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原创文学网 - 纯净的绿色文学家园 !

雨枫轩

不记得你是谁(3)

时间:2017-02-09来源:网友提供 作者:范小青 点击:
  他想把自己的判断跟金师母说一说,但他只是张了张嘴,没有出声,就打消了这个念头。金师母正在看“天天讲历史”,看这个节目的时候,金师母是不会搭理任何人的。老金曾经批评过这个节目,说它把历史媚俗化、粗俗化、简单化、肤浅化等等,可是金师母说,她看的就是这些个“化”。 
  老金重新回到史书里,他又看了一遍刚才那段记载,心情平稳多了,怀疑也渐渐地退去,有什么好奇怪的,史书上也有许多以讹传讹的东西,不足为证。到底有没有两个吴侍郎,能不能证实有一个或者有两个吴侍郎都不会影响老金要写的这个吴氏故居,反倒给那有许多沉闷古板的老宅,带来一些生动的因子。这些因子像蝴蝶一样在老金的眼前飞舞起来。 
  老金睡了一个踏实沉稳的觉,他还做了十分美好的梦。他觉得这是两个吴侍郎给他带来的美梦,他既然可以不计较有一个还是有两个吴侍郎,那么还有什么事情可计较呢。早晨老金神清气爽地打开房门,就看到生意人的老婆又在院子里晒衣服了,太阳还没升起来,她已经把院子占满了。老金说,你又洗衣服了?她一回头,冲老金一笑,把老金吓得三魂走掉了两魄,他赶紧用手撑住脑袋,他怕最后一个魂魄也逃走了。生意人的老婆见老金扶住了头,赶紧说,金老师,你怎么了?你生病了?你头昏吗?老金话到嘴边,硬生生地咽了下去。 
  她嘴唇边那颗痣又出来了!难道她又用激光打出一颗痣来了? 
  生意人的老婆还在一连声地关心着老金:金老师,你头昏了吧?金老师,你是不是觉得天地房子都在转?你恶心吗?想不想吐?你眼睛里是不是有许多金星在乱冒?你有颈椎病还是晕眩症?老金眨了眨眼,他眼睛里没有金星,倒是有许多紫红色的痣,这些痣生动而夸张地飞舞着,把老金的头脑舞得发晕,晕成了一团乱麻。 &star=3#84753
  我连有没有两个吴侍郎都不在乎,我为什么要在乎有一颗痣还是没一颗痣呢?老金想转身走开,离开这个女人,离开这颗痣,可是他迈不动脚步,他的腿脚沉重无比,就像被钉住了。他怀疑自己无意中走了一个怪圈,一旦发现与己无关,赶紧要想走出来,可是他已经走不出来了,因为他无法对一颗或有或无的痣熟视无睹。 
  老金断定这不是同一个女人,是两个不同的女人。也就是说,生意人包了二奶。根据老金的分析和判断,洗衣服的这个是生意人的正式的妻子,那个没有痣的是二奶。他觉得生意人这样做不地道,把租房搞成了后宫!他最终还是忍不住把这件事情揭发出来了。 
  老金是考虑再三才说出来的,他也做好了充分的准备,准备着生意人的老婆大吵大闹,也准备着生意人来跟他算账。不料生意人的老婆听了老金的揭发却笑起来,她说,金老师,你搞错了,他没有包二奶。老金告诉她,她不在的时候,有另一个女人住在这里,她跟她不一样,脸上没有痣,而且,不喜欢洗衣服。可是生意人的老婆仍然不肯接受老金的话,她笑着说,如果他有二奶,我才是二奶。老金有点儿蒙,难道我搞错了,那个不洗衣服的才是?这个女人又笑着说,不过我得告诉你,他还没有结婚呢。老金愣了半天,才说,那就是说,他有好多女朋友,至少不是你一个。她听了,还是笑,说,女朋友?什么女朋友?金师母插嘴说,你还孔夫子放屁文绉绉呢,人家没有这样的叫法了,结婚没结婚,只要一起睡觉了,都叫老婆。老金已经没有退路了,他已经被抵到了墙角,但他还在挣扎着,他说,至少,至少,昨天来的不是你。女人说,怎么不是我,我在院门口还和你打招呼呢,金老师你真幽默。说着说着,她又和金师母一起笑了,她真是个喜欢笑的女人,竟然还带动着大半辈子都不喜欢笑的金师母也笑口常开了。 
2007-11-19 9:37:54举报帖子 
使用道具 
    幸运星 
 
 
等级:版主
文章:6910
积分:38536
门派:无门无派
注册:2006年12月5日第 24 楼      
 
 
  老金这大半辈子的日子过下来,还从没有人说他幽默,他身上什么都不缺少,缺的就是幽默。生意人听了老金的幽默,也和老金套近乎说,金老师你蛮会忽悠女孩子的啊,现在女孩子最欣赏的就是男人的幽默,老不老,有钱没钱,都不太重要,重要的是你幽默不幽默,会不会抡圆了忽悠,这年头忽悠就等于幽默。 
  接下来几天,生意人的屋子里,就没有了女人的踪影,一个女人也不来了。老金见金师母眼睛一白一白的,他知道她不想听他说生意人的女人,他就没说,但他心里一直在想,你看看,你看看,被我说穿了,心虚了,就不敢来了。这些堆积起来的想法,没有从老金嘴里出来,但它们得找个出口,从老金的眼睛里出来了。金师母走过老金身边的时候,感觉到老金眼睛里有一股气往外冒,这股气竟然把金师母镇了一下,金师母伸手在老金眼前晃了晃,又伸出两根手指说,你看得清这是几吗?老金气得说,你以为我瞎了?全傻了? 
  女人果然有一段时间没再来,生意人屋子里又乱七八糟了,金师母空下来的时候,进去帮他打扫打扫。本来老金以为自己识破了生意人的假局,还有些得意,但现在老金又觉得有点儿愧对生意人了,他想躲着点生意人,可生意人却追着老金说,金老师,你说我有好多老婆,结果弄得我一个老婆也没有了。老金辩解说,我没有说她们都是你的老婆,我只是看到她们长得不一样,一个脸上有痣,一个脸上没痣,一个喜欢洗衣服,一个不喜欢洗衣服。生意人说,两个怎么可以呢,你又不是不知道,现在不允许讨两房,那是犯法的。老金说,你如果不跟她们领证,反而不犯法,一个愿打一个愿挨,各有所图,只是小心别穿了帮,留神后宫打起来就麻烦了!生意人大笑起来,说,金老师,他们说你幽默,我以前没有看出来,现在才发现,你还真的很幽默。 &star=3#84754
  金师母起先一直待在一边拣菜,没作声,这会儿忍不住挖苦老金说,他这个人是不幽默的,他的眼睛倒蛮幽默的,会挑拨离间呢。生意人又笑了,说,没事的,这种女人算什么,一堆肉,高兴了玩玩而已,不来就不来,有钱还愁没女人?老金很过意不去,说,是我多嘴,对不起,破坏了你的家庭。生意人说,家庭?同居家庭?金老师,你真幽默! 
顶一下
(2)
10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栏目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