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原创文学网 - 纯净的绿色文学家园 !

雨枫轩

肉豆蔻与肉桂

时间:2017-05-15来源:网友提供 作者:村上春树 点击:
 
 
猫全身--从脸到秃尾巴尖--到处沾满于泥巴。毛卷起来了,一个球一个球的。看样子是在哪里脏地上长时间打滚来着。我抱起兴奋得喉咙咕咕直响的猫,全身上下细细检查一番。多少显得憔悴些了,此外无论脸形体形还是毛色都与最后见时没甚不同。眼睛闪闪动人,亦无伤痕。怎么看都不像是差不多离家一年的猫,就像在哪里游逛一夜刚刚回来。
 
我在檐廓把从自选商场买来的生青箭鱼片放过盘子喂猫。猫看来饿了,大口猛吃,不时噎得直吐,眨眼间就把生鱼片一扫而光。我从洗碗池下面找来猫喝水用的深底碟,装满水给它,这也差不多喝个精光。好歹喘了口气后,舔了一阵子脏乎乎的身子。舔着舔着突然想起似地来我这儿爬上膝头,团团蜷起睡了过去。
 
猫将前肢缩到肚子底下,脸藏在秃尾巴里睡着,起始”咕噜咕噜”声音很大,后来小了,不久彻底没了戒心,酣睡如泥。我坐在阳光暖洋洋的檐廊里,手指轻轻摸猫,生怕弄醒。说实话,由于身边怪事迭出,也没怎么想起猫的丢失。但这样在膝头拢着小小的软乎乎的生灵,看它这副无条件依赖我的睡相,心头不由一阵热。我手站在猫的胸口,试探它心脏的跳动。跳得又轻又快。但也还是同我心脏一样,一丝不苟地持续记录与其身体相应的生命历程。
 
猫到底在哪里干什么了呢?为什么现在突然返回?我琢磨不出。若是能问问猫就好了--一年来你究竟在哪里?在那里干什么了?你失却的时间痕迹留在什么地方了……
 
 
 
我拿来一个旧坐垫,把猫放在上面。猫身子瘫软软的,如洗涤物。抱起时猫眼睁了条缝,小小地张开嘴,没吭声。猫在坐垫上摩摩娑娑换个姿势,伸下懒腰又睡了过去。如此确认好后,我进厨房归拢刚买回的食品,豆腐、青菜、鱼整理好放进冰箱。不放心地往檐廊觑了一眼,猫仍以同样姿势睡着。由于眼神有地方像久美子哥哥,遂开玩笑称其为绵谷·升,并非正式名字。我和久美子没给猫取名,竟那样过去六年之多。
 
不过,纵是半开玩笑,"绵谷·升"这个称呼也实在不够确切。因为六年时间里真正的绵谷·升已变得形象高大起来,已不能把那样的名字强加给我们的猫。应该趁猫没再离开这里时为它取个名字。越快越好。且以尽可能单纯的、具体的、现实的为佳,以眼可看手可触者为上。需要的是将大凡与"绵谷·升"这一名称有关的记忆、影响和意味清除干净。
 
我撤下鱼盘。盘彻底洗过擦过一般闪闪发光。估计鱼片相当可口。我为自己正好在猫回家时买来青箭鱼感到高兴。无论对我还是对猫,都似乎是值得祝福的吉兆。不妨给猫取名为青箭。我摸着猫的耳后告诉它:你再也不是什么绵谷·升而是青箭。如果可能,真想大声向全世界宣告一遍。
 
我在檐廊挨着猫看书看到傍晚。猫睡得很深很熟,活像要捞回什么。喘息声如远处风箱一样平静,身体随之慢慢一上一下。我时而伸手碰一下它暖暖的身体,确认猫果真是在这里。伸出手可以触及什么,可以感觉到某种温煦,这委实令人快意。我已有很长期间--自己都没意识到--失却了这样的感触。
 
  
 
第二天早晨青箭也没有消失。睁眼醒来,猫在我身旁直挺挺伸长四肢,侧身睡得正香。看来夜里醒来后它自己仔仔细细舔了一遍身体,泥巴和毛球荡然无存,外表几乎一如往日。原本就是毛色好看的猫。我抱了一会青箭,喂了它早餐,换了饮用水。而后从稍离开些的地方试着叫它'青箭"。第三遍猫才往这边转过脸低低应了一声。
 
我需要开始自己新的一天。冲罢淋浴,熨烫刚洗过的衬衫,穿上棉布裤,蹬上新便鞋。天空迷蒙,阴得没有层次。但不太冷,便只穿件厚点的毛衣,没穿风衣。我坐电车从新宿站下来,穿过地下通道步行至西口广场,坐在常坐的那条长椅上。那女子是3点钟出现的。看到我,没怎么显得吃惊;我见她走近也没特别诧异。简直像早已约定在此见面似的,两人都没寒暄,我只是稍微扬了下脸,她仅朝我约略歪了下唇。她身穿甚有春天气息的橙色布上衣,黄玉色紧身裙。耳上两个小巧的金饰。她在我身旁坐下,默默吸了支烟。她像往常一样从手袋掏出长过滤嘴弗吉尼亚,衔在嘴上,用细长的金打火机点燃。这回到底投劝我。女子若有所思地悄然吸了两三口,便像试验今日万有引力情况一下子扔在地上。而后说了句"随我来",欠身立起。我踩灭烟头,顺从地跟在后面。她扬手叫住一辆过路的出租车,钻进去。我坐在旁边。她以分外清澈的语声向司机告以青山地址。出租车穿过混杂的路面开上青山大街,这时间她一次日也没开。我则眼望窗外东京景致。从新宿西口到青山之间建了几座以前不曾看过的新楼。女子从手袋拿出手册,用小小的金圆珠笔往本上写着什么。时而确认什么似地觑一眼表。是手镯样金表。她身上的小东西看上去大多都是金制。或者说无论什么只要一沾她身就瞬间成金不成?
 
她把我领进表参道旁一家名牌服装专门店,为我选了两套西装。青灰色一套暗绿色一套,衣料都很薄。穿它去法律事务所式样显然不合适,但胳膊一进衣袖就知是高档货。她没做任何解释。我也不求其解释,只管言听计从。这使我记起学生时代看过的《艺术电影》中一个镜头。那部电影始终鞭挞情况说明。视说明为损坏客观性的弊端。那或许不失为一种想法一种见解。只是自己作为活生生的人实际置身其间,则觉得相当奇妙。
 
我基本属于标准体型,无须修正尺寸,只调整衣袖裤筒长度即可。她为两套西装分别选配三件衬衣三条领带。还挑了两条皮带,袜子也一气拣了半打。用信用卡付罢款,叫店里送往我的住处。大概她脑海里早已有了我应怎样穿怎样的衣服的清晰图像,选择几乎没花时间。我即使在文具店选择铅笔擦也还多少花些时间的。我不能不承认她在西装方面具有绝对出类拔萃的审美力。她几乎信手拈来般挑出的衬衣领带,颜色花纹简直浑然天成,搭配非比寻常,仿佛几番深思熟虑的结果。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用户名: 验证码: 点击我更换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