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原创文学网 - 纯净的绿色文学家园 !

雨枫轩

汉奸刘(4)

时间:2017-02-23来源:网友提供 作者:冰河 点击:
  “等你孩子都睡了,我就来。”汉奸刘说罢扭身要走,却又回过头说,“门儿别插了。”
  汉奸刘的反应超出了翠儿的估算,而她没法子和别人商量,她还要对付早就隔着墙头等她回来的山西子。好容易打发了,再给两个儿子弄了饭,哄睡了,天色也晚了下来。她在院子里坐不住也站不住,摸了摸毛驴,将自己心里摸得也更毛了。她害怕郭铁头和李好安猛然又出现在这儿,他们神出鬼没的,这可备不住呢。
  汉奸刘来了,悄无声息地来了。他穿着没声音的鞋,戴着圆边儿的帽子。他推开门,又反手轻轻掩了,动作轻得像贴窗户纸。翠儿忙站起来要说话,他冲她轻轻摆手:“走,屋里,上炕说话。”
  又是个这样的,翠儿泛起一阵恼火,自己炕头成了别人想上就上的地方了。汉奸刘才不管她想什么,径直拐进偏屋。翠儿提了口气,摸着冰凉的碾子定了神,进门,再关门,掀开帘子,只见汉奸刘在炕上警惕地看着窗外。
  “说吧……”汉奸刘的声音和猫一样轻微。
  汉奸刘耐心地听完她说的,又问了很多并不难回答的问题,他一缕缕地揪着稀松的头发,像在进行艰苦的思考。
  “翠儿,这话……烂在肚子里,再别和任何人讲,讲出来,定是杀身之祸。”汉奸刘凑近了她说。
  翠儿心里一紧,却不害怕:“说的是呢,刘大哥,俺听你的。”
  “出事之前,我不会再来找你,你也别找我,万事你装不知道,晓得不?”汉奸刘伸出手,拍了拍她的手背。
  “晓得了……”翠儿点着头。
  汉奸刘和来时候一样轻轻走了,他的来去都没惊起村里的狗。翠儿合上门,站在院里发着愣,他们都不把话说完,她不晓得要面对啥结果,她简直就是个被人愚弄的傻瓜蛋子,被人在炕头上蹿来蹿去,吓来吓去,这狗娘养的日子,怎地就如此憋屈?
  翠儿掐着指头算日子,每天都像是一年。有根看出了他娘的心事,或许也听到了屋里的话语,便问翠儿能帮她作甚,翠儿就怕他问起这个,就让他哄好还穿着开裆裤的弟弟。
  “娘,咱爹是不是在打鬼子?”有根猛然冒出这么一句,正走神的翠儿吓丢了魂,一把捂住了嘴。
  “要命的娃,谁让你这么说的?”
  “大小子们都这么说,说俺们的爹都是去打鬼子了。”有根想是知道利害,这一句便轻多了。
  “知道啥都别说,只和娘说,你爹去干啥了,将来他回来了,让他告诉你。”翠儿摸着他的头顶,看着那和老旦一般的前额,心一下子就软了。
  郭铁头说的那一天终于到了。夜半时分,村口传来刺耳的枪声,先是一下,两下,然后就吵成了一片,甚至还有爆炸的声响。子弹嗖嗖地飞过板子村的上空,掠过那些安静的院落。村子被它们吵醒,狗叫成一片,鸡鸭在笼子里扑棱,然后是孩子的哭声。板子村从没响过这么猛烈的枪炮声,火光都闪亮了带子河。等了半宿的翠儿绷着九个胆子攀上墙头看向村口,只能看见大槐树被枪弹的火光映出的轮廓。枪声似乎来自不同的方向,却都在村口交汇,翠儿看见一串子弹直直地飞向天上,像要飞到月亮上去似的。炮楼周围又爆起一片耀眼的火光,几颗亮得吓人的东西飞起来,慢悠悠在天上飘着,鬼子的机枪点豆子一样狠打了一阵,她好像听到鬼子的吆喝声,或者是那些人的吆喝声。枪声停了,那定是有一边胜了。翠儿跳下墙头,拔去门闩要出去,头已经伸出去,又犹豫着回来了,是的,着什么急呢?
  村子里又静寂下去,像一个人都没有吵醒,天即便大亮,每家每户仍门窗紧闭。大家都在等着先出门的勇敢者。翠儿躲在屋里,耐心地等着,等着,等得孩子都已醒来,喝下她胡乱熬就的粥,仍听不见谁家的门发出吱呀,谁的脚步在村路里走动。略微有些声音,必是那些倍感奇怪的野狗,蠢得分不清石头和麦粒的母鸡。山西女人昨晚住在隔壁,她定是用了十分的忍力才没有爬上墙头和她说起此事,郭石头的死或让她再不敢这么做。翠儿坐在了院子里,这前所未有的黎明里的安静,让她更知道这战争的内里。郭石头不是死于鬼子的皮鞭和狼狗的牙齿,而是死于每个村民的猜疑和推脱,老人们说,羊群里总有一只被挤出群外,让绕着羊群窥伺的恶狼叼走。
  今天,谁先走出家门,谁就是那只羊。
  翠儿想明白了这事,黎明便不可怕了,总会有这么个蠢人的。她耐心地洗漱了,喝了粥,给自己煎了个蛋,吃了从集上买回来的最后一块熏卤肉,再拉了屎,喂了驴,喂了鸡,给有盼拿了尿布洗了,直弄到实在没有事情可消磨这寂静了,终于听见村道里走出个人来。这定是男人的脚步,一步步走得踏实,像每一步都算过尺寸和深浅,又像故意用力踩踏着什么,后面还跟着一个狗一样的碎步。翠儿对这脚步再熟悉不过,村民们也不会是聋子,大家都和她一样拉开了门,看着袁白先生穿着他踢死牛的千层布鞋,目不斜视地背着手走过,鳖怪在后面快步跟着,慌张地看着每家每户的门。
  翠儿在那一刹感到的不是庆幸,而是羞愧。她忙穿上鞋走了出去,村路上走出和她一样心思的人,男的女的老的少的,他们将野狗挤向角落,他们在沉默中走在一起,他们咳嗽着,彼此点着头,但并不交谈,连眼神的交流都不要,他们只是簇拥在这个实际并不老的老者身后。这老先生走出来了,大家的担心便不是担心了,而村民们更不能让老头一个人走出去,这是板子村遮风挡雨的屋顶,可漏不得。
  袁白先生并没有因村民的尾随而改变脚步,他都懒得去看他们呢。他踩着外八字的步子拐出东西向的村路,往南走了几步,大槐树便近在眼前。村民们发出咿呀的惊叹,一时吓停了脚步。大槐树一共有五支粗壮的分叉,四个奔东南西北,最大的一支直指天空,可这一支已断得垂落下来,茬口处碎烂不堪。它零碎的枝叶落了满地,像经过一场罕见的风暴。而再往前走,村民们就像羊一样聚拢起来,他们看见炮楼坚定地屹立在那里,鬼子的太阳旗仍在迎风飘扬,鬼子和伪军们整齐地排在炮楼下面,旁边的一间房屋冒着淡淡的青烟,它们面前有两匹高大的战马,上面坐着穿戴得一丝不苟的田中和手持战刀的本间宏。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栏目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