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原创文学网 - 纯净的绿色文学家园 !

雨枫轩

神婆之死(4)

时间:2017-01-21来源:网友提供 作者:冰河 点击:
  入夏的一天夜晚,老旦刚抱着玉兰滚到床上,准备撒下憋了半月的种子,二子咚咚地砸起了门。他说天上的月亮被狗吃了,赶紧上山和他一起放炮。老旦大不乐意,说你去放你的,俺自有的放。二子不依不饶,说村里老人都讲过,天狗来了要将它赶跑,否则吃庄稼吃小孩。玉兰听着害怕,就拉着老旦起来,他们一同上了二子的山坡,见月亮就要被吃得不剩。这里已经跑来无数的村民,拿着盆抱着锅的,排着队看着二子的望远镜。二子大咧咧地呵斥,让他们别看坏了。小匪们拿出鞭炮开始燃放,村民们敲起锅盆喊着各式的谚语。黄老倌子也披着棉袄走来,见鞭炮无力,掏出枪来就是几下。匪众们受了鼓舞,纷纷乱枪齐鸣,一颗颗子弹拖着流光,射向只剩一个光圈的满月亮。
  “月神,给我一个孩子吧。”玉兰缩在老旦怀里,瞅着天上那吓人的东西轻轻说。
  “咱一会儿就种一个去。”
  “要两个,一对儿的。”玉兰笑道。
  “那就仨拉倒,俺听说过一窝三个的,和老头花生似的。”老旦暗中摸了下玉兰的肚子,柔软温暖,却微微地发着颤。
  “你让我生几个都乐意,名字我都起好了。”
  “叫个啥?”老旦惊讶道。
  “不管男女,往下排着叫大旦咪、二旦咪、三旦咪、四旦咪……”
  “这叫啥名儿啊?家里一窝子旦了,最后来个炸弹咪,旦就旦了,还咪啥?”老旦哭笑不得。
  “好听呢,我就觉得这样好听,一窝旦才好,我一叫你们吃饭,就喊‘我家的旦儿们,都吃饭来喽’。这多利索?”玉兰摸着他的腰,凉凉的手钻进他厚厚的棉袄。老旦咬牙忍了,可那只手不老实,还要往裆里钻,老旦忙鼓起肚皮卡住了它。
  “这么多人,你这匪婆色胆包天呢。”老旦鬼祟看着四周,见众人都看着天上的月亮,就掰下嘴来,满满地亲在玉兰的嘴上。
  “出来了,出来了,狗跑了,狗跑了……”山坡上欢呼着,枪声再度剧烈起来,黄老倌子哈哈大笑,二子鬼一样尖啸着。不知谁抬来了黄家冲的老土炮,炮口对着月亮足足地喷了一下,火光照耀着夜空,炮声在大山里回荡。而老旦全心地在黑影里亲着玉兰,他的月亮在她的脸上,她的太阳在他的心里,老旦明白了神婆说的“珍惜”二字,今晚他将奋力地继续耕耘。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栏目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