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原创文学网 - 纯净的绿色文学家园 !

雨枫轩

血战余生

时间:2017-03-01来源:网友提供 作者:冰河 点击:
狗日的战争2(全文在线阅读) > 第十一章 血战余生


  停歇了一天,日军吃饱喝足,大炮飞机敢死队又开始了。他们扔来大量的炸弹和燃烧弹,开始有针对性地扔,然后是漫无目的地扔,但这瞎扔却是有效的,一个城熊熊地烧起来。虎贲将士们成了炭炉子里的红薯,往哪边儿去都是火。十月都要过了,这么大冷的天竟烤死个人。死在火焰里的战士自不在少数,老旦看着已成火海的东门,不用问也猜得出,活的死的在那儿的,八成都烧成灰了。
  几乎烧成炭球儿的海涛从东门跑了回来,背着一个五官烧煳的匪兵,玉茗生起气来,问他的排呢。海涛摇了摇头。
  “那你怎么回来了?命令是啥你忘了么?”玉茗竟毫不给脸。
  “烧得待不住了,这时候鬼子也过不来,给我五个人,再给点弹药,我还打回去。”海涛的脑袋也烧秃噜了,一皱眉哗哗掉灰,“我看见鬼子组织了敢死队,头缠着布条子,都端着机枪,多给我们点手榴弹。”
  老旦拍了拍陈玉茗,对小色匪点了点头,小色匪忙搬了一箱子弹和手榴弹给他,陈玉茗从预备队里叫了五个战士,海涛只喝了口水,对老旦敬了礼。
  “我也去我也去……”朱铜头站出来了,钢盔戴不下,扣了个小号的锅。老旦笑了下,没拦着他。海涛拍了拍他的脸,给他身上挂满了手榴弹,大伙都知道他扔得准。老旦冲他们点了头,这七个人便出发了。
  “还有多少兵?”老旦问小色匪。
  “各排刚才统计,还剩三十九个。”小色匪立刻回答。
  “黄家冲的兵还有多少?”
  “二十三个。”
  “留好,掰着用。”老旦说。
  今天真是紧要关头,师部直接给各作战单位送来命令。鬼子正从四个方向同时进攻,两个方向都是敢死队,摆出了决战架势,虎贲已经被全线压进城里,四条防线上有一条被日军突破,鬼子涌进城中,全线便将崩溃,命令:死守每一条防线,哪怕战至最后一人、最后一弹,不许后撤一步,贪生者,杀无赦!胜利生还者,每人大洋五百块。
  “余师长好财主,一人五百啊,搬都搬不动啊。”二子看着命令,眼珠子都要掉出来。
  “还不如每人给五百颗子弹。”玉茗阴阴地说。
  老旦给玉茗递了杯水,他不喝,老旦坚持,玉茗便接过去,一仰脖喝了:“旦哥,守不住了。”
  “也跑不了了。”二子扔下一纸命令,颇不满地插上一嘴。
  “那咋的?投降?你个球的!”老旦恶狠狠瞪了他,“废话别说了……这是咱们最后的防线,你把机枪都安在这儿……”老旦指着一条壕沟说,“二子,你再去一下团部,就说东门太难,怕顶不住,今天必须给咱们几发重炮,关键时候,哪怕一发都好。”
  二子点了头,闭了嘴,戴上摩托帽就去了。老旦喂了鸽子,让玉茗写了个纸条,装进鸽子腿上的小桶,轻轻一抛,鸽子在天上转了个圈,正要往西边飞,远处打来一枪,竟将它敲了下来,老旦暴跳如雷,妈个逼的鬼子,连个鸟也不给放?
  老旦和陈玉茗带了七八个人来到东门的阵地。大火稍歇,墙砖烧成碎块,土坯烧成齑粉,前日还满地横斜的尸体灰飞烟灭。满眼是烧透的黑色,天空也是黑的,久不散去的烟雾黏黏地流动着,老旦猜那些战死的战士们就在天上飘着,恋恋不舍地在半空观战。常德是生是死,是输是赢,就要在这黑色的天空下呈现分晓。
  东门阵地人影全无,老旦颇感惊讶,海涛七个这就没了?鬼子在远处集结,人堆里钻着绿色的装甲车。老旦正要喊海涛,却见前面地面上几个黑乎乎的东西动起来,褐色的瓦砾中伸出一只手冲他挥着。老旦登时明白,大家就在这里,在地面之下披着烧焦的伪装在等着鬼子。陈玉茗给老旦指了一下,朱铜头趴在不远处一个弹坑里,身上披了几条麻袋套子,坑里堆满了鬼子的手雷——这小子来这么一会儿就偷了死鬼子的东西。
  瞎打一通迫击炮后,鬼子的三辆装甲车上来了,它们的履带卷起焦土下的黄土,混成说不清颜色的土浪。它们本来并排着,但走近之后废墟狭窄,便不得不排起了队。它们定以为这边已经烧成了烤肉,开得弯都不拐。第一辆嚣张地过了防卫战壕,第二辆紧随其后,第三辆却没那么好运,几个方向来的燃烧瓶让它变成了火球,扭来扭去撞在一头炸死在墙上的牛身上,牛肚子猪尿泡一样爆了,一肚子蛆和烂下水喷浇在上面,差点浇灭了火。老旦吸了口冷气,为那里面的鬼子恶心得要吐。果然,车里的鬼子哇哇叫着跳出来,一落地就挨了黑刀。前面过来那两个车愣着冲,机枪胡乱扫,一个掉进了盖着草席的坑,那坑挖得够黑,看着不大,却深不见底,它王八样肚皮朝天,鬼子只能等着慢慢饿死。最后一个显然慌了神,原地转着开火,等着后面的鬼子,可旁边的地里猛然站起一人,抡圆了一根铁棍砸在它的机枪上,装甲车里登时一阵惨叫,机枪炸了膛,鬼子们好受不了。这人又将铁棍死死插进履带,猴子样爬上去,拉开裤门就掏出鸡鸡。
  “鬼子,喝你爷爷的尿嘿哦!”老旦这才认出是海涛,亏他这时候尿得出,那尿黄得和汽油一样,像划根火柴就能点着了。鬼子的敢死队钻出了烟雾,见了这一幕哇哇就冲,机枪在装甲车上打出啪啪的火星,海涛来不及系裤带就蹦下来。一片手雷飘乎乎飞去,前面的一大群鬼子炸得前仰后翻。可直到这时候,战士们仍没有开枪,子弹金贵,他们要放到眼前七八步才会开火。朱铜头是最来劲的一个,他扔的手雷几乎直着飞,非要砸着鬼子的脑门似的。这厮膀大腰圆臂力过人,旁边有个弟兄给他递手雷和手榴弹,那手雷飞得呼呼的、准准的,半空就炸,就这么一个夯货,端机枪冲来的鬼子就被炸死一半儿了。
  “早知道斗方山就带着他,这兔崽子是人肉平射炮啊。”陈玉茗感叹道。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用户名: 验证码: 点击我更换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