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原创文学网 - 纯净的绿色文学家园 !

雨枫轩

夏天在维多利亚

时间:2017-03-12来源:网友提供 作者:简杨 点击:
夏天在维多利亚

  一
  
  在家休息的时候,她是不接电话的。她总让留言机说话,用她那还算标准的英语:这是亚昆和郁芳,对不起,我们有事不能接听,请留言……虽然她也没什么事情。当然,有时她得为女儿们做些巧克力饼干,或者擦洗一下已经非常干净的楼梯。只有在那些时候,她才会想起自己。
  郁芳刚刚三十五岁。有一次她从商场里走过,从商店的镜子里看见自己,觉得自己已经很老迈了。尽管她的加拿大同事总是说,她看上去依然像一个girl,但她知道,自己的心已经老了。她以前走路不是那样缓慢,目光也不是那样凝滞。
  这是一个典型的加拿大冬天的下午。下午一点钟的天空,已经阴霾得像是傍晚了。雪静静地飘着,落在她家已经被白雪覆盖了几寸的晒台上。晒台上的几个脚印,正在被新下的雪慢慢地填充着,渐渐失去刚刚被人踏下去时的清晰的形状,弯弯曲曲地伸向空寂的后院。脚印是她的。大概是一个星期前的一天夜里,她怎么也睡不着,便从晒台的台阶走到了花园里。她就那样默默地站着,不知为什么,只觉得需要些新鲜的空气。
  她端着一杯咖啡,望着门外铅色的天空,想着已经是二月初了,冬天还会挣扎上两个月,然后她就可以把自己的裙子穿出门了。那时,门前的草坪就会绿了,空气中则充满了春天特有的干爽,街道上也会看到穿着短裤和线衫的骑车的儿童了。夏天,她想去维多利亚度假。大学时代的好友沈蓓住在那里。今年她真得去了,再不去,她的这种相对还算良好的精神状态可能就持续不下去了,她想让沈蓓看见自己现在的样子。她的一头短发已经长到了肩膀上,令她瘦削忧郁的脸柔和年轻了很多。当她的同事们说她年轻的时候,她总是淡淡一笑。这世界上只有一个人能看到她心里,那便是沈蓓。如果能骗过沈蓓的眼睛,她就真的是保持住青春了。
  就在她沉思默想的时候,电话响了,一个男人的声音响了起来:“Hello?hello?是我……”她的心跳骤然加速起来,她已经听出来是谁了。她愣在那里,存在留言机里的声音正在自动回答着:“这是亚昆和郁芳……请留言。”对方停了下来,直到她的录音结束才说:“不巧,碰见你不在家。我又回来了,住在维多利亚,我的电话是……”她拿起了话筒,说,“嗨。 ”
  电话那边先是一阵像纸张那样摩擦的声音,然后传出那个让她害怕的声音:
  “是我,听出来了吗?我是李杭。”
  “你什么时候过来的?我还以为你不回来了。”
  “我在那边犯了案子,公安局要抓我。”他不紧不慢地说。
  “你怎么回事?不是告诉了你要遵纪守法吗?”她语气急了起来。
  对方慢慢地笑起来:“哈哈,你啊。”
  她知道自己被他骗了,但并不生气,心却像卸下了一块石头:“天,我还以为你真犯了事!”
  李杭在那边向她问好,问她的丈夫刘亚昆,问她的一对女儿,又问她。她一边应和着,一边想着他现在住在那个岛上的什么地方,是不是在半山腰里那些能看得见港口的别墅里。他手里似乎拿着什么东西,不是报纸就是书吧。她好像看见他站在窗口,一边朝外看着,一边和自己说话。这个时候,那边还不到早餐的时间呢,不知他是否依然睡意蒙眬……想到这,她的脸慢慢热了。
  “你什么时候会来这里?”他问。
  “谁说我要去?”
  “我去看了沈蓓,她说你夏天的时候要来。我等你,你一定要来。”
  “你什么时候再回中国去?你还是要回去的,对不对?”
  “是啊,这是我的第三年移民监了,坐满了就好了,我就再也不来了。”
  郁芳知道他说的是真的。他两年前住在里贾纳时刚拿下移民纸,她则怀着老二米丽三个月。她和他曾有过一天的男女私情。
  郁芳开始问他回国了以后,公司干得顺不顺,找到女朋友了没有。他声音平稳地说,他已经挣了很多钱,有了钱的男人总是有女人追的,所以他就有资格被几个女演员招见了。她立刻像被马蜂蜇了一下,心中很是难受,却故作轻松地说:“我还以为国内的美女们要求很高,看来不是啊。”
  他就笑了:“你在嫉妒我吧!你别忘了,是你把我推给别人的。”
  她说:“你怎么又提起这回事了,我当时那个样子……”
  他突然烦躁起来:“算了,怎么又扯起这个来了。我待到秋天就走了,然后就不回来了。我当然希望你来这里度假,你又不是不知道。我以前说过的话没变。”
  说完就把电话挂了。
  郁芳坐在自己的客厅里,望着她精心布置的家具陈设,一时发了呆。真没想到,他居然又回来了。其实,在她的心里,他从来就没有走过。昨天梦里的那个人不就是他吗?只是,她惊醒时,发现自己拥抱的却是丈夫的身体。接下来她就失眠了。后来她走到厨房里泡了一杯红茶给自己,像幽灵一样在房间里到处走着,直到力不可支地在客厅的沙发上睡了过去。
  
  二
  
  郁芳在卡尔加里的一家银行工作。她是二十五岁时来这里的,先打工,后念书。刚选金融的时候,她还想着拿到学位后就和刘亚昆回北京去教书。她一直没有太高的欲望。那时,他们只想挣几万人民币就可以了。但等到有了几万的时候,他们又觉得太少了,有了十几万时又觉得离几十万差得很远。有了几十万的时候,大女儿又跟不上中文了。等他们有了二女儿的时候,回国的事情就彻底变成了幻想。
  在她怀上老二的那一年,她的生活里出了两件大事。一是刘亚昆被公司派到北京做了代理,仅八个月便折戟而返。二是她在北京的老同事李杭,办公司发迹之后,移民到了加拿大。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用户名: 验证码: 点击我更换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