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原创文学网 - 纯净的绿色文学家园 !

雨枫轩

有所不为

时间:2016-11-25来源:网友提供 作者:古龙 点击:
 碧血洗银枪(全文在线阅读) 第一七章 有所不为
 
  晚饭的菜是辣椒炒的小鱼干,只有一样菜,另外一碗用肉骨头熬的汤,是给病人喝的。病人已经醒过来了,一直动也不动的躺在床了,瞪着眼,看着屋顶。
  马如龙也只有呆坐在床边一张破藤椅上,他忽然想起很多事,想起了他以前做过的那些自己觉得自己很了不起的事。
  ——那些事是不是真的全部都是应该做的?是不是真的那么了不起?
  ——人与人之间,为什么会有如此大的距离?为什么有的人生活得如此卑贱?为什么有些人要那么骄傲?
  他忽然发现,如果能将人与人之间这种距离缩短,才是真正值得骄傲的。
  如果他一直生活在以前那种生活里,他一定不会想到这一点。
  ——一个人如果能经历一些意想不到的挫折苦难,是不是对他反而有好处?
  ——大婉用这种法子对付谢玉仑,是不是也为了这缘故?
  想到这里,马如龙心里就觉得舒服一点了。他相信谢玉仑以前一定也是个非常骄傲的人,而且自觉得值得骄傲的理由。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谢玉仑也在看着他,看了很久,忽然道:“你再说一遍。”
  “说什么?”
  “说你是什么人,我是什么人。”
  “我是张荣发,你是王桂枝。”
  “我们是夫妻?”
  “是十八年的夫妻。我们一直都住在这里,开了这家杂货店,附近日子居然就这么一天天过去了,谢玉仑居然也渐渐安静下来。一个人遇着了无可奈何的事,无论谁都只有忍耐接受。因为他不忍耐也没有用,发疯发狂,满地打滚,一头撞死都没有用。
  马如龙呢?这种生活非但跟他以前的生活完全不同,而且跟他以前的世界完全隔绝。以前他觉得平凡庸俗卑贱的人,现在,他已经可以发现到他们善良可爱的一面了。有时候,他虽然也会觉得很烦躁,想出去打听江湖中的消息,想去找大婉和俞五。
  但是有时候他想放弃一切,就这么样安静平凡的过一辈子。只可惜就算他真的这么想,别人也不会让他这么做的。他毕竟不是张荣发,是马如龙。
  最近这几天,杂货店里忽然多了个奇怪的客人,每天黄昏后,都来买二十个鸡蛋,两刀草纸,两斤粗盐,一斤米酒。一家人每天要吃二十个蛋,用两刀草纸,已经有点奇怪的了。每天都要用两斤粗盐的人家,谁也没有听说过。
  这件事虽然奇怪,但是这个人买的东西却不奇怪,鸡蛋、草纸、盐、酒,都是很普通的东西。来买东西的人看来也很平凡,高高的个子,瘦瘦的,就像这里别的男人一样,看来总显得有些忧虑,有点疲倦。
  直到有一天,那个肚子挺得更高的小媳妇看见他,马如龙才开始注意他。
  因为小媳妇居然问:“这个人是谁?我怎么从来没有见过他?”
  住在这里的人每一个她都见过,而且都认得。她说得很肯定。“这个男人绝不是住在这里的,而且以前绝对没有到这里来过。”
  于是马如龙也渐渐开始对这个男人注意了。他并是个善于观察别人的人,出身在他这种豪富世家的大少爷们,通常都不善于观察别人。但是,他仍然看出好几点异常的现象。
  这个男人身材虽然很瘦,手脚却特别粗大,伸手拿东西和付钱的时候,总是躲躲藏藏的,而且动作很快,好像很不愿别人看见他的手。每天他都要等到黄昏之后,每个人都回家吃饭的时候才来,这时候巷子的人最少。他的身材虽然很高,脚虽然很大,走起路来却很轻,几乎听不见的脚步声,有时天下雨,巷子里泥泞满路,他脚上沾着的泥也比别人少。
  虽然已过完了年,已经是春天,天气却还是很冷,他穿的衣衫也比别人单薄,可是连一点怕冷的样子都没有。马如龙虽然不是老江湖,就凭这几点,也已看出这个人一定练过武,而且练得很不错,一双手上很可能有铁砂掌一类的功夫。
  一个武林中的好手,每天到这里来买鸡蛋草纸干什么?如果他是为了避仇而躲到这里来的,也不必每天来买这些东西。如果他是俞五的属下,派到这里来保护马如龙的,也不必做这些引人注意的事情。
  难道邱凤城、绝大师他们已经发现这家杂货店可疑,所以派个人来查探监视?如果真是这样子的,他也不必每天买二十个鸡蛋两斤盐回去。这几点马如龙都想不通。
  想不通的事,最好不要想,可是马如龙的好奇心已经被引过了。每个人都难免有好奇心,马如龙固然不能例外,谢玉仑也不例外。她也知道有这么样一个人来,有一天她终于忍不住问:“你们说的这个人,真的是个男人?”
  “当然是个男人。”
  他会不会是女扮男装的?”
  “绝不会。”
  马如龙虽然已领教过“易容术”的奇妙,但是,他相信这个男人绝不会是个女人。谢玉仑显然觉得很失望。
  马如龙早就觉得他问得很奇怪,也忍不住要问她:“你为什么要问这件事?难道你希望他是个女人?”
  谢玉仑沉默了很久,才叹息着道:“如果他是个女人,就可能是来救我的。”
  ——为什么只有女人才会来救她?马如龙没有问,只淡淡地说:你嫁给我十八年,我对你一向不错,别人为什么要来救你?”
  谢玉仑恨恨地盯着他,只要一提起这件事,她眼里就会露出说不出的痛苦和仇恨。只要她一变成这种样子,马如龙就会赶快溜出去,他实在不敢看这样一双眼睛。他也不忍。
  有一天晚上,这个神秘的男人刚买过东西回去没有多久,姓于的小媳妇忽然又挺着大肚子来了,神色显得又紧张、又兴奋。“我知道了,我知道了。”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栏目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