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原创文学网 - 纯净的绿色文学家园 !

雨枫轩

不老实的老实人

时间:2016-12-28来源:网友提供 作者:古龙 点击:
碧血洗银枪(全文在线阅读)> 第二三章 不老实的老实人
  
  铁震天那一扑,本来已经是他最后的一击,生死都在这一击,他已抱定必死之心。可是他没有死,因为他根本没有扑过去。这一次是马如龙拉住了他的腰带。
  绝大师本来已准备迎上来的,也没有迎上来。笑声一起,绿雾飘散,他的动作忽然停顿,没有表情的脸上忽然露出种奇怪的表情。然后他就已看不见铁震天。
  这一阵绿雾就像是从魔童嘴里吹出来的,小小院子忽然间就已被笼罩,除了这一片雾外,什么都看不见了。这时候马如龙已经带着铁震天回到了他的杂货店。
  绝大师他们什么都看不见,马如龙当然也看不见。但是他毕竟已经在这里住了好几个月,陶保义的家他也来过。他的顾忌也没有绝大师他们那么多,他不怕被暗算,也不怕撞破头。一个本来已经准备要死的人,还怕什么?所以他回到他的杂货店。
  睡得早的人,通常也起得早。附近都是早睡早起的人家,平常在这个时候,杂货店早就开门了。
  今天却是例外,马如龙带着铁震天,从旁边一条窄巷绕到杂货店的后店,从后墙跳进去。
  铁震天显得很衰弱,刚才那一击,虽然没有击出,可是他已将力气放出,放尽。马如龙拉着他走,他只有跟着走。但是他并没有忘记他的兄弟,铁全义虽然不是他的亲兄弟,但是多年以来,他们出生入死,同生共死,他们之间,也已有了种比血还浓的感情。
  “我不能把他留在这里。”铁震天道:“我们一定要回去把他带出来。”
  现在回去已来不及了。
  “他们要的不是他,是你。”马如龙道:“你还没落入他们的手里,他们绝不会对付他。”
  这杂货店的后院,格局也跟陶家的后院差不多,只少了口井,多了一间屋子。张老实住的屋子。屋子的门开着,张老实不在屋里,也不在厨房里,谢玉仑在,仿佛已真的睡着,马如龙悄悄地推门进去,没有惊动她。
  他让铁震天在他平日常坐的那张旧竹椅上坐下,又到前面去把一桶盐,一箩生鸡蛋都提了进来——张老实也不在店里。
  吞下一大把盐和两个生鸡蛋之后,铁震天才问:“这就是你的杂货店?”
  “嗯。”
  “床上这个女人是谁?”铁震天又问:“是你的老婆?”
  马如龙不能回答。他不想骗铁震天,可是他也不知道是应该承认?还是应该否认?他根本不知道应该怎么说。
  铁震天也没有再问,忽然叹了口气:“你不该把我带回这里来,绝对不应该。”
  “我一定要把你带回到这里来。”
  “为什么?”
  马如龙道:“因为这里有个人说不定可以治好你的伤。”
  铁震天眼睛发出了光,他不能不兴奋,只要有人能治好他的伤,他就有把握可以对付绝大师。就因为他一直对自己太有信心,太有把握,所以他才会以掌力和绝大师硬拼。但是现在他已不会再犯同样的错误。
  “谁能治得好我的伤?”这句话他正想问,还没有问出来,一直沉睡着的谢玉仑忽然说:“你实在不该把他带回来的,因为这里根本没有人能治好他的伤,除了谢家的人之外,谁也治不好他的伤。”
  “可是你..”
  谢玉仑忽然张开眼,瞪着他:“我不是谢家的人,我只不过是这个杂货店的老板娘。”
  还是同样的话,同样的意思。她知道这是她唯一能逼马如龙说出真相的机会,她当然不肯放弃。铁震天忽然站起来,又吞了一把盐、两个蛋。“我走。”他真的要走了。
  他纵横江湖二十年,当然已看出这其中一定别有隐情,他不想让马如龙为难。
  谢玉仑不让马如龙开口,抢着道:“你本来早就应该走了。”
  想不到铁震天却又坐下去!
  “我不能走。”
  “为什么?”
  问话的人是谢玉仑,铁震天的回答却是对马如龙说的。“我留在这里,他们来找你的时候,我还可以帮你跟他们拼一拼。
  “找我?”马如龙问,“他们会来找我?”
  “现在他们第一个要找的人是你。”
  马如龙不懂。铁震天又叹了口气:“你真的认为他们不相信你说的话?”
  马如龙道:“你认为他们相信?”
  铁震天道:“绝对相信。”
  马如龙道:“他们为什么不承认?”
  铁震天道:“因为他们如果承认你说的是真话,承认你就是马如龙,他门就得放我走。”他冷笑,“既然我们都已落在他们掌握中,谁也逃不了,他们为什么要承认,为什么要放走我?”
  马如龙怔住。现在他已经不想笑了,现在他才知道,江湖中人心的险诈,绝不是他所能想象得到的。谢玉仑一直在盯着他,忽然挣扎着坐起来。
  “你就是马如龙,”她的声音已嘶哑,“你就是那个阴险恶毒、无恶不作的马如龙?”
  马如龙只觉得胸中忽然有一股气涌上来,是血气,也是怒气。
  “不错,我就是马如龙。”他的声音也已嘶哑,“我就是那个无恶不作的马如龙。”
  铁震天怔住。
  近年来,世上已经很少有能够让他惊怔的事,可是,这个女人明明应该是马如龙的妻子,为什么不知道马如龙就是马如龙?
  谢玉仑仿佛也已怔住,过了很久,才叹出口气:“你不是那个马如龙。”
  “我是。”
  “你不是,绝对不是。”谢玉仑道:“那个马如龙阴险恶毒,什么事都做得出。”她的声音忽然又变得温柔,”可是我跟你在一起已经有三个月零二十一天,我看得出你绝不是个坏人。”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栏目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