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原创文学网 - 纯净的绿色文学家园 !

雨枫轩

汉奸刘

时间:2017-02-23来源:网友提供 作者:冰河 点击:
狗日的战争2(全文在线阅读) >  第十章  汉奸刘

  处死了郭石头,并没有让板子村风平浪静。没多久,两个鬼子和两个伪军在村子边巡逻时遭袭击,拖进玉米地里大卸八块。袭击者不知怎么躲过了探照灯,四袋肉湿乎乎扔在了炮楼门口。
  于是村子被封锁了。不止板子村,周围四五个村子同时下了禁闭令,大批鬼子伪军满平原搜捕着。说不清楚来处和去处的人,大多被当场杀掉。据说田中在三十里外的西堤北村发现了一双日军士兵的鞋,村里男人便都杀掉了。虽然是那边儿鬼子下的手,翠儿总觉得这事儿有田中一份。
  山西女人改嫁一年,和郭石头还没弄出种,这新男人便遭横死,她在村子里哭闹一番,似乎过了半旬才想明白是村民们的猜疑,立刻便闭了嘴。郭石头留下两个瘦巴巴的丫头和一个脏兮兮的老娘,山西女人乘了些家业,也不得不担起这个破败的家,只是这女人似乎从不觉得苦难算什么,几个月过去又开始穿红戴绿,嗓门和从前那样大起来。她坦然的样子令人佩服,像从没嫁给过郭石头一样。
  田中没有再进村子一家家谈话,或许是觉得毫无用处。他实行了更严格的制度,谁家有访客到来必须登记并验明正身,否则便是通敌;村民如果离开板子村探亲访友也必须说明去处和会见人,并拿回那边村子的证明,否则便按通敌论处;村子晚7点后到早晨7点前,各家各户必须锁门,禁止村民的一切聚会和交往事宜,如有需要到村口受维持会监督进行,并接受内容登记,否则按密谋通敌论处。
  通敌论处是啥意思?有村民问村口维持会的汉奸兵,那兵抬起手割了下脖子,牙齿间挤出“咔”的一声。大家喔了一声,吸着凉气去了。
  “这不成了坐牢了么?”鳖怪小声地说,不知谁立刻打来一个嘴巴子,“笨鳖,你以为呢?”
  限制令看似吓人,村民们大多不以为然,这鬼年头,除了要饿死的、要讨钱的,谁没事走来走去?不出去就不出去,街坊间有些啥事也不怕让鬼子知道。
  “老坷垃,你们家的地缺肥不?”
  “哦,还好呀,最近俺家的牲口拉得多。”
  “俺家的也拉得不少,可是羊啊驴啊的拉的总是太稀,你家的牲口要是屁眼粗,能到俺家地上拉几下不?”
  “啊呀那不容易哩,你到了俺家茅房,估计也拉不出来哩。”
  “俺不是说俺,俺是说你家牲口。”
  “俺也不是说你,俺说的也是你家牲口。”
  “你让你家牲口到俺家地上拉几泡干肥,俺让俺家牲口到你家地上拉几泡稀肥,总之都是屎,你就帮一下呗。”
  “那这一泡屎咋算钱儿哩?”
  “一泡屎你还要算钱儿啊?你的眼被屎糊住了?”
  “那你就自己去拉呗?驴不会拉屎,你还不会拉屎?”
  “唉你个老坷垃,小时候俺在你家地里拉了多少屎,你可都忘了哩。”
  “唉你个老臭三,你拉一泡屎偷一颗瓜,你以为俺都忘了?”
  “算球啦,你吃屎去吧。”
  “算球了,你也去吃屎吧。”
  又一天。
  “山西子,你借俺家的两个馍啥时候还?”
  “两个馍?俺啥时候借过你两个馍?”
  “啊呀你记性咋这差哩?两个月前在村口买麻糖,你说你中午晌不想做饭了,俺就说俺家有馍你拿两个去对付一下。”
  “哦,想起来了。”
  “那你啥时候还给俺?”
  “拿是拿了,咋就成了借呢?”
  “不是借是啥?那是两个馍啊?”
  “可俺没说借啊?那去年你晚上到俺家,俺还给了你两头咸菜呢?那也是借?”
  “那时候是那时候,那时候……皇军还没有来哩。”
  “皇军来不来和借不借有啥关系,你个郭燕儿姐咋这糊涂哩?”
  “那时候两头咸菜就是两头咸菜,可这时候两个馍不是两个馍。”
  “你这话没道理,那皇军给咱修房送粮啥的,咱也是借?咋没见皇军来催着要呢?你要不和皇军再讲讲理,他们说要还,俺就先还了你两个馍。”
  “那俺不要了。”
  “要也好不要也好,你得讲个道理是不?咱不能瞎瞎着,要不你不舒坦俺也不舒坦,日子本来就不咋舒坦了,咱不能为两个馍就生分了是不?”
  “俺反正不要了。”
  田中一龟很快修改了限制令,村民们再到炮楼前面说这些屎屁尿驴猪狗的事情,一律按扰乱秩序论处。
  翠儿没啥可说的,只是和两个孩子每天磨叨。袁白先生看了限制令,干脆一句话不说了。村子变得坟头一样寂静,一到夜里便鸦雀无声,各家的鸡鸭毛驴也像是学了乖,再不胡嚷乱叫的。翠儿听说田中带着兵又毁了一个村子,因为那里做了皇军禁止的鞭炮。一群做炮的男女被捆在一大片鞭炮上,在噼啪的爆燃中炸成了碎排骨。从那天起方圆百里便不许再放炮,甭管喜事还是丧事,顶多吹吹喇叭敲敲锣鼓。板子村没有喜事,因为没什么婚龄的男人;丧事倒有不少,老人们寡淡无趣,胃口差了,眼神差了,图景差了,命也就短了,还有一些恨自己不死的,想方设法离开这悄无声息的世界。山西子的婆婆吃了三斤麸子,喝了五大瓢水,撑爆了瘦成一张皮的肚子。郭侉子的八十岁老爹不知哪里找来根生锈的棺材钉,一锤头就钉进那颗顽强的心脏。还死了一个想立牌坊的寡妇,大家发现她光着屁股吐着白沫翻着白眼死在自家脏兮兮的炕头,一根粘满面疙瘩的小擀面杖捅在两腿之间,几乎齐根而没。有人说她是心病犯了,有人说她是捅烂了肠子,也有人说她是捅得……爽死了。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用户名: 验证码: 点击我更换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