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原创文学网 - 纯净的绿色文学家园 !

雨枫轩

援赴常德

时间:2017-02-10来源:网友提供 作者:冰河 点击:
狗日的战争2(全文在线阅读) > 第八章  援赴常德

  魔咒样的厄运始终折腾着玉兰的肚子,半年怀了两次,都不过一月便掉了,怎么小心也存不住,像被霜打的丝瓜。玉兰恨不得缝起来兜着,躺在床上不动,仍止不住孩子的掉落。神婆没了,其他山寨来的巫医束手无策。老旦使不上劲儿,帮不了忙,除了心疼别无他法。麻子妹猜是子宫受损,已经是习惯性流产,怀孩子基本无望。她不知从哪里搞来奇怪的套子,红着脸让老旦用上,说这就能免了玉兰妹子的苦。断绝了这希望,玉兰哭了一些日子,认了命,反倒心情好起来。老旦带来的巧巧和她很是厮密,眼见着也大了,名为干姐妹,处得真和女儿一样,多少算个慰藉。玉兰知道梦想的那一串叫“旦咪”的孩子一个也不会来,便珍惜起这缘分带来的丫头。多半年之后,老旦乖乖地用上了那奇怪的塑料套子,却勒得不会耍了,憋得没感觉了,弄得不清不楚的。这玩意的用处却一目了然,兜上二斤水都破不了,吹个气球都能飞好远。他过了好一阵才适应,知道这玩意儿来之不易,琢磨如何谢谢这有心的麻子妹。
  黄家冲无风无浪,无灾无喜,周围的山寨各自衰落,收编的收编,内乱的内乱,唯独黄家冲香火不倒,神鬼不近。黄老倌子名声在外,却深居简出,大山里全是他或豪壮或可怕的传说,还有一个鸡巴比驴长的二当家的小故事。陆家冲被悄悄崛起的党家冲攻打,打不过了就派了三当家来求援。黄老倌子讨厌这陆家冲人稀泥软蛋的操行,却容不下党家冲人半匪半红的妖怪模样,这帮缺心眼的家伙受了赤匪蛊惑,山寨里插起红旗,大当家听说还入了共产党。那个方圆三百里首屈一指的流氓,每月都要睡一个黄花闺女的下三滥,竟打着革命的招牌出来现眼。黄老倌子让老旦带兵前去。老旦原本有负担,怕又是阿凤他们搞的事,问明白了才知是党家冲自去认爹,想借此狐假虎威趁机扩张。共产党穷得没人待见,湘潭那边不见起色,无来由撞来一个,忙不迭给他封了个官儿,两边八成还没打照面儿。
  “赶紧灭了这帮东西,越快越好。”黄老倌子对老旦说。
  久不用兵,枪都变沉了。二子等弟兄收拾武器,捣鼓了好几晚上,机枪里面长满了青苔,手榴弹上蹿出可爱的蘑菇,迫击炮麻雀做了窝。只有步枪个个完好,皆因大薛没事儿就挨个儿擦着用着。老旦挑了五十精兵,选了骡驴,披挂整齐准备出发。朱铜头的老婆就要生第二个,老旦令他留下。二子换了一个血红的眼罩,说他们不是喜欢红色么?俺让那些假赤匪看见就吓个半死。
  二子这话启发了老旦,那就吓吓他们呗。老旦令黄家冲的铁匠们连夜打造了五十多面铁面具,全部染了红漆,一行人上驴戴上,吓得门口的小匪以为见了鬼。玉兰竖起了大拇指,说你们这黄家冲的红脸鬼兵吓也把共产党吓死了。她不再和老旦说共赴沙场的话,只让他手下留情少杀几个。老旦颇感欣慰,玉兰开始相信血债血偿,杀人多了,终归伤了自个的孩子。
