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原创文学网 - 纯净的绿色文学家园 !

雨枫轩

武汉大撤退

时间:2016-12-12来源:网友提供 作者:冰河 点击:
狗日的战争(全文在线阅读)> 第十八章 武汉大撤退
 
  俺死了么?
  俺死了几次了?
  俺离开家多久了?
  俺的翠儿,俺的有根儿,你们在哪?
  昏迷中,老旦脑海中不断念着这些问题。那个声音不是他,是谁也不知道,有点像十年前的袁白先生,有点像那个被炸死的小泉纯黑二。老旦觉得总是在小马河里漂浮,各式形状的尸体从身边无声滑过,水底有无数只手撕扯着他,他周身冰冷,脏腑却干枯燥热,他总想大喊一声,却憋得气都喘不过来。他找不到阳光在哪,因此分不清上下,脚底似乎有隐约的光芒,而头顶更是燃烧着火光,老旦拼命地游,却不知哪里是水面,哪里是岸边。就在要憋死在水里时,他猛地坐起来,眼前一片白光,剧痛像挣不脱的铁索,要把他拉回晕厥的黑暗。老旦紧咬牙关,头上滚下大串的汗珠,他很快发现脑袋看着左边,想看看右边,却是不能,再使劲就觉得要断。脖子上套了奇怪的东西,慌张中,听觉和嗅觉敏感起来,他渐渐听到周围的声响,嗅到消毒水的味道。
  这是一间干净的房子,窗帘是白的,床单和被子更白得耀眼,窗上有透亮的玻璃,床边放着干净的尿盆儿,连地面上都一尘不染。房里有浓浓的酒精味儿,还有浆洗过的棉布味儿,还有……女人的味儿。
  老旦手上插着几根管子,低头细看,鼻子里也塞着一根,原来憋气是这个玩意整的。
  “醒啦?”
  一个护士朝他走来,听声音是个女人,身量却像个爷们儿,几乎上下一般粗,凹凸也并不显著。她咚咚作响地走来,挥着膀子像要擒拿什么似的。她脸上蒙着一个大白口罩,仅露出脑门儿下一对小眼,老旦后来才知道她是个麻子脸。弟兄们都说口罩遮百丑,这人却遮不住,这号大傻娘们板子村一抓一把,咋就当得了护士哩?
  护士到了眼前,看了输液瓶子,将他身子一推,老旦顿时躺倒,疼得一阵抽搐,脖子也险些抽筋。
  “你轻点儿成不?你当是推驴磨呐?”老旦气不打一处来,一睁眼便遭如此虐待,可恨。
  “别乱动,你脖子扭了,再动就断了……输完了这瓶你再起来。你就是那个英雄?长得可不咋像啊!”
  护士声音粗哑,麻利地换了输液瓶,一把伸进老旦的被窝,从他胳肢窝掏出根温度计。毫无防备的老旦被她冰凉的手咯吱得乱叫,咋这娘们如此生猛哩!
  “温度正常的,该醒就醒,没事别装了……来!伸出来往这儿尿,看看有没有血。”
  护士语气冰凉,拎起洁白的尿盆,一把掀掉了老旦的被子。老旦甚觉凉爽,这才看到自己光着腚。
  “哎呦乖乖……妹子这咋好意思哩?俺自个儿来,你先躲躲?”老旦羞得缩成一团,抱起被子挡着那玩意儿。
  “还夹夹缩缩的……俺见的比你见的还多,俺天天见的……什么长短粗细都见过,断成几截的都见过,你还躲躲藏藏的干啥?真个稀罕……”护士说罢,将尿盆在他两腿间一顿,晃着身子出去了。
  老旦自觉掉了威风。这娘们儿生猛无畏,寡廉鲜耻,是不好惹的货色。等他完事,这护士又回来了,拿着个长条型的铁盒子。
  “把这边胳膊伸出来,量一下血压。”她语气温和了一点。
  “妹子俺在什么地方这是?俺的弟兄们哪?”老旦不敢不识抬举。
  “这儿是军部医院特护,你的战友们都在这楼里,有几个还过来看过你,哪个都比你好看。”
  “哦,那当然哩!照俺娘说的,俺祖宗八辈干的坏事都堆在这张马脸上了,咋能好看哩?”
  护士咯咯笑了起来,这说话粗愣的娘们笑得倒不难听。老旦见她汗透衣服,鬓角也滚着汗珠,才感到周遭的热。武汉城像口烧热的巨锅,竟无一丝凉风,窗外的树叶纹丝不动,知了发疯样叫着。老旦能看见医院对面一栋十层楼房,被炸弹活活炸去半边,远处的天空依然灰暗,烟雾和尘土搅和一团翻滚着。老旦想起板子村大旱的一年,也是如此热浪肆虐,将人的意志煎熬干净。战事炽烈,老天爷还火上浇油,偌大的武汉城闷如蒸笼,像再喘几口气就能燃了,窒息了,成腊肉了。老旦不知鬼子怕不怕热,听老人说越是凶猛的东西越怕热,但愿如此。
  老旦虽在特护,却并无上次那般要命。肩上一枪,腿上一枪,剩下的都是飞机里撞的,断了两根肋骨,折了一根鼻梁,三颗牙齿成了两半,脖子扭得有点过,估计要十几天才能扭回来。下地是不行的,那一脸麻子的护士还不得把他脑袋拧下来?这里安静得过分,打个喷嚏能吓着自己。老旦躺着无所事事,天花板上连只蚊子都没有。麻子护士不在,这里就和禁闭室一样。老旦吃了睡,睡了吃,想念他的兄弟们。比起和几百个伤兵密密麻麻堆在一起共同哀号、共同欢笑的日子,这病房只给他过分的孤独和不安。他向麻子护士打听弟兄们,她也只会不耐烦地应付几句,竟问不出任何事。老旦一会儿想老婆孩子,一会儿又想阿凤。睁开眼是输液瓶,闭上眼就是乱七八糟的梦,噩梦和鬼子的飞机一样,这些天越来越少,但冷不丁就来那么一场大的。老旦找不到烟锅和烟卷儿,有也不敢抽,憋得放屁都恨不得带出烟味儿。
  第三天,麻子护士给老旦换过绷带和输液瓶,把个老旦折磨得龇牙咧嘴。但好赖摘了脖套,登时爽快很多,还得谢谢她。两下中和,老旦决定一言不发,等她走了就下地溜达。走廊里传来整齐的皮鞋声,一听就是三四个军官来了,楼道里的卫兵纷纷吆喝着敬礼。老旦忙打起精神,在床上坐直了。门口一暗,几个军官高高低低钻进来,一个熟悉的人夹在中间,满脸麻子烁烁放光。
  “团长!”
  老旦惊喜道。铁塔一样的麻子团长微笑着,伸手按住了他的肩膀。麻子团长换了一身夏装制服,三角眼锐利如初。老旦仍要从床上跳下来敬礼,却被麻子护士一把攥住了。
  “乱蹦个啥?摔了瓶子你赔啊,你知道现在的药有多金贵么?”麻子护士检查着他手上拔出来的输液针,赌气样又插回去。老旦疼得大叫,瞪着眼要和她翻脸。
顶一下
(2)
66.7%
踩一下
(1)
33.3%
------分隔线----------------------------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用户名: 验证码: 点击我更换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