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原创文学网 - 纯净的绿色文学家园 !

雨枫轩

吓人的手

时间:2017-03-02来源:网友提供 作者:古龙 点击:
碧血洗银枪(全文在线阅读)> 第三二章 吓人的手
 
  里面这间屋子里的情况已经和他们离开时不同了,那张终年都像虔诚事佛的人家中的神案般摆在屋子中间的大床,现在已被拆除搬去,平常连更衣洗手都要经过一番费力挣扎的谢玉仑,现在竟已站了起来,站得很直。这并不就是让铁震天和大婉吃惊的原因。
  他们吃惊,只因为他们又看见了马如龙,和大婉并肩站在一起的,竟不是那个裁缝,而是马如龙。他们刚才明明亲眼看见马如龙已经从前面走了出去,但是现在他们又明明亲眼看见马如龙站在他们面前。
  其实他们看见的并不是“马如龙”,他们两次看见的都是“张荣发”。
  在他们的印象中,“张荣发”就是“马如龙”,两个人已经变成了一个人。
  这里也只有一个“张荣发”,刚才既然已经走了出去,此刻为什么还在这里,那个裁缝为什么反而不见了?
  本来摆着大床的地方现在已全无所有,但是马如龙和谢玉仑却好像对它很感兴趣。两个人一直站在那里,眼睛一直盯着这块空地,看见大婉和铁震天,马如龙立刻伸出一根食指,封住了自己的嘴,叫他们不要出声。大婉和铁震天总算是非常能沉得住气的人,总算没有叫出来。他们并没有忘记那个疯子连毒蛇交尾、乌龟生蛋的声音都听得见!
  大婉立刻又冲出去,把她平时记帐的笔墨账簿拿了进来,她以笔代替她的嘴问马如龙。
  “你是谁?”
  她已经不能分辩这个人究竟是不是那个扮成张荣发的马如龙。这个人是马如龙,谢玉仑也证实了这一点。
  “刚才出去的那个人是谁?”
  “是那个裁缝。”
  大婉和铁震天虽然已想到了这一点,却还是不大相信。
  “那个裁缝怎么会变成张荣发的?”
  马如龙笑了笑,用秃笔蘸淡墨在那本破账簿上写:“她既然能把我扮成张荣发的样子,她自己为什么不能变成张荣发。”
  大婉怔住,她实在太惊奇,实在太欢喜,她实在想不到这个人会到这里来。现在她当然已经明白这是怎么回事了,铁震天却不明白。你们说的这个人是谁?”
  大婉立刻写出了这个人的名字,一个神奇的人,一个神奇的名字:“玲珑玉手玉玲珑。”
  一件表面看来极复杂神秘惊人的事,如果说穿了,答案往往反而极简单。
  现在铁震天也明白了,“玲珑玉手玉玲珑”,这个名字已足以说明一切。她以妙绝天下的易容术,扮成了一个相貌平凡,绝不引人注意的裁缝,代替无十三请来的那个裁缝,混到这里来。
  没有人想到她会来,所以也没有人能看出她一点破绽。她和马如龙单独见面时,又用她早已准备好的器具和药物,将自己扮成了另一个张荣发。
  大婉现在才想到,“那个裁缝”和“张荣发”的容貌,本来就有些相似之处,只要经过她的玲珑玉手稍微整型改动,很快就可以变成张荣发。这当然也是她早就计划好的。她为什么要这样做?为什么要以马如龙的身份出去见无十三呢?大婉和铁震天还是想不通。
  本来摆床的地方,现在除了一点灰尘外,什么都没有了,马如龙和谢玉仑在看什么?他们为什么要把这张大床拆除搬走?
  大婉和铁震天也想不通。他们问马如龙,马如龙只对他们笑笑,于是他们也只好陪着他像傻瓜一样站在那里,看着这块根本没什么可看的空地。就在他们觉得自己非常像傻瓜的时候,他们忽然又被吓了一跳。因为他们又看见了一件很吓人的事。
  这次他们看见的是一只手。这块什么都没有的空地上,竟忽然有一只手从地上冒了出来。一只宽大结实粗糙有力的手,就像是一株小树忽然破土而出,中指小指和无名指伸得很直,食指和拇指做了个圆圈。这种手式的意思,通常都是表示什么事都已解决,什么事都不成问题了。
  这是谁的手?这只手怎么会从地下冒出来的?这当然是只活人的手。死人的手绝不会打手势。他们已经在这里住了好几个月,这屋子的地下怎么会有个活人。
  看见这只无论谁看见都会吓一跳的手,马如龙居然连一点吃惊的样子都没有。他也伸出手,用手指在这只手的拇指指甲上轻轻弹了三下,隔了一阵,又弹三下,连续弹了三次。这只手忽然又缩回去了,缩入地下。
  空无所有的地上忽然又变成空无所有,只不过多了一个洞,一个可以让一只手伸出来,也可以让一只手缩回去的洞。手不见了,洞还在。
  手是从洞中来的,洞是怎么来的?这块地也与大地联结,这块地上的泥土也和别的地方没有什么不同,也许能够生得出草木果实花树,却绝不会凭空生出一个洞来。一个里面随时都会伸出一只手的洞。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栏目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