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原创文学网 - 纯净的绿色文学家园 !

雨枫轩

那一年(三)

时间:2017-06-07来源:网友提供 作者:刘震云 点击:
我不是潘金莲(全文在线阅读)>序言:那一年(三)
 
  李雪莲第二次见到王公道,是在法院的法庭上。王公道身穿法官制服,刚审完一桩财产纠纷案。县城东街老晁家哥俩儿,自幼父母双亡;长大后,在县城十字街头,合开了一个胡辣汤铺子。哥俩儿每天五更开张,铺子又地处闹市,生意渐渐红火起来。但前年老大结婚,哥俩儿间多了一个人,矛盾也多了起来,一直闹到分家的地步。家里的财产倒好分割,二一添作五,到了胡辣汤铺子,两人都想争到手,互不相让,便闹到了法庭。王公道跟晁家老大是小学同学,相互打过招呼,便与哥俩儿调解,谁要胡辣汤铺子,给对方出多少钱等等。晁家老大倒听王公道的调解,晁家老二节外生枝,说老大自结婚之后,每天清晨不起床,两年来,十字街头的胡辣汤铺子,都是他五更开张,这不成长工了吗?又要在调解胡辣汤铺子之前,让老大先赔偿他两年来的损失。老大也急了,说去年老二胃出血,开肠剖腹的,白花了家里八千多块钱,这账如何算?哥俩儿越说越多,离开座位,戗到一起,有在法庭动手的架势。王公道看调解不成,只好宣布闭庭,此案改日判决。谁知老二又不让闭庭:
 
  “不说开肠剖腹的事没事,说到开肠剖腹,胡辣汤铺子就不算事儿了;今儿不说胡辣汤铺子了,单说开肠剖腹——今天不说出个小鸡来叨米,谁也别想走出这屋子一步!”
 
  又跳着脚在那里蹦:
 
  “我为啥开肠剖腹,还不是被他们两口子气的?”
 
  王公道忙说,“开肠剖腹”属节外生枝,与本案无关;谁知老二犯了混,戗到王公道跟前,指着王公道说。
 
  “姓王的,知道你们是同学,你要今天敢徇私枉法,我也豁出去了。”
 
  又捋胳膊卷袖:
 
  “明说吧,来的时候,我喝了两口酒。”
 
  王公道:
 
  “啥意思,还想打我呀?”
 
  老二急扯白脸:
 
  “就看到没到那地步。”
 
  王公道气得浑身哆嗦:
 
  “你们哥俩儿争财产,盐里没我,醋里没我,我好意劝你们,咋就该打我了?”
 
  用法槌敲着桌子:
 
  “刁民,全是刁民。”
 
  大声喊来法警,把他们哥俩儿推搡出去。这时李雪莲上前:
 
  “大兄弟,说说我的事儿吧。”
 
  王公道的情绪还在晁家哥俩儿身上,一时没有认出李雪莲:
 
  “你的事儿,啥事儿?”
 
  李雪莲:
 
  “就是离婚的事儿,我头天晚上去过你家,我叫李雪莲,你让我等三天,今天就是第三天。”
 
  王公道这才想起眼前的人是谁,这才将思路从晁家哥俩儿身上,转到了李雪莲身上。他重新坐到法桌后,开始想李雪莲的案子。想了半天,叹了一口气:
 
  “麻烦。”
 
  李雪莲:
 
  “谁麻烦?”
 
  王公道:
 
  “都麻烦。你这案子我简单摸了一下,它很不简单。先说你,已经离了婚,还要再离婚;为了再离婚,先得证明前一个离婚是假的,接着再结婚,然后再离婚,这不麻烦吗?”
 
  李雪莲:
 
  “我不怕麻烦。”
 
  王公道:
 
  “再说你前夫,他叫什么来着?”
 
  李雪莲:
 
  “秦玉河。”
 
  王公道:
 
  “如果他仍是单身,这事儿还好说,事到如今,他已经与别人又结了婚。如果证明你们离婚是假的,你想与他再结婚,他还得与现在的老婆先离婚,不然就构成重婚罪;与你结了婚,还要再离婚,这不麻烦吗?”
 
  李雪莲:
 
  “要的就是这个麻烦。”
 
  王公道:
 
  “还有法院,从来没有审过这种案子。它看似是一桩案子,其实是好几桩案子。好几桩案子审来审去,从离婚又到离婚,案子转了一圈,又回到原来的地方,这不麻烦吗?”
 
  李雪莲:
 
  “大兄弟,你们开的就是官司铺,不能怕麻烦。”
 
  王公道:
 
  “但我说的还不是这些。”
 
  李雪莲:
 
  “你到底要说啥?”
 
  王公道:
 
  “就算你与秦玉河去年离婚是假的,恰恰是这个假的,麻烦就大了。”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用户名: 验证码: 点击我更换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