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原创文学网 - 纯净的绿色文学家园 !

雨枫轩

疯狂的舌头

时间:2017-04-19来源:网友提供 作者:天涯僧风 点击:
幸福没有味道(全文在线阅读) >  第五十章:疯狂的舌头
 
  在原北完小,我的异常平静的生活糊里糊涂的让肖玲和张文娜两个女人搅得云雾缭绕。其实也没什么,就是两个女人硬要把能说得清的事弄得说不清。也许她们两个是由爱生恨,而我却感到她们是因为讨厌我而实施着报复行为。这种报复行为,还夹杂着老天的捉弄。要不然,世界那么大,为什么要让我们三个冤家聚到这名不见经传的原北完小。或者是这两个女人也像我爷爷一样知道我要写什么书,给我制造故事来了吧。不过,最近一段时间,学校里关于我们的感情方面的闲言碎语暂被搁置,原因是学校目前席卷而来的一场政治风暴转移了大家的注意力。我们的“感情纠葛”只能说是茶余饭后的一个娱乐节目,而政治就不同了,要政治了,谁还有工夫娱乐呢?其实,所谓的政治风暴,刚开始我感觉不过是个内部谣言罢了。可这谣言最后谣到我了,令我不得不重视起来,因为“舌头底下压死人”这话我给马晓英说过,我本来正儿八经个旱鸭子总不能让唾沫星子给淹了。据谣言说:校长与我、会计一行三人去西安采货,在高级宾馆一人找了个小姐快活了一番,并瓜分了一部分拨款。另外,谣言中我的身份是卧底,就是我把这个情况反映给学区的,有人亲眼看见我大清早的到学区跟专干密语。我是原北完小最后一个逮到风声的,乍一听,我汗毛倒竖。看到我瞠目结舌的样子,马晓英说:“其实你是什么样的人,我比谁都清楚。那些事,你做不出来,你也没有那个心眼。”
  我弄不清马晓英是夸我还是埋汰我,本来牵扯到重要命题的话,我是说不出话的,反应向来有些迟钝,可我今天不知怎么搞的,冷不丁就雷出一句:“谣言到这个程度,据我的本意还差远了。”说完,我转身走了,留下马晓英一个人在那儿瞠目结舌,频频摇头叹息。
  我窝着一肚子火没处泄,不知这些谣言都是从哪儿冒出来的,我真想转着圈在学校击鼓叫阵,把造谣者骂个狗血喷头,要不就逮住个造谣的美美的揍一顿,哪怕是两败俱伤。两位女士最近的态度也有所反常,肖玲看我是一种肃然起敬的讪笑,而文娜更是直截了当,见了我说:“李老师,当了校长可别忘了姐们。”
  “校长?什么校长?”我一头雾水。
  “你处心积虑玩这些花样,不就是为了当校长吗?”
  “噢,噢。你说的是这回事呀。行啊,我真的荣登了校长的宝座,不会忘了你的,弄个三宫六院的,我一定优先考虑你。”
  “优先考虑我?你得了吧。西安的,市上的,县城的,你那么多的红颜知己,还能考虑到我。”
  我知道这样的互相攻击是没有结果的,而我根本就招架不住文娜的唇枪舌剑,便闭住嘴巴向教室走去,文娜不甘心,边往她的教室走边搜肠刮肚地为我遣词造句,全然不顾三三两两来校的学生瞻前顾后,评头论足。我感到自己在原北完小呆不下去了,别人要勾心斗角我却成了靶子。感情方面的问题我虽感无聊困惑,可这关于政治上的空穴来风我实在无法容忍。站在讲台上,面对平时带给我慰藉的我倍感可爱的学生,一个个也露出狰狞的面孔,课也没有以前上的投入激昂了,整个一个完成任务式的。面对这些强加的谣言,我是避呀还是不避?避,怎么避?不避,就随谣逐流吗?我痛定思痛,决定还是我行我素。不是说身正不怕影子斜吗?于是,我开始保持沉默,课余时间有时也不回宿舍,跟学生打羽毛球,要不就坐在教室门口拿着手机听歌。
  星期天下午,我来得较早,没想到校长已经来了。我洗了洗,把电壶提到灶房等灶夫来烧水,然后就来到校长室。刘校长正在洗脚,互相打了招呼,我就坐在床沿上看电视。校长洗毕,倒了水,趿着拖鞋也坐到床沿上,掏出烟给我发了一根。我掏出打火机,先给校长点着了,然后又给我点着,两个人就一吞一吐地吸得津津有味。
  “李星呀,老哥可能干不成了,这一摊子就交给你了。”刘校长忽然说。
  “刘老师你怎么能这么说,不是干的好好的吗?”
  “唉,现在这事不好干呀,有人告我,你知道吗?”
  “听说过一点。还说是我告的,你相信吗?”
  “哈哈哈......你这娃么,谁说的?”
  “都这么说。”
  刘校长狠狠咂了一口烟,盯着电视屏幕的眼睛变得严肃起来:“李星,别人说让别人说去,我不会怀疑你的。况且,我也知道是谁告的。告我的人无非是瞅着原北完小这块地方,把我告倒了好当校长。李星,你放心,如果我真的走了,别人也别想到这儿来当校长,非你莫属。我也会向局里全力以赴的推荐你。”
  我不知道校长是不是说的真心话,而且听校长的口气,显然比我清楚。弄不好校长是话里有话,虽说肯定了造谣的不是我,可谁又能说校长这么聪明的人现在不是反其意而用之,是在检验我是否藏着狐狸尾巴。可我压根儿没想着当校长,就是当,也不能在原北完小当,何必让谣言帮忙呢?何必弄个此地无银三百两呢?他妈的,就是现在想当也不当了。于是我说:“刘老师,谢谢你了,只要你不怀疑我就行。你如果真的走了,谁来这儿当校长,我还是我。我是坚决不当这个校长的,死活都不当。”
  “为什么?”校长不解的看着我。
  “不为什么,我觉得我就不是当官的料。说难听点,我不想到头来是你现在这么个结局。学校本来就是个清水衙门,为了一盆没有油水的清水要尔虞我诈的,我这人搞不定,只能成为牺牲品。”
  校长又“哈哈哈”笑了一阵,然后说:“你说话还挺有意思的,看来你还是一个同流不合污的人。”
  “刘老师,同流不合污我不敢当。就我目前的状况来说,要当这个官,一是没心情,二是没能力,也可以说是明哲保身。”
  校长又掏出烟,先给我,我说不抽了,校长就用还正燃烧的烟蒂对着了,皱着眉头吸着,香香的吸了几口说:“这样也好。”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用户名: 验证码: 点击我更换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