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原创文学网 - 纯净的绿色文学家园 !

雨枫轩

绝望的老旦

时间:2017-05-19来源:网友提供 作者:冰河 点击:
狗日的战争3(全文在线阅读) >第六章 绝望的老旦

  贵阳到重庆看着不远,吉普车顶多两天,老旦等人却用去一周。路上人流滚滚,都是往贵州去的,军队也大幅向南调度,山路本就不宽,这下更是拥挤不堪,吉普车像掉进粥锅的苍蝇,走不得飞不得。好在空中有国军和美国人的飞机护着,鬼子不能飞来胡作非为,要不这挤成浆糊的山路肯定是伤亡惨重,老旦知道那滋味。
  然后便是二伢子的病,车一颠,路一陡,二伢子就会发起病来,有两次跳下车去,要夺经过部队的枪。好在都看得出他是病人,倒也没人计较。只是苦了马达和宋川,两个小子恨不得将他捆在腰上,一会骂一会哄,最后多是抱着他睡成一团。老旦看着他们,就像看到曾经的自己。
  吉普车后面跟了辆军方的卡车,司机也是急得抓耳挠腮。老旦见它轱辘扁扁的,知道定是拉了好货,便抽空下车去套近乎。原来是一车茅台酒,拉去重庆给大官儿们喝的。老旦登时馋了,想方设法要搞一箱。拉货的人一会说军令如山,一会说密封难拿,一会说都有数的,最后问大哥你到底是谁啊?
  老旦见他犹豫,嘿嘿笑着便从后面搬了一箱,扔给押货的几块大洋。“不就是酒么?又不是你家媳妇,你就说路上被人抢了两箱。”
  这茅台果然名不虚传,在贵阳竟没喝到。那两个后生都不喝酒,老旦便抱着瓶子独饮,喝两口吃一串花生米,没多久那车便开得晃悠起来。马达立刻将他拉去后面,宁可后半程自己开,也不想被他开到山谷里去。
  老旦喝得来了劲,见二伢子直勾勾看着他,伸过瓶嘴喂了他,二伢子来者不拒,哼哼唧唧地喝了不少。老旦抱着他说起不着边际的醉话,二伢子成了醉汉,倒不像是个病人了。
  “二伢子,你说你个臭小子,偷偷就和瑞刚两人跑了,想立功想疯了?你是怕俺又拉着人去找你们?你个臭二伢子,你知不知道黄老倌子咋说你?嗯,知不知道?嗨,那老不死的说啊,这个二伢子啊,将来是个人物,等将来历练好了,回到山寨,那是当家的材料……你听见没有?你听见没有?他说你是当家的材料,他可没有这样说过俺啊,最后给俺个当家的名分,那也是没了人了,拔大个儿,硬是把俺揪出来的……你说你这个二伢子,你急个啥球吗?你要是不去缅甸,你跟着俺,八成也拿了青天白日了。你怎么也比二子强吧?二子这东西不听俺的话,你看,坐牢了吧?得俺去救吧?你要是在缅甸给俺捎信儿,俺还不敢去呢……俺不怕鬼子,可俺怕毒蛇哩……”
  二伢子靠在他的肩膀,边听边笑,发出鸭子一样的叫声。
  “他这是高兴呢,他一这么叫就是高兴了。”宋川回头说。
  “去重庆一定给你治好,多大的事儿啊,重庆可是陪都啊,好医生都逃去那儿了。不就是脑子进了点毒水?放心吧,等把二子先捞出来,他脑子活,贼点子多,你的事儿定是小菜一碟。”
  二伢子独自唱起歌来,哼呀呀的调子一听便知,那是黄家冲的小山调,后生们都会唱的。老旦懂得调子,却不知意思,也跟着胡乱哼哼。二伢子边唱边喝,酒从嘴角流到老旦身上。老旦扶了一下他的头,见他哭了,泪和酒在脸上混作一团。老旦给他猛灌一口,将剩下小半瓶一饮而尽。他用力将瓶子扔进夜空,它打着转飞向黑暗,发出呼呼的声响,仿佛狂风吹过枪口。
  二伢子睡了。宋川从前面探过来,小心地将他靠好在座位上,给他盖上一件薄薄的衣服,再用毛巾擦了擦他的脸。他关切的样子令醉醺的老旦动容,二伢子能活着回来,也定是他们的舍命相救,就像在斗方山那些弟兄救他和杨铁筠一样。
  “缅甸是不是有很多蛇?”老旦最怕那东西,在黄家冲就被吓过,他宁可跟鬼子拼刺刀,也不想去山里砍蛇。
  “嗯,是很多,有毒的有很多种。”宋川说。
  “那玩意儿最吓人,凉飕飕的。”老旦想起黄家冲一只小花蛇半夜爬进他的被窝,浑身登时起了疙瘩。
  “开始很怕,后来老大哥们教了办法,就不怕了,我们还吃蛇呢,把蛇弄死,皮扒了在火上烤,味道很不错呢。后来又有人教我们,把蛇毒染在子弹上,打鬼子只要捎着,一枪死一个,绝对活不了。”宋川说起了得意事,精神头便足起来。
  “鬼子可真能折腾,一个中国还容不下,跑到缅甸去抄后路,他们是属狼的啊。”老旦喝了几口水,酒劲压下去了。
  “鬼子不像狼,更像一条蛇,什么都想往下吞。他们西边打着中国,东边打着美国,南边的国家全打,都杵到印度去了。他们真的想把整个太平洋地区全打下来,可他们那么点的肚肠,怎吃得了这么大个东西,然后就噎着了,还崩了牙,现在美国人就要打到日本本土了,往后有他们好受的。”
  “好受的?那不行……咱要报仇啊,对鬼子……那是一个也不能放走,只要在中国的,全杀,全砍了脑袋。”老旦将手一挥,砍在马达身后,将他吓了一跳。
  “老哥,你杀过多少个鬼子?”马达问。
  “记不清了,刀砍的十几个,枪打的手雷炸的,又没有揪到眼前存个数,谁球知道啊?”
  “大概估计嘛。在医院里,人们都说你杀了好几百个,要不怎能得青天白日啊?”
  “你稀罕你拿走,别再和俺提这破鸡巴玩意儿。”老旦气呵呵地说。
  将至重庆,老旦又去后面搬了两箱酒,那两位押车军人再不敢要钱,得知他曾是57师的,险些将钱全退回来。这两人常年在重庆开车,道路甚熟,告诉他纸条上写的74军驻地如何开去,大家便在进城的岔路分开了。
  74军驻地根本不在城里,军部也和驻军在一起。老旦先安顿好了二伢子,让马达在旅店里照应着,他和宋川一早便来到74军驻地。他并不敢贸然自报家门,却按宋川的建议戴上了几个显赫的军功章,在门卫那里说了叶雄给的名字,说是叶雄上校让他从贵阳给法纪处程虎处长带了些东西。卫兵看着他的胸前,那上面的东西他们只在王耀武军长身上见过,一般的师长都不见得有。他慌得连忙下来敬礼,迅速通报了。没多久,程虎上校穿戴得利利索索出来了,夹着个半新不旧的公文包,还没等老旦敬礼,这一脸官气的上校就拉着他的手说:“你来的正是时候,晚一天我就走了。”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用户名: 验证码: 点击我更换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