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原创文学网 - 纯净的绿色文学家园 !

雨枫轩

有所必为

时间:2016-12-06来源:网友提供 作者:古龙 点击:
碧血洗银枪(全文在线阅读)> 第一九章 有所必为
 
  买盐的人正在喝酒,只有这瓶米酒,是他为自己买的。他一小口、一小口慢慢地喝,他喝酒时的样子,就像吝啬鬼在付钱时一样,又想喝,又喜欢喝,又舍不得。因为他不能喝醉。因为他一定要照顾他的朋友,照顾那个不怕咸的吃盐人。
  井底远比井口宽阔得多,里面居然有一张床,一张几,一张椅。灯在几上。吃盐的人躺在床上,买盐的人坐在椅上,静静地坐在那里,看着马如龙用壁虎功从井壁上滑下来。他拿着酒瓶的手巨大粗糙,指甲发秃,无疑练过朱砂掌一类的功夫。
  他的椅子旁边有一根沉重的竹节鞭,看来最少有四五十斤。可是他没有向马如龙发出致命的一击,只不过冷冷地说:“张老板,我们就知道你迟早会来的,你果然来了。”
  “你知道我会来?”马如龙想不通:“你怎么会知道?”
  买盐的人又喝了口酒,一小口。”如果我开杂货店,如果有人每天来买两斤盐,我也会觉得奇怪。”他冷冷地笑了笑,“但是一个真正开杂货店的人,就算奇怪,也不会多管别人的闲事,只可惜你不是。”
  “我不是?”
  “你本来绝不是个杂货店老板,”买盐的人道:“就好像我本来绝不会到杂货店买盐一样。”
  “你看得出?”
  买盐的人道:“你来查我的来历,我也调查过你。”买盐的人慢慢地接着道:“你本来应该叫张荣发,在这里开杂货店已经有十八年,你有个多病的妻子,老实的伙计,你这个人一生中从来不喜欢多事。”他忽然叹了口气,“只可惜你不是张荣发,绝对不是。”
  马如龙又问:“你怎知道我不是张荣发?”
  买盐的人道:“因为你的指甲太干净,头发梳得太整齐,而且每天洗澡,因为我已经查出张荣发以前绝不是个爱干净的人。”
  马如龙没有辩驳,也无法辩驳。这个人无疑也是江湖中的大行家,就在马如龙还没有发现他可疑之前,他已经发现这一家杂货店可疑!
  “如果你不是张荣发,你是谁?为什么要假冒张荣发?真的张荣发到哪里去了?”买盐的人接着道:“这些问题我也曾想到过,想了很久。”
  马如龙道:“你想得通?”
  买盐的人道:“我只想通了一点!”
  马如龙道:“哪一点?”
  买盐的人道:“这件事绝对有周密的计划,每一个细节都经过极周密的安排,你能扮成张荣发,能瞒过十八年来天天到你们杂货店去买东西的邻居,绝对经过极精密的易容。”
  他说话很肯定:“江湖中精通易容术的人虽然为数不少,可是能做到这一步的,普天之下绝对只有一个人。”
  这个人当然就是玲珑玉手玉玲珑。
  买盐的人接着又道:“玉大小姐至少已有二十年没有管过江湖中的事了,能够让她再度出山,重展妙手的也只有一个人。”
  马如龙道:“绝对只有一个人?”
  买盐的人点头道:“绝对只有一个,除了江南俞五之外,绝对没别人能够请得到她。”
  马如龙苦笑,他终于明白,世上绝对没有真正全无破绽的计划,也没有永远能瞒庄别人的秘密。只可惜他还是找不出邱凤城的破绽在哪里。
  买盐的人又道:“你经过如此缜密的安排,费了这么大苦心,来假冒一个杂货店的老板,可能你也跟我们一样,也是个亡命的人,也在躲避别人的追杀搜捕,想要你这条命的人,一定比我们的对头更可怕。”他笑了笑又道:
  “既然同是江湖亡命人,我又何必苦苦追查你的隐秘?你本来也不必来追查我的,所以我还是天天到你店里去买东西。”
  马如龙叹了口气:“我本来也不想来的。”
  买盐的人道:“可惜你已经来了。”
  马如龙问道:“你是不是想杀了我灭口?”
  买盐的人道:“你能要江南俞五替你做这件事,当然也是个有来历的人,就算我想杀你灭口,也未必能得手。”他忽然又笑了笑,“如果你真是我猜想的那个人,只要我一出手,说不定反而会死在你手里。”
  马如龙道:“你猜想的那个人,又是谁?”
  买盐的人道:“马如龙,天马堂的大少爷,白马公子马如龙。”
  马如龙的心在跳。如果不是因为他脸上经过玉手玲珑的易容,别人一定就会发现他的脸色已变得很难看。只不过他还是不能不问:“你怎么会想到我就是马如龙?”
  买盐的人道:“我有理由。”
  他的理由是——现在江湖中被人搜捕最急的是马如龙,能让江南俞五出手相助的也只有马如龙。他说:“现在江湖中的三大家族、五大门派,已经出了五万两黄金的赏格来找你,为你出动的一流高手,至少已有五六十个,只有丐帮的弟子,始终不闻不问,根本没有管过这件事。”
  丐帮弟子的人数量多,地盘最广,眼皮最杂,消息最灵。丐帮中的耗费最大,五万两黄金的数目不少,买盐的人接着又道:“他们为什么不管这件事,那当然是因为俞五爷跟你有关系。”
  马如龙沉默了很久,才缓缓道:“这些话你也不该说的。”
  买盐的人道:“是不是因为我说出之后,你说不定也想杀了我灭口?因为你可能会认为我也想要那五万两黄金。”
  马如龙道:“你不想?”
  买盐的人回答得干脆而肯定:“我不想。”
  马如龙道:“为什么?”
  买盐的人还没有开口,吃盐的人忽然道:“因为我。”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栏目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