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原创文学网 - 纯净的绿色文学家园 !

雨枫轩

钟鼓楼下,有一家人要办喜事。最操心的是谁?

时间:2017-06-18来源:网友提供 作者:刘心武 点击:
钟鼓楼(全文在线阅读)> 第一章 1. 钟鼓楼下,有一家人要办喜事。最操心的是谁? 
 
    薛大娘洗漱完,用发散著香胰子气味的手,郑重其事地撕下了月 份牌上的日历,于是,那个让她又盼又怕、又喜又忧的日子,便在新 的一页红日历上,赫然宣布了出来: 
    对于薛大娘来说,一日二十四小时的记时法,新的一日从午夜零 点开始的概念,虽说经过这些年子女们谈话的熏陶,也算懂得,但从 心理习惯上来说,她还是把天光透进院落,算作一日的起始。 
    今天,薛大娘的小儿子薛纪跃办喜事。 
    薛大娘在那页被朦胧的天光照亮的日历面前,愣了好几秒钟。同 北京许许多多同龄的老市民一样,薛大娘现在绝不是一个真正迷信的 人,她知道迷信归根结蒂都是瞎掰,遇上听人讲述哪里有个老太太信 神信鬼闹出乱子,她还会真诚地拍著大腿笑著说几句嘲讽的话;但她 又同许许多多同龄的老市民一样,内心还揣著个求吉利的想法。现在 北京并没有人摆摊算卦,办喜事也没有什么人再那么讲究生辰八字, 偶尔听说外地农村里竟然还有因为算生辰八字酿成儿女悲剧的事,薛 大娘一类的人也会跟著叹息。但在选择什么日子办喜事这样的问题上, 北京城时下却确凿存在著一定的讲究。是谁倡导的?谁传播的?你缕 不清。不仅象薛大娘这样的老市民,就是薛纪跃这样的新市民,也都 颇为重视这个讲究。什么讲究呢?就是得选个阴历、阳历月、日都是 双数的日子。这当然是一种最原始不过的迷信心理:怕逢上单数会生 出不吉利的丧偶的后果。世界上的事情就是这样,你可以比较轻易地 涤荡繁缛的迷信习俗,却很难消除存在于人们内心中的原始迷信心理。 薛大娘在副食店卖过二十多年的菜,头年才退休回家,她的文化水平 恰到能够流畅地阅读日历的程度。在那张红色的日历面前,她把那些 偶数读了几遍,心中漾出一种安适感。只是日历下面的小注略让她不 快,不仅有个「十一」的数位瞧去刺眼,所预告的「冬至」这个节气 似乎也不那么喜幸。不过,这几丝不快,很快也便被日历上所笼罩的 红色驱散了。 
    薛大娘离开日历,看了看仍在床上酣睡的薛纪跃,本想过去把他 唤醒,临到挪动脚步又生出了怜惜之情。让他再多睡一会儿吧,今儿 个指不定得把他累成个什么样儿呢! 
    薛大娘走出屋子。院子里很静,没有人影。按过去以十二地支划 分一昼夜的计算法,那正当卯时 (十二地支为:子、丑、寅、卯、辰、 巳、午、未、申、酉、戌、亥。子时相当于半夜二十三点至一点,余 类推。)。薛家住著这个四合院里院的两间西房。虽说他们早已接出去 了一间厨房,但今天要办喜事,厨房支派不开,所以昨天便搭好一个 用汽车苫布构成的棚子,好让今天来帮忙的大师傅有用武之地。 
    薛大娘原以为老伴在苫布棚里,及至走进去一看,并没老伴的身 影,便知道他是到什刹海后海边遛弯儿、打八卦拳去了。难道今天这 个日子也不能停它一次?薛大娘不禁有点埋怨。薛大娘在苫棚里检查 著备好的各种原料和半成品——洗净切好的白菜、油菜和胡萝卜,裹 上鸡蛋面粉炸过一道的小黄花鱼,发了一夜的木耳、黄花和笋乾…… 请到的大师傅据说曾在同和居掌过红案,他今天弄出来的 「四四到底」 
 (十六个菜),肯定谁也挑不出碴儿来! 
    薛大娘心神不定。帮忙的大师傅没到还情有可原——现在天刚冒 亮儿,人家兴许住得挺远,总得过一阵儿;可大儿媳妇昭英怎么还不 露面?半年前大儿子薛纪徽和儿媳妇孟昭英还跟薛大娘他们住一块。 那时候,两间屋子,薛大娘老两口和小儿子薛纪跃住一间,薛纪徽和 孟昭英带著女儿小莲蓬住另一间。薛纪徽是开 130 卡车的司机,孟昭 英是同一单位的出纳,他们打结婚那天起就跟单位要房子,总算在今 年春上要到了一间——住那间的技术员搬入了新居民区的单元楼,这 间便倒给了他们。他们搬了出去,这才腾出了给弟弟薛纪跃成家的居 室。北京城里就是这个形势,一个萝卜一个坑。薛纪徽两口子搬得并 不算远,就在恭俭胡同那边住,离这儿不过两站来地。说好让他们一 早就来帮忙的,可你瞧,天光眼见著越来越亮了,却还不见影儿。薛 大娘心里只怨著孟昭英,这是她的一种心理习惯。两口子带著孙女来 了,儿子叫没叫爹妈她不计较,媳妇要是忘了叫,或者叫迟慢了、声 音听去不顺不甜了,薛大娘便会老大的不痛快;一般来说她倒并不发 作,但面对著媳妇时,她却肯定不会现出哪怕是一丝笑纹。此刻她走 出苫棚,朝院门迈步,心里直嘀咕:这个昭英,小叔子办喜事,在你 心里头就那么没分量吗?还等著你去女家迎亲呢,你就不能早点儿来 效力? 
    薛大娘走出里外院之间的垂花门,迎面遇上了荀磊。荀磊是个俊 俏的小夥子,今年二十二岁,比薛纪跃小三岁。他家住在一进门右首 小偏院中,父亲荀兴旺原是东郊一家大工厂的老工人,头年退休后办 了个个体户执照,在后门桥那里摆摊给人修鞋。说起来真是鸡窝里飞 出了金凤凰,这荀磊完全不象他父母那样五大三粗黑皮糙肉,竟长得 细皮白肉苗条秀气。长相好倒还不算什么,他上小学起就肯好好念书, 中学毕业后居然出乎全院人的意料,被外事部门直接招去,送到国外 培训,今年夏天回来后,被分配在某重要部门当翻译,据说,将来还 有机会出国工作呢! 
    这时候荀磊手里提著两个剪贴得十分精美的黄底子的大红喜字, 满脸笑容地迎住薛大娘说:「大娘,您过过目,要合适,我这就贴去!」 
    薛大娘喜出望外。她因为心里头堆满了事儿,倒把这个节目忽略 掉了。院门口昨晚上就由薛师傅贴上了一对红喜字,不过刚贴上,就 被才下班回来的荀磊偏著头评论说:「这字剪得不匀称,衬底也不好看。 今天晚上我帮你们另做一对,明天早上先给你们看看,要觉著好,我 就帮你们换上。」这不,他倒真做出了一对。 
    薛大娘仔细地瞧了瞧荀磊高举起的喜字,确实是好,笔道匀实、 黄红辉映不说,光那边框里的喜鹊闹梅图案,就难为他怎么剪得出来!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用户名: 验证码: 点击我更换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