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原创文学网 - 纯净的绿色文学家园 !

雨枫轩

银狐(第四部分五)

时间:2017-05-09来源:网友提供 作者:姜戎 点击:
银狐(全文在线阅读)> 第四部分 五
 
  小铁旦他们,行进在茫茫的莽古斯沙坨子里。爷爷说穿过这上百里的沙漠瀚海,就可进入北边奈曼旗的地界,可以投奔他一位师弟——奈曼旗有名的大“孛”门德。门德和爷爷都是达尔罕旗老“孛”郝伯泰的徒弟。郝的祖先曾是成吉思汗的贴身“孛”,到郝这一代已经是第十三代世袭“孛”了,可以说是科尔沁“孛”——东部蒙古萨满教的创建和发展,都与这家族有关。郝伯泰本人,更是充满了传奇色彩。在科尔沁草原流传很广的宝木勒的传说,就与他有关。
 
  宝木勒,意即“从天上下来者”。传说,汗·腾格尔(苍天)的女儿私自逃离天宫下凡人间,与一位凡人成亲并生下两个孩子。汗·腾格尔恼怒,派天神将女儿和她的两个孩子一同抓回天宫问罪。汗·腾格尔下令,把两个小孩从天上扔下去摔死。汗·腾格尔的娘娘夫人知道后过来求情,执法的天神不敢动手,汗·腾格尔大怒:“还不给我赶快动手!看哪个山最高最坚硬,就把他们扔到哪个山上去!”两个天神吓得赶紧扯起两个孩子到南天门,朝下一看,就是杜乐杜钦·兀拉山最高最坚硬,于是把那两个可怜的孩子朝那山峰摔下去。从此科尔沁草原上的蒙古“孛”,向宝木勒祈祷时都这么唱:
 
在杜乐杜钦山上,
 
  你轰隆隆地降落,
 
  哦,神奇的宝木勒,
 
 
 
 
  赛音召,赛音召!
 
  在杜日查干湖上,
 
  你威风凛凛地降落,
 
  哦,神奇的宝木勒,
 
  赛音召,赛音召!
 
  ……
 
  那两个孩子落到杜乐杜钦·兀拉山上之后,就变成了两条硕大无比的疯牛,横冲直撞,见人吃人,见兽吃兽,谁也治不了它,闹得科尔沁草原人心惶惶。达尔罕王急忙请去郝伯泰和他的妹妹冰吐·阿白这两位通天“孛”,来制服疯牛。
 
  郝伯泰去观察了疯牛后告诉达尔罕王:“这是宝木勒·腾格尔,是一对儿从天上下降的‘天’!”达尔罕王问:“能制服吗?”
 
  郝伯泰说:“全科尔沁的百姓,都祭拜它才差不多。”达尔罕王听了觉得好笑,两条疯牛祭它管什么用?郝伯泰见王爷不信。就说:“要不你就献上‘寿色’(供羊),我保证能当场把它制服。”
 
  于是,达尔罕王让人准备了“寿色”祭品,和郝伯泰一起上杜乐杜钦山了。供桌在山上摆开了,祭羊宰杀后煮上了。郝伯泰穿戴了五彩法衣法冠,手里敲响了羊皮神鼓,杜乐杜钦山上的“孛”祭就这样开始了。只见通天“孛”郝伯泰,先把祭羊身上的肉分割成三百六十块,逐块唱了一遍赞歌,好家伙,那两头在山泉边喝水的巨牛果然出现在桌前了。郝伯泰更加起劲儿地高声唱道:
 
  熊熊升起的烈火,燃起来了,
 
  汗王般的宝木勒,
 
  我们大家虔诚地祭祀你,
 
  赛音召,赛音召!
 
  闪闪亮亮的大火,着起来了,
 
  父母般的宝木勒,
 
  全部科尔沁的百姓祭祀你,
 
  赛音召,赛音召!
 
  ……
 
  达尔罕王和围看的人们突然发现,那两头疯牛慢慢倒下去,老老实实地死掉了。郝伯泰没用刀枪没用锤斧,竟用祭祀的歌把它们唱死了。
 
  可是回去不久,达尔罕王的儿子就病了。紧跟着全旗的百姓都闹起病了。达尔罕王赶紧请来郝伯泰消灾。郝伯泰说,这是那两条疯牛的精灵在作怪,需要全旗的百姓都供奉它才行。王爷问:“怎么供奉?”
 
