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原创文学网 - 纯净的绿色文学家园 !

雨枫轩

重返地狱(9)

时间:2016-12-24来源:网友提供 作者:冰河 点击:
  中国不会亡,中国不会亡,你看那英雄的谢团长;
  中国一定强,中国一定强,你看那八百壮士孤军奋守东战场。
  四面都是炮火,四面都是豺狼。
  宁愿死,不退让,宁愿死,不投降……
  同胞们起来!同胞们起来!快快赶上战场,拿八百壮士做榜样。
  中国不会亡!中国不会亡!中国不会亡!
  这曲子曾经听过,是军队编给在上海守四行仓库的八百壮士的,那时听还没甚感觉,而此刻却弄湿了老旦的双眼。中国真的不会亡吗?麻子团长都走了,还要躲去黄家冲吗?他擦着脸上的雨水和泪水,前方的天空露出美丽的云霞,岳阳城染成了金黄,城外的工事已经遥遥在望了。
  城外百姓如蚁,雨伞如棚,竟是锣鼓喧天,美酒相迎。几百人迎在北门之外,还有几支部队冒雨列队,这城市竟把他们当英雄一样欢迎了。老旦忙让奔跑的战士们停下,让二子等人整肃队列,两百多人排成四列纵队,迈起有力的方步,整整齐齐地走向岳阳城。
  赞赏和钦佩的眼光洒来了,几位长衫老者手捧热酒,眼含热泪,用老旦听不懂的之乎者也夸耀着破衣烂衫的士兵们。老旦和王立疆被簇拥着走上街头,穿着奇怪的记者拿着老旦从没见过的机器,哗啦啦一阵狂闪,颇似鬼子炸弹的光芒,他吓得抱头蹲下找弹坑,慌忙中只见各色人腿在身边密密麻麻地乱碰着……
  岳阳城远不如武汉那般大气繁华,却也有几分大城气派,只多了些脂粉味。城外坚壁清野,城里仍一派祥和,挎着胳膊遛街的女人随处可见,还有拉着条狗的。老旦纳闷这儿的人为何不怕?鬼子不就在两百里之外么?他决定在岳阳住上两宿,趁早跑去黄家冲,省得被拖着跑不了。这想法令他脸红,饶是那么多百姓将他夸成了花,他仍不想留在这要命的战场,那块青天白日勋章的颜色颇像棺材上的“奠”字,怎么看都不吉利,活像是催人送命。老旦让王立疆带着回来的弟兄们归队,说他们这七个就先不编上去了。王立疆没问原因,却开玩笑说:“我要是再抓你,老天爷都看不过了……”
  在长沙汇报的钟大头赶不回来,得知他们回来,便让属下好生安顿。七个弟兄住在一个大堂庙里,还有酒肉。这里是钟大头的营部通讯处所在地,门口是他的卫兵。瘦猴长官是个少尉,招待大家吃喝一顿,老旦识相地把大卡车给了他,说就当是还钟大头的那辆。瘦猴少尉百般推辞,但老旦已然不用,便收下了,然后再被灌个大醉,早早抬出了庙去。
  战士们酒足饭饱,一个个找床找地儿倒头睡去,二子赖着不走,醉得胡说八道,说要出去找找女人,开了这二十一年还没硬过的苞。老旦让酒量最好的朱铜头拉他去睡了,塞个枕头给他抱着拉倒。他和王立疆将醉不醉,相看一眼,知道都是意犹未尽,二人呵呵一笑,老旦又帮王立疆满上了。
  “老旦,今天拍照的时候,你该把青天白日戴上……”王立疆端起杯说。
  “乱糟糟的,哪还想得起?”老旦也端起来,二人一碰,干了。
  “这照片八成全国都看得见,弄不好鬼子都看得见,你可就出名了。”王立疆拿过酒壶,给老旦先满上。
  “俺可不想出这名,要是哪一天又上了战场,鬼子就会指着俺说,先打这个,先打这个青天白日……”老旦做出端枪的样子,对着黑暗“乒”地开了一下。
  “我提醒过高团长,在撤退的时候换成战士的衣服,鬼子不傻,都是先打当官儿的。高团长不听,还骂了我几句,说就是被鬼子敲了,也不能丢国军的人……我是不如他啊,跟了他也几年了,就没个长进呢。”王立疆又给自己倒上,叹了口气,端着酒杯发愣。
  “谁硬得过他呦?才骂你几句,你忘了他打俺那一拳和两个耳光?现在这只耳朵还不好使呢。”老旦夸张地侧过脑袋,指着右耳说。
  “呵呵,两巴掌,打出感情了……高团长是个好军人,也是个好人,去村里儿抓你们之前,他在旅部掀了桌子。旅长让我们去几个村子抓兵,男的一律抓来,高团长不干,说这和鬼子有何分别?”王立疆独自把酒喝了,又说,“命令就是命令,我知道他不愿意,我就去了,总得有人做坏人,老旦,你们村儿里的后生死了那么多,我心里也难受,你……别怨我……”王立疆低下头,像在忍着眼泪。
  “算了王营长,咱都成兄弟了,你说的这是啥话?这是鬼子的错,充其量是政府的错,又不是你们的错……”老旦伸手拍了拍他的胳膊,王立疆见他的杯还空着,自嘲般笑了下,又给他满上了。
  “我参军的时候,总希望有一场大的战争,这才好成就自己,没想到战争是这个样子,怎么打也打不过,真不知要打到什么时候去。”王立疆看着院里排列整齐的枪说。
  “高团长到底为啥寻短见哩?”老旦还是想问一次。
  “你知道我们为啥被围么?”王立疆歪头看着老旦。
  “听弟兄们说,他是为了保护几百个落后的伤兵。哦,对了,那些伤兵呢?我只看到一百多个。”
  “说起来难受啊!我们完成任务后,发现这些被忘掉的伤兵,去接他们的车队被鬼子干掉了。我们带着这些伤兵转移时和鬼子交了火,一路跑得慢,才被鬼子在通城撵上了。我们藏进大楼,等着看有没有增援部队,鬼子给我们喊话,扔传单,一周之后,我们就知道不会有部队来了。伤兵没医没药,大家也都没有食物和水。高团长几经考虑之后,命令伤兵向日军投降……”王立疆最后几句压低了声音。
  “投降?这个……可不像团长做派!”老旦吃了一惊。
  “团长命令他们投降,说这样或许能保住性命,否则不用打下去,他们全得死,他会带着能战斗的弟兄突围。但团长也有顾虑,伤兵中有不少是军校生,很多人曾在部队参谋部门干事,甚至知道一些重要的情报,他们要是被日军俘虏,不知会有什么后果,鬼子也或许知道这些伤兵的价值,因此迟迟没有端掉我们……我们用一部电台和上面联系,上面给了答复,之后我们的电台就没电了。”
顶一下
(3)
10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栏目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