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原创文学网 - 纯净的绿色文学家园 !

雨枫轩

雪山飞狐(二)

时间:2016-12-25来源:网友提供 作者:金庸 点击:

   众人一望山峰,不禁倒抽一口凉气,全身冷了半截。那山峰虽非奇高,但宛如一根笔管般竖立在群山之中,陡峭异常,莫说是人,即令猿猴也是不易上去,心中都将信将疑:
  “本领高强之人就算能爬得上去,可是在这陡峰的绝顶之上,难道还会有人居住不成?”
  那老僧微微一笑,在前引路,又转过两个山坡,进了一座大松林。林中松树都是数百年的老树,枝柯交横,树顶上压了数尺厚的白雪,是以林中雪少,反而好走。这座松林好长,走了半个时辰方始过完,一出松林,即到山峰脚下。
  众人仰望山峰,此时近观,更觉惊心动魄,心想即在夏日,亦难爬上,眼前满峰是雪,若是冒险攀援,十成中倒有九成要跌个粉身碎骨。
  只听一阵山风过去,吹得松树枝叶相撞,有似秋潮夜至。
  众人浪迹江湖,都见过不少大阵大仗,但此刻立在这山峰之下,竟不自禁的忽感胆怯。那老僧从怀中取出一个花筒火箭,晃火折点着了。嗤的一声轻响,火箭冲天而起,放出一道蓝烟,久久不散。
  众人知道这是江湖上通消息的讯号,只是这火箭飞得如此之高,蓝烟在空中又停留这么久,却是极为罕见。众人仰望峰顶,察看有何动静。
  过了片刻,只见峰顶出现一个黑点,迅速异常的滑了下来,越近越大,待得滑到半山,已看清楚是一只极大的竹篮,篮上系着竹索,原来是山峰上放下来接客之用。
  竹篮落到众人面前,停住不动。那老僧道:“这篮子坐得三人,让两位女客先上去,还可再坐一位男客。哪一个坐?和尚不揩女施主的油,我是不坐的,哈哈。”众人均想:“这和尚武功极高,说话却恁地粗鲁无聊。”
  田青文扶着郑三娘坐入篮中,心道:“我既先上了去,曹师哥定要乘机相害子安。若是我叫子安同上,师叔面前须不好看。”于是向曹云奇招手道:“师哥,你跟我一起上。”曹云奇受宠若惊,向陶子安望了一眼,得意之情,见于颜色,当下跨进篮去,在田青文身旁坐下,拉着竹索,用力摇了几下。
  只觉篮子晃动,登时向峰顶升了上去。曹田郑三人就如凭虚御风、腾云驾雾一般,心中空荡荡的甚不好受。篮到峰腰,田青文向下一望,只见山下众人已缩成了小点,原来这山峰远望似不甚高,其实壁立千仞,却是非同小可。田青文只感头晕目眩,当即闭眼,不敢再看。
  约莫一盏茶时分,篮子升到了峰顶。曹云奇跨出竹篮,扶田郑二人出来。只见山峰旁好大三个绞盘,互以竹索牵连,三盘互绞,升降竹篮,十余名壮汉扳动三个绞盘,又将篮子放了下去。篮子上下数次,那老僧与群豪都上了峰顶。绞盘旁站着两名灰衣汉子,先见曹云奇等均不理睬,直到老僧上来,这才趋前躬身行礼。
  那老僧笑道:“和尚没通知主人,就带了几个朋友来吃白食了。哈哈!”一个长颈阔额的中年汉子躬身道:“既是宝树大师的朋友,敝上自是十分欢迎。”众人心道:“原来这老僧叫作宝树。”
  但见那汉子团团向众人作了个四方揖,说道:“敝上因事出门,没能恭迎嘉宾,请各位英雄恕罪。”众人急忙还礼,心中各自纳罕:“这人身居雪峰绝顶,衣衫单薄,却没丝毫怕冷的模样,自然是内功不弱。可是听他语气,却是为人佣仆下走,那他的主人又是何等英雄人物?”
  只见宝树脸上微有讶色,问道:“你主人不在家么?怎么在这当口还出门?”那汉子道:“敝上七日前出门,到宁古塔去了。”宝树道:“宁古塔?去干什么?”那汉子向阮士中等望了一眼,似乎不便相告。宝树道:“但说不妨。”那汉子道:“主人说对头厉害,只怕到时敌他不住,所以赶赴宁古塔,去请金面佛上山助拳。”
  众人一听“金面佛”三字,都吓了一跳。此人是武林前辈,二十年来江湖上号称“打遍天下无敌手”。为了这七个字外号,不知给他招来多少强仇,树上多少劲敌,可是他武功也真高,不论是哪一门哪一派的好手,无不一一输在他的手里。近十年他销声匿迹,武林中不再听到讯息,有人传言他已在西域病死,但无人亲见,也只是将信将疑。这时忽听得他非但尚在人世,而且此间主人正去邀他上山,人人登时都感不安。
  原来这金面佛武功既高,为人又是嫉恶如仇,若是有谁干了不端行径,他不知道便罢,只要给他听到了,定要找上门来理会,作恶之人,轻则损折一手一足,重则殒命,决然逃遁不了,上山这伙人个个做过或大或小的亏心事,猛然间听到“金面佛”三字,如何不心惊肉跳?
  宝树微微一笑,说道:“你主人也忒煞小心了,谅那有多大本领,用得着这等费事?”那汉子道:“有大师远来助拳,咱们原已稳操胜券。但听说那飞狐确是凶狡无比。敝上说有备无患,多几个帮手,也免得让那飞狐步了。”众人又各寻思:“又是什么厉害脚色?”
  宝树和那汉子说着话,当先而行,转过了几株雪松。只见前面一座五开间极大的石屋,屋前屋后都是白雪。
  众人进了大门,走过一道长廊,来到前厅。那厅极大,四角各生着一盆大炭火。厅上居中挂着一副木板对联,写着廿二个大字:
  不来辽东大言天下无敌手
  邂逅冀北方信世间有英雄
  上款是“希孟仁兄正之”,下款是“妄人苗人凤深惭昔年狂言醉后涂鸦”。
  众人都是江湖草莽,也不明白对联上的字是什么意思,似乎这苗人凤对自己的外号感到惭愧。每个字都深入木里,当是用利器剜刻而成。
  宝树脸色微变,说道:“你家主人跟金面佛交情可深得很哪。”那长颈汉子道:“是!我们庄主跟苗大侠已相交数十年。”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用户名: 验证码: 点击我更换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