  郝伯泰就让人找来宝力根(貂)皮子,五色绸布,动手做供奉用的像,宝木勒是天上下来的,不能制成牛的样子,于是就画成一个像人又像牛的宝木勒神像,让百姓们供奉起来,祭拜时这么唱:
 
  用五色的绸缎制成的身子,
 
  赛音召,赛音召;
 
  用宝力根的皮子做的眉毛,
 
  赛音召,赛音召;
 
  用东海的珍珠做的眼睛;
 
  赛音召,赛音召;
 
  用金子银子画出来的宝木勒,
 
  赛音召,赛音召!
 
  从此,草原上流行的各种怪病渐渐消失了,郝伯泰也更加远近闻名了。
 
  他爷爷拜郝伯泰为师,也有一段奇特的经历。
 
  库伦旗北部塔林村,有一大富户包音达的老母亲,中邪患病,请喇嘛念了四十九天的经不管用,库伦旗的大小“孛”师们来了之后也不好使,于是就派人远赴达尔罕旗,专请著名的通天“孛”郝伯泰来医治。郝伯泰来了之后,观视片刻,便说这是后边莽古斯沙坨子里的“阿达”(冤鬼)在附体折腾,进行一次规模较大的血祭驱鬼才成。包音达的牛马羊群满山遍野,二弟又在库伦庙上当喇嘛有势力,不在乎多杀几头牲口。于是宰杀黄牛五十头、白羊五十只、黑驴五十头,院里又燃起杏树疙瘩的大火,让包音达的老母亲穿戴整齐,正襟危坐祭坛旁的太师椅上。郝伯泰“孛”穿上法衣,手舞皮鼓,开始行“孛”了。先是祈祷请神,称“希特根·扎拉乎”,意思是“请自己信仰的神灵”。他向四方八面行拜礼,嘴里诵唱“孛”歌,往地上撒灰烧香。郝伯泰“孛”的情绪高涨起来,“孛”舞越跳越狂烈,旋转腾挪迅速轻捷,神鼓声、铜镜撞击声、狂歌怒号声中,郝伯泰“孛”开始“呼日特那”,意即神灵开始附体,口吐白沫,双眼只见白眼圈,他时而暴烈狂躁,时而悲怆凄凉,这便是“敖日希乎”,就是神灵已经附体了。在这个阶段,由于每位“孛”师拜祭的神灵不同,舞蹈姿势也不同,有的是伊恒·翁格都(少女鬼灵)、少布·翁格都(禽鸟鬼灵)、巴日·翁格都(虎豹鬼灵)等,“孛”师们便依据不同的鬼灵,模仿着它们的动作舞跃。这时郝伯泰祭拜的神鹰已经下神,他犹如一只拍翅飞腾的猛鹰,从熊熊燃烧的火堆上跃过,从围观的人群头上跳过,然后由帮“孛”者扶着坐在神坛前,双眼迷离,全神贯注在自己精神世界中。他把一种法器长把烙铁,伸进前边的烈火堆,又让人把铁的犁铧子放进火里烧红,然后他光着双脚从烧红了的铁铧子上踩过,接着用脚心贴住旁边的包老太太的后心窝,嘴里大诵咒语,这个动作做了三遍。他又从火堆里,拿出那只通体火红的烙铁,伸出舌头从烙铁上舔过,发出咝咝声响,而后冲着包老太太的脸面,猛吹一口热气过去。吹了三遍,包老太太大叫一声便昏厥过去。旁边的包音达吓坏了。想过去扶她,郝伯泰大喝一声:“不得碰她!烧坏了你的手!”然后,郝伯泰“孛”把事先扎好的卓力格(用草、纸、秫秸做成的偶像鬼灵)从包老太太的椅子下取出,嘴里念着咒语,小心翼翼地把卓力格扔进前边的烈火中烧掉。有人听见卓力格鬼在火堆里吱吱直叫,毛骨悚然。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栏目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