不再觉得这没了老旦的日子有什么了。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用户名: 验证码: 点击我更换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