  陆家冲人带路直奔党家冲,黄老倌子让老旦围魏救赵,先把根儿拔了。党家冲三面环山,和黄家冲地势相仿,这山寨靠造贩烟土捞了不少钱,这两年弄得颇为粗壮。老旦在山顶用望远镜一看,就知道这是纯粹的土匪,钻进山里不好打,要是都在山寨里,就和捅个鸡窝差不多。山寨的防卫漏洞百出,工事建得一炮都扛不住。两个炮楼看着威武,却不想旁边山上能扔下手榴弹和炸药包,基本是个棺材。全山寨红旗飘飘,阵势吓人,但党家冲一百多人正在攻打陆家冲,里面定是个虚的。
  老旦和陈玉茗研究了地形,在西南边选了一处死角,趁夜用绳索顺下去二子和陈玉茗等十几个人。大薛故伎重演,趴山顶上悄无声息地敲掉了几个炮楼和寨门上的卫兵,在这个神枪手的掩护下,二子带人去开了寨门,陈玉茗和海涛等制服了炮楼里的笨蛋。两挺机枪架在了炮楼上对着山寨。老旦让匪兵戴上面具,涌进了党家冲。二子端着机枪,摩拳擦掌准备大开杀戒,可土匪们还睡得呼呼的,一个都没出来。老旦哭笑不得。二子一直走进党家冲大当家的睡房里。党老大正搂着两个妮子睡,每个只十三四岁光景。老旦让人点了灯,将睡成一团泥的党老大堵了嘴麻袋装了。二子见两个漂亮妮子光着屁股躺成一串,看得眼都直了。老旦见他可怜,就带大伙出来,让这小子在里面解馋。十多分钟后二子叹着气出来,说这两小姑娘哭哭啼啼的,真下不去鸡巴。老旦说那你就带她们回去呗,直接当了老婆不好?二子却晓得大义,说如此咱就成了土匪,给黄老倌子脸上抹黑了。老旦说他装蒜,别看女子小,定早就都被耍豁了,你是想要黄花闺女呢。
  捣毁党家冲兵不血刃,五十精兵占领了山寨各处,党家冲的人吓得门不敢出。几十个留守的党家匪都捆好了扔进洞里。老旦让弟兄们将党家冲翻了个底儿朝天,值钱的全带走,能用的枪炮缴获,炮楼炸了,各种烟土和红旗一把火全烧了。老旦又派出一个小匪奔赴陆家冲送信,党家冲的人一听就该往回跑了。老旦让大伙吃饱穿暖,管住各自鸡巴,静静地等着党家冲的二当家和三当家带着匪兵回来。
  等了两天,匪兵还没来,来了两个共产党,说和党家冲大当家的约好了来商量收编一事。二子按老旦的办法,捉住这俩抽了顿鞭子,扒光了再赶出山门。两个倒霉鬼光着屁股跑了,说你们党家冲如此背信弃义,涮我们玩,早晚来收拾你们。二子闻听就把这俩舌头割了,人回去就行了,多这两张嘴毫无用处。
  党家冲的人疲惫归来,二当家和三当家叫不开门,气得鼻子冒火。老旦登上山门让他们放下武器。这二当家是个莽汉,拿枪就要打,几支狙击步枪打烂了他的脑袋,三当家扑通就跪了。
  老旦带着党老大和战利品回了黄家冲,黄老倌子当着陆老大的面儿骂了党老大,说你再和那帮红了吧唧的东西勾搭就灭了你,再敢卖烟土也灭了你。党老大一口一个是,问要不要每年进贡?黄老倌子大方免了,说不卖烟土,你日子未必好过,过几年再说吧。党老大又说你们的人打了共产党,他们都以为是我干的,以后他们队伍来打我咋办?老旦在旁边说话了:有这事你就来找俺,烦不着老倌子。黄老倌子点头称是,让老旦退还了他们所有的武器和钱财。党老大感激涕零,大庭广众地问二子要不要那两个小丫头?一大屋子人看着二子,二子的脸红得和猴腚似的,说要想要早就要了,你个球积积德,给她们找人嫁了吧。
顶一下
(1)
10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栏目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