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原创文学网 - 纯净的绿色文学家园 !

雨枫轩

黄家冲的不速之客

时间:2017-01-15来源:网友提供 作者:冰河 点击:
狗日的战争2(全文在线阅读) > 第五章
  黄家冲的不速之客
 
  三个月后,玉兰的肚子风平浪静,并无突兀,只是仍不敢四处走动,也不敢胡吃海塞。麻子妹让她宁可床上吃成个猪,懒成个猴,也不能撇着腿四处乱窜。徐玉兰的火爆脾气受了治,发不得怨不得,为了孩子,只能乖得猫一样。小色匪常来探望,打耳光容易动胎气,老旦终于看见小色匪左右对称的脸。玉兰的肚子比江山重要,老旦自是细心照顾,别的不会,面条烙饼葱花炒蛋的倒还拿手。他盼着玉兰能生个七八斤的大胖小子,说不定还长得挺像有根。
  看着床上的玉兰,老旦会常想起胖乎乎的翠儿,想起满院乱跑、开始问怪问题的有根。他打心里念着他们,那是心里的两根针,想起来就扎得疼;又是心中的两棵草,想一次便长一截。黄老倌子弄来的报纸常有河南的消息,听说有了大饥荒,饿死了很多人,又有了大瘟疫,病死的也不少;鬼子还杀了人,照片上不少烧毁的村庄和成堆的尸体。黄泛区惨状千里,地图上覆盖了板子村。老旦看着一张模糊的照片,那是个被大水冲垮的村子,黄汤仍有半米之高,只剩一半的土墙上趴着饿死的野狗。黄老倌子仔细看着地图,告诉他这儿离板子村不过百里。
  老旦心凉如冰,心都像泡在了黄汤子里。好在还有酒,好在还有玉兰。老旦会在天气好的时候去找二子,扭过天文望远镜看着家的方向。望远镜里只有望不到边的青山,偶尔会看见匆忙飞过的鸟。新的希望挤着旧的悲伤,老旦努力让自己每天都笑,老人常说,喜欢笑的人,运气会好。
  长沙城回来的黄瑞刚和二伢子被关在山寨里,虽然吃好喝好,鞭子抽出的伤却化了脓,怎么也要养半个月。二人倒也不急着回去,身上的伤更不在乎。黄瑞刚屡次探着老旦的口风,撩拨他的心气儿,老旦统统装糊涂。他佩服这两个一心想成就军人荣誉的小弟兄,却也不上这个当,这时候被他们拽回去有点冤,很多该做的事,自有该去做的人,这么被轿子抬了去,八成又是九死一生。
  老旦这天光膀子擀着面条,想给玉兰做一碗不带辣椒的炸酱面。山寨的牛角哨突然响了。老旦扔下擀面杖,也不顾一身面粉,抓起长枪短枪就跳出了门。这是紧急号,除非有外敌入侵,它是断不会吹的。
  弟兄们蹬蹬地跑过山路,一个个像灵巧的山猫,大家衣衫不整却披挂满身,这还是突击连的好习惯。今天无事,想必多在睡懒觉,只是不见朱铜头。老旦欣慰地唤着他们,知道就算光着屁股,他们依然有很强的战斗力。几个匪头正带人训练,此刻也鬼魅一般从山林跳出来。众人都跑到山寨中间的防卫工事里,这是黄老倌子前些年修筑的工事,看着并不起眼,其实坚固有效。它是一串地道连通的碉堡,三个封闭的碉堡密布着居高临下的射击孔,两个敞篷的用于放置迫击炮。五个碉堡都是青石条加泥土麻包两层垒就,用铁条箍成笼子一样,再围了密密的爬山虎,远看和山丘毫无二致。山寨大门和进山寨的道路、吊桥都在这碉堡群的火力覆盖之下。三挺机枪和两门迫击炮,再加上三十多支步枪,除非敌人拉来山炮,否则一个也进不来。
  黄老倌子果然在这儿,正用望远镜看着山门。射击孔站满了匪兵,迫击炮手正在调整射击诸元。老旦暗自佩服,这帮匪兵的警觉和快速并不亚于他们几个,黄老倌子早就将他们训得精熟。见老旦来了,黄老倌子递给他望远镜,指着下面说:“来了找事儿的……”
  老旦看去,见山门的塔楼和工事里站满了匪兵,门外停着十几匹骡马,马上的人一个个五大三粗,有的背着刀枪。二当家黄贵在山门上和他们说着什么。老旦再看山路远处,雾蒙蒙的什么都看不到。
  “是什么人?”老旦问。
  “不清楚,反正不是湖南的。”黄老倌子道,“带枪的都穿皮靴,周围几个山寨没这号人。”
  二当家和身边的匪兵说了几句,匪兵下了塔楼,飞快地跑上了碉堡工事。
  “他们是共产党,要和老倌子谈点事儿。”匪兵对黄老倌子说。
  “娘了个逼的,和我谈点事儿?他们忘了杀我兄弟的事儿?也忘了我砍了他们几个人的头?”黄老倌子低头想了想,“这帮叫花子想干吗?要跟老子谈事情,还背着枪?”黄老倌子哼了一声。
  “他们说远道而来,一路山寨多,枪都是用来防身的,如信不过,放下就好。”匪兵又说。
  “他们的头儿是中原口音,还有个女的。”
  众匪都看着黄老倌子。老汉犹豫了下说:“放人进来,升寨堂。”
  “不缴械?”老旦忙道。
  “这么几个人,还有个女娃,都背着机枪又如何?有你在,他们能动了我?”黄老倌子冲老旦不屑地笑了下。老旦却没笑,让二子等带人到寨堂里布置暗枪,两支枪死盯住一个,有人敢摸枪就放倒。
  “你倒松心,他们万一带了手雷呢?”老旦在黄老倌子身后嘟囔。
  “别让玉兰知道。”老汉回头低声说。老旦会意,心里咯噔一下。
  寨堂里匪兵齐整,刀枪林立,当家的都按座次坐了。寨堂四周有暗藏的射击位,上面还挂着藤编的吊箱,里面装着二子埋伏的匪兵。大薛的狙击步枪可以看到任意角度,此时正指着来人的头目。老旦坐在黄老倌子左手边,手枪顶上了火。他听说过这些怎么打也打不完的共产党,伤兵医院的弟兄也有和他们交过手的,说这是一群没法讲理的暴徒,贼能吃苦,也贼能拼命,国军几十万愣是围不住,但要是鬼子不来,这帮叫花子就被蒋委员长收拾在蛮荒之地了。他们被打得都成野人了,一路逃着还喊北上抗日,妈妈的陕西甘肃的哪有鬼子?鬼子全面侵华之后,蒋委员长把几百万军队都堵到东边去了,实在没精力收拾他们,就咬牙接受了他们的条件,将他们剩下的人收编了。
  共产党怎会从这儿冒出来?不是都跑了么?北上了么?这些人和土匪并无二样,他们枪支各异,贼眉鼠眼,有的缠着头巾,有的戴着眼镜,脖子上满是泥垢,裤裆里臊气哄哄。只有前面的两个不太一样,一个戴着奇怪的军帽,双肩端得绷直,脸上带着大户的微笑,走路有些像……划船,一只脚或略有残疾;一个身材顺溜,面庞清秀,梳着甩甩的辫子。老旦一下被这张脸吓着了,他以为定是认错了人。可这女人也被老旦吓着了,双手捂住了漂亮的小嘴。她是阿凤。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用户名: 验证码: 点击我更换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