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原创文学网 - 纯净的绿色文学家园 !

雨枫轩

收编路上

时间:2017-06-13来源:网友提供 作者:冰河 点击:
狗日的战争3(全文在线阅读) > 第十章 收编路上

  鬼子投降后一周,老旦和二子随第14军暂编第2旅出发,按国民政府提供的行进路线图和时间表,坐上汽车急行东进,第一站竟是武汉,汽车连开三天,颠得人都要散了,老旦都怀疑是不是开回了河南老家。跳下车来竟发现是武汉城的南门,当年就是从这里撤离的,城墙上插满了国旗,城门口站满了欢迎的百姓。一共四个军十二万人同时到达了武汉,接收了这座重要的城市后,各部将辐射状分散出去,按计划进驻各中小城市,收编伪军,管理投降的日军,支持重庆用飞机运来的人重建地方政府。
  一到武汉,他们还没吃上一顿好饭,暂2旅便直奔汉口,听说那里的情况很紧张,老百姓在满街杀日本人,伪军和鬼子还打起来了,真刀真枪地干了。暂2旅的姚旅长就是武汉人,还是个急性子,只让战士们喝了口水,吃了老百姓做的肉包子,澡也不洗便直奔边镇宋口。各营长路上开会,姚旅长定下宗旨,别管老百姓咋回事,伪军咋回事,先把鬼子全关起来再说。
  车开进宋口城区,处处可见欢腾的场面,也到处都是倒伏的尸体,有的还没了脑袋,那肯定是日本人的。这样子有些……恐怖,老旦让战士们子弹上膛,高度警戒。路上总被市民们拦住欢呼,有抱过来亲嘴的女人,有往上面扔大洋的老板,也有往车上跳的学生。部队好不容易到了宋口日军驻扎地,只见上千个伪军正围着营地,机枪步枪的围得水泄不通,日军在里面也是摆足了架势,铁丝网重机枪,还有各种小炮对着外面。老旦一看就知鬼子不想打,这些伪军连迫击炮都没有,怎能打得过鬼子呢?
  见他们来了,伪军哇哇地欢呼起来,呼啦就围过来,那眼里也是泪汪汪的,弄得暂2旅的士兵们面面相觑,这不都是汉奸吗?怎看见咱这么亲呢?
  “鬼子军队投降后,不少百姓打城里的鬼子,可鬼子军队不让打,还拿枪咋呼,我们就不干了,让他们放下枪老实在营房里待着,可他们还不老实,时不时还钻出来打人,我们就把弟兄们全叫来,就这么僵着一周了。”伪军的头还是个中校,吃得猪头也似。
  “中央政府已经通令,不得对投降的日本人使用暴力,你们怎么不向百姓说明制止呢?”暂2旅的于参谋问。
  “长官,您也不是不知道,老百姓恨鬼子恨成啥样?我们开始是这么干的,百姓连我们一起往死里打,我们已经被他们骂死了,这时候再帮着鬼子,皮非得被揭下来。再说了,哪里管得过来?全城老百姓那几天都和疯了一样,个个都抄着家伙,动不动就千把人上街,我们腰杆本来就不硬,哪里敢管他们?”
  姚旅长听着呵呵乐,让于参谋带着文件和他去见鬼子头儿,暂2旅和伪军全部列队,准备接受鬼子的正式投降。
  一进去才知道,鬼子三个头目已经剖腹自杀,只剩一个中队长管着一千多鬼子。老旦见他们整齐地走出来缴枪,暗自佩服这些鬼子的定力。天皇说了投降,他们便决不再反抗,只等着正式缴枪,这是两千多伪军能围住他们的原因。百姓在街上杀人是事实,偌大的武汉城听说有几十万日本人,平日定也是作威作福惯了,这时候要还债了,老旦亦能理解这样的暴行,二子还想去杀几个呢。
  鬼子缴了枪,刀也交了,整齐地走回营房等候命令。暂2旅带来了重庆方面做的写着“维持治安”袖标,伪军们戴上了,腰杆才直起来。他们被分成五队,分别归属五个营,姚旅长令各营长带队,控制汉口主要街道,保护商业和公共财产,制止百姓胡作非为,贴出告示和禁令:今天之后再有杀人者,一律严惩。宋口的日本人全部集中,住在离日军不远的地方,伪军为他们搭建营房,政府为他们提供食物、水和药品,整个区域由暂2旅负责治安,伪军配合,日本人必须关到这里来,一是便于管理,二也真是为了他们的安全。
  各营得令,分头出发,老旦的营分到西起沿江大道东到龙王庙的一带。这里的日本人真不少,而且多是有钱人。全营下午便到了,二子开着鬼子的吉普车,举着旗子开在前面。一路自又是热烈的掌声,战士们慢跑着前进,唱着好听的军歌,沿街的窗户都开了,百姓们对他们高兴地挥手,商家们扔来一摞摞的香烟。
  刚到沿江大道,情形陡然变糟,不少商店在燃烧,地上躺着发臭的死人。十几人跌跌撞撞朝车子跑来,有的穿着日本人的衣服,有的穿着中式的长衫,男的女的都狼狈不堪,有个胖子光着膀子浑身是血,还有个光着的女人,捂着胸夹着腿哭着跑,后面是举着菜刀和棍棒的人,喊得和打雷似的。老旦还没来得及下令,胡同里冲出上百人,截住他们便刀枪齐下。
  二子见状兴奋起来,大声对老旦说:“啊呀?这是啥?鬼子?呦,杀鬼子?这个好玩,这个好玩。”
  “开枪开枪,朝天打!”老旦忙向身后两个排长下令。两个排长也吓傻了,半天才掏出手枪,打了七八枪后,人群才渐渐消停,慢慢后退,露出已经死在街上的这些人。那定都是日本人了。他们或仆或仰,或身首异处,或被砍成一团碎肉,一个光屁股的女人被割开了脖子,喷着血还在爬,后心插了一根削尖的竹子,她爬了几下,哭了几声,等脖子上没有血再喷出来,便趴在那儿不动了。有两个没死的钻出人群,挣扎着跑向这边,边跑边喊着救命。老旦让二子停车,让两个排长带人去驱散百姓。他跳下车来迎向两个跑来的人,这两人定挨了不少刀,每跑一步都流下不少的血。
  “砰,砰!”两枪,二人脑门中弹,登时仰倒。老旦被头顶飞过的子弹吓得一缩头,回头一看,二子举着枪站在车上。
  “老旦,你看我还打得这么准耶!”二子笑道。老旦大怒,正要去收拾他,街道拐角深处跑出一个人,手持两个燃烧的汽油瓶,哇哇叫着朝老旦跑去。老旦忙去掏枪,却忘了枪放在车上,一个排长举枪便打,打在那人肩膀上,可这家伙跟没事一样还是冲过去。当着战士们的面儿,老旦可不想跑,便摆出架势要空手制服这疯了的鬼子。此时只听后面一声油门儿响,二子开着车猛然窜来,径直撞飞了那家伙。汽油瓶在他身边摔碎,人登时烧成一团惨叫起来。不远处的人群见状高声欢呼,拍着手走过来。“别杀他,烧,烧死狗日的!”人群中有人大喊。二子再度踩下油门,咚的一声撞去,火焰裹在挡风玻璃上,火球样的鬼子飞出好远,这一下真不动了。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栏目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