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原创文学网 - 纯净的绿色文学家园 !

雨枫轩

死地

时间:2017-01-15来源:网友提供 作者:古龙 点击:
碧血洗银枪(全文在线阅读)>第二六章 死地
 
   杂货店里没有柜台,一张摆着本账簿和一个钱箱的旧书桌,就算是柜台。马如龙在木桌旁一张板凳上坐下,看着张老实。
  张老实一直是个反应迟钝的人,脸上很少有表情。现在还是这样子。如果有人说他刚才在一招间就击败了淮南第一高手王万武,谁也不会相信。
  ──他这张脸是不是也被玲珑玉手玉玲珑易容过?──他本来是准?──能在一招间击败王万武的人有几个?马如龙盯着看了很久,忽然叫出了一个人的名字。
  “大婉。”
  “大碗?你要大碗?”张老实脸上绝没有丝毫异样的表情:“碗都在厨房里,你是不是要我去拿给你?”
  “我说的大婉是一个人。”
  “哦?”
  “你没有见过她?”
  马如龙叹了口气,慢慢的站起来,忽然出手,用食中二指去挖他的双眼。
  张老实的眼睛闭了起来。这就是他唯一的反应,除了眼睛外,他全身上下都没有动。马如龙当然也没有真的下毒手。他忽然发觉自己很笨,张老实就算真的是个老实人,一定也知道他绝不会真下毒手的,用这种法子,当然试不出他的功夫。问也问不出,试也试不出,应该怎么办呢?马如龙还不知道应该怎么办的时候,就已经知道又有主顾上门了。
  “笃,笃,笃”,木杖点地的声音,很远就可以听见。来的是两个人,两个人都是跛子,都拄着拐杖,只看他们的上半身,就好像是一个人。两个人的衣着,神态,容貌,都像是一个模子里铸出来的,都有一条弯曲扭斜,发育不良的腿,软软的挂在半空中,就好像有人把他们本来一条腿锯断了,把另外一条婴儿的腿接上去。看来有说不出的丑陋怪异。
  可是两个人脸上的表情都很严肃,而且充满了自尊自信。两个人唯一不同的地方是,一个人的缺陷,是在左腿,另一个人的缺陷,是在右腿。马如龙立刻想到了一个在武林中流传已久的故事,两个已几近神话般的人物。
  在极北的星宿海,有一对天生残废的孪生兄弟,一位叫天残,一位叫地缺。他们的性情偏激怪异,武功也同样怪异,他们所收的门人子弟,也都是跟他们一样的天生残废孪生子。
  江湖中人大多都知道他们,却很少有人能见到他们。星宿海的门徒一向很少过问江湖中的事,几乎从来没有人到过江南。跟传说中不同的地方是──
  星宿海的子弟装束都非常怪异华丽,有的人身上甚至穿着真是用珍珠缀成的珍珠衫,一种与生俱来的自卑,使得他们更喜欢炫耀做作卖弄。这两个人的穿着都很平实,和一般正常人没什么两样。
  星宿海的子弟都一定要等到艺成之后才能入江湖,等到他们的师长已经认为他们有把握能不败的时候。残废练武本来就比正常人困难,他们能入江湖时年纪通常都已不小。
  这两个人却都是年轻人,最多只有二十三四。难道他们在这种年纪就已练成星宿海的独门绝艺?已经有把握能不败?
  这些虽然只不过是传说,但是一种已深入人心、根深蒂固的传说,往往比真实的事更“真实”,更容易被人接受。木杖点地的声音已停止,人已在杂货店里。马如龙转身面对他们,心里虽然已认定他们是星宿海门下,却还是问:“两位来买什么?”
  “我们什么都不买。”缺左足的人先开口,缺右足的人接着说:“我们只不过想来看看,你究竟是个什么样的人,居然能把王万武留住,是用什么法子留住的?”他们说的话既没有虚假也没有一点矫情做作。
  “我姓孙,名孙早,”缺左足的人道:“他是我的孪生兄弟,叫孙迟。”
  “因为我出世时比他迟了一点。”他们的名字也很平实,也不像传说中星宿海门人的那么故弄玄虚,故作神秘。
  孙早又道:“我们是孪生人,又天生畸形,这种人通常都喜欢冒称为星宿门下。”
  孙迟接着说:“所以你一定也认为我们是星宿海门下。”
  “但是你错了,”孙早道:“我们和星宿海别无关系。”
  “十年前我们曾经到星宿海走过一次,”孙迟接道:“我们也想找到传说中的异人,传给我们一点能够无敌于天下的绝艺。”
  “可惜我们失望了。”
  “那里只不过是一片荒无人烟的穷荒之地,夏日酷热,冬日苦寒,任何人都很难生存。”
  “我们告诉你这些事,只不过要你知道,我们的武功,都是我们自己苦练出来的。”
  “所以你如果也想留下我们,不必有任何顾忌。”
  马如龙一直在听,听他们说完了,心里忽然有很多感触。他们都是年轻人。他们不做作,不卖弄,不虚伪,不矫情,他们要自己闯出自己的名声,绝不倚赖任何人。他们虽然残废,但是绝没有一点自卑,并不自暴自弃。马如龙不想和这样的年轻人为敌。“我不想留下你们。”他说:“你们随时都可以走。”
  他们没有走,兄弟两人都在用同样的眼色看着他,一种很奇怪的眼色,先开口的还是孙早。
  “我们也看得出你没有把我们当作仇敌,”孙早说:“如果你是别人,我们说不定会结个朋友。”
  “你实在不是个奸险的小人,”孙迟道:“只可惜你是马如龙。”
  兄弟两人,同时叹了口气,同时转过身,“笃”的一声,以木杖点地,准备走了。他们好像也不想跟马如龙为敌。但是他们也没有走出去。
  他们的身子刚移动,腋下的木杖刚刚点在地上,张老实的手已扬起。马如龙只听见一阵极尖细的急风破空声,两根木杖就忽然从中折断,两样东西随着断折的木杖落下,竟是两颗花生。
  张老实喜欢喝酒。花生是最普通,也是最好的下酒物。张老实的桌子上总是摆着一堆花生。但是从来也没有人想到他能用花生打断坚实的木杖。用钢刀去砍,都未必能砍断的木杖。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栏目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