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原创文学网 - 纯净的绿色文学家园 !

雨枫轩

银狐(第四部分四)

时间:2017-05-04来源:网友提供 作者:姜戎 点击:
银狐(全文在线阅读)> 第四部分 四
 
  那辆越野吉普车在乡村路上颠簸着,犹如一只蹦跳的兔子,扬起一片雪尘,开进哈尔沙村停在村委会门口。古治安旗长等人走下车,行色匆匆。
 
  墙皮剥落的这几间旧土房,靠东头一间屋子还幸存窗户玻璃,其他的一律用破板和旧篱笆挡着。写着“办公室”三个字的东头这间屋子,门上还挂着锁。
 
  巴主任在院门口拦住一个过路的孩子,问看房子的老头儿啥时候来,小孩儿说总不来,总这么锁着,是锁头看房子。那有没有这么一个看房子的,那孩子歪着头想了一下,说有是倒有一个,好像就是东院这一家的查克爷爷。
 
  巴主任只好自己走过去,叫那位姓查的“爷爷”。
 
  喊了半天。几乎是千呼万唤,才唤出来那位披着羊皮袄的查老汉。他见来了坐小汽车的大官,这才似乎着急起来,赶紧让着他们进自家的屋子。巴主任说不进你家的屋子,你把旁边村委会办公室打开。
 
  “那儿冷,一冬没生火了,先进我家暖和暖和。”老查头说。巴主任回头看古旗长。
 
  “打开办公室的门!冷,生火。我们不是来串门的!”古旗长不耐烦了。老查头揉了揉眼睛,这才认出古治安旗长。古治安是从本村出去的,他认识。他有些慌了,小跑过去,摸索半天,才掏出钥匙打开了村委会办公室的门。
 
  屋里比外边还冷,一股寒气扑面而来。一面土炕,两张没有上漆的旧办公桌,几把歪歪斜斜的木头凳子,上边全落满了尘土,有一指厚。老查头慌乱中拿一把扫帚,打了打桌椅上的尘土,这下全屋扬起呛嗓子的灰尘,不一会儿又全落回原地。“好多天没有打扫了,上边也好久没有来过人了……你们凑合着坐着,我这就生炉子。”老查头没容巴主任他们说话,走出屋,很快胳膊上挎着一土筐玉米棒子回来,很麻利地点燃了炕炉子。由于长久没有生火,那炕炉子倒灶,一屋子冒起生烟,呛得人无法呆下去,古治安他们只好又逃离般地走出这办公室,纷纷咳嗽。
 
  “快去叫你们的胡大伦村长来!”古治安冲老查头喝令。
 
  “胡、胡村长可能不在家……早晨我碰见他用车拉着他老婆,上乡医院看病去啦。”老查头结巴着说。
 
  “那你们村的齐林书记呢,他在不在家?”
 
  “老齐书记在是在,可这一冬没出过屋,他是老气管炎,离不开热炕头,一到外边受冷,他得躺下几个月起不来。”老查头搔搔头,露出豁牙苦笑。
 
  “真够呛!这哈尔沙村的班子,咋变成这个样子!”古治安有些按捺不住火,他很少回来,很多情况顾不上了解。“你快去,把胡大伦村长从乡医院找回来,我们在古顺家等他。老巴,你打个电话,要不开着车去,把哈尔沙乡的乡长书记找来。”
 
  老查头匆匆奔乡医院,巴主任把古治安等人送到古治安的弟弟家门口,也开着车去找乡长书记。古治安的两个老人跟古治安的二弟古顺一起生活,见着当旗长的儿子和在县城工作的女儿回来,老两口自然高兴,一阵忙乱,烧火备饭,先烧开了水沏上红茶。一同来的卫生局长、旗医院院长及医生等几个人,喝上热茶,身上这才热乎起来。北方的冬天,白天也是零下二十五度,坐惯了有暖气的办公室,他们是有些呛不住外边的寒冷。
 
  古桦回到家里很兴奋,帮着干这干那,里外忙活,突然问她二哥古顺:“二哥,我们旗志办白主任住谁家了?”
 
  “白主任?没听说过,不认识。”
 
  “噫?我们旗志办白尔泰主任,两天前就来咱哈尔沙村了!”
 
  “我没听说过呀。”
 
  “奇怪,别是走丢了吧?”古桦不解地望望二哥,又望望古治安大哥,有些不放心起来。
 
  “那人做事有他一套,不定啥时候突然冒出来呢,你不必为他着急。”古治安说着,走过去,他发现老妈妈和弟媳妇有些萎蘼不振,慵懒疲倦的样子,就问,“老太太她们咋回事,闹不舒服了?”
 
二弟古顺看一眼老爹,说:“甭提了,昨儿个一夜没睡。”
 
  “出啥事了?”
 
  “咱村现在是邪门儿,不知道闹啥鬼呢!”古顺心有余悸地说起来,“昨晚天黑不久,村里的女人们突然就闹腾起来了,她们不知道传染上了啥怪病,只要有个女人哭笑闹开,全 
 
 
村娘们儿都跟着闹。又跳又唱又哭又笑,都像是疯子一样,真他妈邪性!一个个简直都丢了魂,有人说是闹黄鼠狼,闹‘狐大仙’,简直乱套了!”
 
  “什么狐大仙、黄鼠狼,胡说八道!包院长,你给瞧瞧,查查看到底怎么回事。”
 
  旗医院包院长给古老太太和古顺媳妇检查病。他是学中医后进修西医,典型的中西医结合的医生,把脉、听诊、量血压等等,然后对古旗长说:“没什么大病,心跳稍快,有些疲劳,看不出啥问题。吃一些安神安眠之类的药物,好好睡睡,休息一下就好。”
 
  “那她们一阵儿一阵儿闹腾哭笑,是咋回事?”古顺问。
 
  “这个……不大好说,需要把犯病的女人们全都检查一下看一看。”包院长望着古治安旗长,提议般地说道,“我怀疑是一种癔病,英语叫‘歇斯底里’病,老百姓叫‘魔症’,这种病在女人之间容易互相影响和传染,那年库伦中学一个毕业班的女学生,由于压力大全都得过这种‘魔症’,可现在,这种全村妇女几乎都患上这种病,我还是头一次遇见。”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栏目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