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原创文学网 - 纯净的绿色文学家园 !

雨枫轩

跑车(4)

时间:2017-05-30来源:网友提供 作者:王若虚 点击:
  我已经知道学校想知道的那个答案了。
  那个星期四的下午,在漫长的等待之后,我躲在暗处看到了来停车场取那辆仿山地车的学生,是个毫无特色的男生,神色谨慎,目光小心。
  后来那个男生于半小时后在一条僻静的马路上被人发现躺在地上呻吟不已,据他自己说自己骑着自行车在跑,忽然后轮不知道怎么回事卡住了,因为车速比较快,人就侧飞了出去。警方则是在接到一个神秘的投币电话的110报警后赶到现场的,他们在自行车后轮这里发现一根穿插在钢丝之间的纤细的小号环形锁,很明显,是有人骑车跟在他后面,把这根环形锁插了进去。而仔细一看这辆车的特征,发现是这个男生的学校曾经报失过的十几辆自行车里最近的那辆。
  原来,这人每次用工具打开停在校外的车子之后,就给车子挂上学校的停车牌(牌子是他捡到的),停进学校,锁上自己带来的藏在书包里的环形锁。所以无论大家怎么在校外找,都不会找到学校里面来,而那人等学校里的人都走得差不多之后,就可以堂而皇之地到学校停车场,开锁,取车,走人。
  盗窃案真相大白,除了没查出谁是那个打110以及暗算了小偷的神秘人。
  可我还没找到我的答案。
  
  七
  
  我最后一次见到怪胎是在楚汉的三七之夜。
  那是一个风很大很大的夜晚,却并不凉,因为快接近六月了。如果他还活着,那么马上就要升高三了,我曾问过他关于高考落榜的问题,他说,高考落榜?大不了去摆自行车摊头,给满大街撒上玻璃碴子,水晶之夜啊……
  我坐在学校靠近逸仙路路口的马路沿上回忆那些话语的时候,那辆怪胎缓缓地停在了我边上。
  是韩骝。
  韩骝自从赢了楚汉之后,原本的那辆ATX就给了自己弟弟韩骏,自己只骑怪胎。
  我没说话,韩骝只是冲我点点头,下车,坐到我边上,掏出一盒烟,是楚汉生前偷偷摸摸抽烟时最喜欢的那个牌子,取了三支,用摇曳不定的打火机点燃火焰,呈扇形摆在地上。
  我说我没想到你也会来。
  韩骝笑笑,道,也许你以为我和他是敌人,你错了,我和他初中时是最好的朋友。
  我没说话。
  韩骝说,那时候我们都憋着劲在路上比谁更快,每次都是他赢,我总是差一点点。这辆怪胎的车架和后轮,都是我原本一辆山地车上的,一次红灯胶带赛时输给了他。
  韩骝边说边给自己点上一支烟:可是后来发生了一件事情,我们学校里的自行车老是丢零件,车铃和脚蹬之类的,然后有一次不当心被我撞见,撞见楚汉在车棚里偷偷卸一辆自行车的脚蹬子……我那时候是学生会的,就向老师告发了他。
  我看着地上的三点火光,说,干吗跟我说这些?
  韩骝耸耸肩膀,讲,你是他死前最好的朋友,我是他死前最好的敌人。
  我问,那卜白羽呢?
  韩骝深吸一口烟,说,那时候卜白羽和楚汉关系不错,如果不是那个事情,我想,应该会在一起吧。后来楚汉背了张处分,不得已,转了学校,在那次比赛前我就一直没再见过他。
  我起身,走到那辆怪胎边上,轻轻抚摩着车头,问,他为什么要那么做?
  那时候,楚汉家里条件不好,他想给卜白羽买生日礼物,没有钱,那时候他骑的车只是一辆很一般的老坦克。
  卜自羽不知道?
  呵,你记住,无论什么理由,都脱不了一个贼字,楚汉他也知道这一点,所以他什么都不必说,要是他偷的都是没主的车子,也就算了——可有些东西,毕竟不属于你。所以,你就不该得到。
  说完,他起立,转身对着黑夜中的北海中学的天空,喃喃道,楚汉,你等着,哪天我要是也来了,继续和你在天上一起跑车。
  
  那晚韩骝一路骑车回去时一定很艰辛,因为在他转身向天空自语时,我把怪胎前轮的蟹式刹车钳用力往左转了一点。这样做的后果是,左侧前轮的刹车橡皮会把左边的轮胎钢圈贴得很紧,而在这样的大风天气逆风而行,会把刹车橡皮的摩擦误以为是风向相反所导致的,不会去留心自己的轮胎,只会用力蹬车,尤其是韩骝这样向往速度的人。
  而刹车橡皮与钢圈摩擦到一定程度后,摩擦起热会导致钢圈发热,钢圈里面的内胎空气迅速膨胀,当到达一定的体积时——
  嘭!
  怪胎的前轮既然本来就不属于韩骝,所以,宁可内胎爆炸钢圈裂开,我也不会让它留在曾经背叛过楚汉的人身边。
  这不是阴谋诡计,这是物理学。
  楚汉发明的物理学。
  
  八
  
  开学升高二那年的秋天,我在学校收到一封信,我们那个狠抓早恋的老师显然偷偷拆开看过了,所以交给我的时候信的口子上的胶水还是湿的,并且此人一脸失望。
  信里面只有一张字条和一张领车凭证,字条上写的是一个社区的车库。
  那天放学后我坐公交车到了那个社区的车库,找到看门的老头,让他看了那张领车凭证,老头一脸恍然大悟状,说,啊,你可来了,跟我来。
  他把我领到车库深处一个很角落的地方,我几乎一眼就看到了我那辆久违的三斯自行车。
  老头收起那张领车证,说,这车放了那么久,总算能腾出地方了。
  我叫住他,说,等一下,这究竟是怎么回事,为什么我的车子会在这里?
  老头一脸迷茫,说,不是你姐姐帮你把车子存放在这里的吗?
  我说我没有姐姐啊,亲的表的堂的都没有。
  老头耸耸肩膀,讲,那我就不清楚了,总之,你的车,你拿走,停车费按理只收到上个月的,已经便宜你了。
  我缓缓走向那辆车子,发现过了这么久,它还是很干净,不像弃置很久的样子。车锁还是锁着的,但是我没有钥匙,便对车子上上下下仔细搜索了一番,结果在后书包架的筐里那叠广告纸当中发现了一封信。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栏目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