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原创文学网 - 纯净的绿色文学家园 !

雨枫轩

援赴常德(2)

时间:2017-02-10来源:网友提供 作者:冰河 点击:
  党家冲之战顺利结束。此时又到深秋,黄家冲战事损耗,武器陈旧,老旦提出带弟兄们去趟东边儿,在长沙找找二伢子和黄瑞刚,顺便从黑市上补充一些新的枪支弹药和药品回来。黄老倌子点头同意,问能不能带玉兰同去,鬼子小一年在长沙没啥动静,玉兰老憋在山里,人都蔫了。老旦正有此意,却不料黄老倌子先说出来。他忙告诉了玉兰和弟兄们,大家都很高兴。二子说这次可一定要从长沙找个妹子回来,必须是黄花闺女,憋了这么多年,干脆一次娶俩!
  一年多没出门儿,也是身体不再硬气,玉兰在山路上有些犯晕,老旦便牵着她的驴二人并行,和她说着收拾党家冲的趣事。玉兰听着笑起来,说要是她在场,看见党老大睡着两个黄花闺女,一刀就割了他那玩意儿。
  长沙已成焦土,比那个通城有过之无不及。玉兰惊讶于战争的可怕,看到大批的伤兵和难民,她还流了泪。在长沙城边儿上住了一天,陈玉茗和二子只一天就找到了人。二伢子当了排长,黄瑞刚给营长做了勤务兵,两个小子都养得精壮黑亮,军威已然彰显。
  寒暄过后,老旦说明来意。黄瑞刚说你来得正好,当地是有这么一堆二道贩子,仗打得多厉害也不走,天天琢磨着怎么捞钱,大量的药物补给都屯在他们手里,本营正琢磨着把这帮人抓起来交给警察。二子一听高兴了,那不正好黑吃黑?党家冲吃了又吐了,这个可吃定了他。老旦说那不成,抓了他们,东西也是要给民国政府。黄瑞刚摸着头说,那倒……真不一定,营长说了,拔出萝卜带出泥,说不定会牵连带出驻防旅部或者团部长官的恶心事儿,打掉这么帮吸血鬼就算了,弄得越干净越好。
  如此,老旦便动了这心,这和打土匪没甚区别,且还是做好事儿,取之不伤德行。老旦和二伢子、黄瑞刚商量周详,他们抓人,黄家冲趁火打劫,不杀人不放火,东西打包就走人,真个是计划周详。那帮二道贩子油惯了的,见一个连大头兵来了,忙揪着领头的两个送好处,还问是否又有武器要往外卖。带队的二伢子不由分说就绑了人,一屋子贩子打得满地乱爬,交代了仓库所在。
  仓库就在屋后不远,黄瑞刚带穿着军装的老旦等人进去,大车小车搬了个干净,竟有二十多车的武器弹药、药物食品,还有美军、日军的各种装备,仓库里还藏着有三辆卡车。黄瑞刚交代给老旦就带人收兵。老旦笑得嘴都裂了,武器弹药和药品食物在卡车上装得满满的,剩下那些没用的装备和补给一把火烧了。离开后周围的百姓蜂拥而至,火里抢得一片木板儿都不剩。这倒也好,由此便成了百姓哄抢,再也找不出赃物去向。
  老旦等人开着车来到住处,准备再买些用的东西就返回。黄瑞刚穿着便衣又来了,说审人审出了事儿,一个二道贩子说里面很有些武器弹药是74军一支部队出钱买的,因为上面答应的东西兑现困难,他们逼急了就买黑市上的。老旦说那和咱有啥关系?活该他们倒霉。黄瑞刚咂了咂嘴说:“本来也是,但还是来和你说一声,买这批货的对口军官,是74军57师169团副团长王立疆,你的老朋友。”
  这下老旦干瞪眼了,空欢喜一场,竟抢了兄弟的私货。老旦挠头想了片刻,背着手在屋里走了两圈,对黄瑞刚说:“你帮俺问清楚,王立疆兄弟在啥地方?”
  众人听说要拉着三大车东西去常德一趟,又可惜又高兴。老旦分了多半车东西给黄家冲,又买足了山寨过冬的东西。折腾这小半个月,玉兰身体不堪,老旦便让朱铜头和梁七开车先带她回去,他们把东西送到常德便回黄家冲。
  “你不能不回来!”玉兰揪着他的耳朵喊。
  从长沙奔西北方向,再过益阳走150里地,便到了有湘中粮仓之称的常德,一路畅通无阻,有部队拦截,知道他们是给进驻常德的57师运送武器弹药,便一路放行。车一进城老旦就觉不妙,百姓正在逃离,城墙上堆着沙包,成群的暗堡在修,火力点密得坟头一样,这里竟要打一场仗么?
  王立疆接南城门卫兵电话,得知老旦来了,高兴地迎出老远。师长逼着他筹备武器弹药,但74军装备部捉襟见肘,竟是一支步枪都给不了。倒也不是故意刁难,而是74军本就在上次战役打得弹尽粮绝,如今穷得军长王耀武都在卖家具,参谋部的官员还有穿两只不一样鞋的。57师师部筹集了一笔钱,却没地方去搞枪支弹药。王立疆和柴意新团长愁得没辙,就找了二道贩子,给了小一半定金,半个多月也没下文,他还以为半箱子大洋打了水漂,被二道贩子黑了,却不想老旦竟给运来了,连大洋都给运回来了。他得知经过,一下下拍着老旦的肩膀,说你就是我的活菩萨,我啥时候遇到坎儿,你必然来帮我过关,你这样的兵我该多抓几个,值啊!
  “你知道最近的国际局势么?”王立疆给他和二子倒着茶。
  老旦摇了摇头,又说:“啥叫国际局势?”
  “就是……这么说吧,你知道日本鬼子现在不光是和咱中华民国打,还和美国英国打,对吗?”王立疆给自己也倒了一杯,坐下摘了帽子。老旦点了点头。
  “日本和德国、意大利前几年成立了法西斯联盟,就是狼、狈和狐狸的关系,都不是好东西。咱们和美国、英国、法国等国家成立了反法西斯联盟,他们一伙,咱们一伙,明白不?”王立疆用茶杯分堆儿做着比方。老旦忙点头。
  “现在这个法西斯联盟开始走背字儿了,意大利完了,独裁头子墨索里尼都下台了,日本鬼子的日子也不好过,美国人在太平洋上把他们打得很惨,把他们的舰队啦飞机啦打得快差不多了,你知道鬼子为啥这一年在中国没啥动静么?动不起!他们后院起火,家里天天被美国人扔炸弹呢。”王立疆往茶杯里扔了一块冰糖,咚地溅起水花。
  “好事儿呀,那这常德……”老旦指着外边说。
  “正要说到这儿……不管出于什么原因,可能是想隔断中国和东南亚的联系,也可能是想先解决第九战区,鬼子从9月份开始调兵频繁,一动就几万人。他们调兵,咱们就跟着动,大家摆开了准备开打,看来看去,常德很可能是战场之一呢。”
  “来了就打呗,第九战区这么多部队,还怕他几万人?”二子不屑道。
  “鬼子或许投入十几万人,而我们的部队太分散了,常德如果打起来,只有我们一个57师,缺人缺枪啊。”王立疆说罢叹了口气。
顶一下
(1)
10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栏目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