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原创文学网 - 纯净的绿色文学家园 !

雨枫轩

风声(外部第二章)

时间:2016-11-01来源:网友提供 作者:麦家 点击:
风声(全文在线阅读) > 外部 静风>  第二章 
   
  此刻我在裘庄。过去的裘庄,现在是浙江茶艺博物馆,内有一小型招待所,设施还是上世纪八十年代的,厕所和洗澡间是公用的,开水要自己拎着热水瓶去开水房打。客房有三人间和两人间,我包了一个两人间,一个晚上一百元。这是我第五次来裘庄,以前都是来看的,住还是第一次。 
  借西湖的光,裘庄躲过了战乱和各个时代的拆建,至今还基本保留了当初的老样子,明清风格的建筑、参天老树、石板旧路、翠绿清香的毛竹、挺拔的水杉树……不同的是高大的围墙被新式的半开放的铁栅栏代而替之。绕栏走一圈,你不得不佩服庄园得天独厚的地理位置,它西邻岳飞庙,东接西泠桥,背靠青山,面朝碧湖。给人感觉既在幽幽山中,又在氤氲湖上,既占尽了湖山的清丽,又离远了市城的喧阗……可以想见,有资格住得起如此豪宅的人,自然是人杰。 
  但也不一定。据说,裘庄的老主子早先不过是一个占山行恶的土匪。上个世纪初叶,江浙战争爆发期间,杭州城里因战而乱,老家伙趁机下了山,劫了财,买了地,筑起了这千金之窝。筑得起千金屋,何愁买不起官?区区小菜一碟。于是,摇身一变,戴了官帽。名分上是官,吃着官俸,私底下又与青帮黑会勾结,杀人越货,强取豪夺。土匪就是土匪,哪改得了多占黑吃的德行。就这样,明暗双雕,白黑通吃,一时间成了杭州城里的豪富恶霸,过着穷奢极欲又穷凶极恶的生活。穷奢极欲是没什么的,老家伙有的是钱财,做官后白吃黑吞的不说,光下山抢劫的就够他穷奢极欲八辈子的。但穷凶极恶就不一样了,穷凶极恶的人没准哪天说有什么就有什么了。 
  果真如此。1933年初冬的一天夜里,老家伙携夫人、幼子、女仆,一行四人,从上海看梅兰芳的戏回来,途中被一伙黑衣人如数杀死在包厢里,震惊一时,杭沪两地的各家报纸都作了头条报道。但侦案工作,两地的警局却互相推诿,致使凶手最终逍遥法外。老家伙生前一定创下过不少无头案,这算是给他的回报吧。 
  说是老家伙,其实也不老,毙命时年方半百,子女均涉世不深。子女有六,除去罹难的幼子,另有三儿两女。长女当大,已经出阁,事发前刚随夫去了日本,想回来料理后事也是爱莫能助。长子二十有三,人是长得挺挺拔拔的,颇有男子汉的风度。只是道上的时间和功夫都欠缺,人头不熟,地皮不热,出了这么大的事真正有点招架不住。老二是个傻蛋,二十岁还不会数鸡蛋,更是指靠不了的。庄上因此乱了一阵子,家丁中出了两个逆贼,卷走了家里所有值钱的字画细软。好在老管家还算忠诚,扶助长子当了家,平缓了局面。但令新庄主头痛的是,父亲居然没有在钱庄存下一分钱。 
  身为土匪,老家伙眼里的钱是金银财宝、玉石细软,不是钞票。他常跟人说,乱世的钞票不叫钱,叫纸,一把火烧了,灰飞烟灭,屁都不是。这是一个土匪的见识,不乏明智。所以,老家伙生前总是尽可能地把钱兑换成金银财宝。他身边的人,亲人也好,家丁也罢,都曾多次见过他拿回来的金条银锭。但这些东西最终存放在何处是无人晓得的,晓得的人又暴死了,来不及留下遗训。 
  怎么办?只有找! 
  当然,找到就好了。哪怕是傻子老二也知道,只要找到父亲的藏宝之地,他们照样是杭州城里的豪富。换句话说,裘家新一代要想重拾昔日风光,去折腾什么都没有把财宝找到的好。老大正是在这种思路下,一头扎进了寻宝的汪洋里。日里寻。夜里寻。自己寻。请人来寻。一寻就是几年,却是一无所获。 
  我从一大堆资料和民间传说中,轻易地得出结论:老大实实不是个福将。他肚皮里有的是墨水和见识,但没有运道和福气。他是个悲剧型人物,寻宝把他一生都耽误了。但直到日本佬占领杭州,强行霸占了裘庄,他也没有寻出个名堂。竹篮打水一场空,财宝还是在秘密里,在远方,在想象中,在愿望的背后,在玻璃的另一边,在望眼欲穿的空气里…… 
   
  二 
   
  日本佬是1937年12月份占领杭州的。之前,守防的军队已撤得一干二净,整个城属于拱手相让。淞沪战争把蒋介石打伤心了,损兵折将,元气大伤,他再也不想作正面抵抗。于是,采取一切手段撤退。撤退。为了成功撤退,当局甚至不惜炸掉刚刚启用不久的钱塘江大桥。 
  轰!轰!!轰!!! 
  这是日本佬进驻杭州时唯一听得到的爆炸声。 
  鬼子进城前,诸事不明朗,出于谨慎和害怕,有钱掌势的人都准时跑掉了。后来,这些人又见风使舵地回来了。他们的消息总是灵通的,手脚也是麻利的,该走即走,该回即回。即使主人不回来,起码有佣人回来,替主人看守家业,以免人去楼空,被鬼子霸占。裘庄就是这样的,兄弟几个回来时发现,庄园已被鬼子霸占了! 
  其实,当时西湖周边有的是豪宅大院,若论名分和豪气,像刘庄、郭庄、汪庄、杨公馆、曲院、柳园都在裘庄之上。即便毗邻的俞楼,派头虽不及它阔绰,但人家是晚清大学士俞樾晚年休歇的辟行窝,跟苏州曲园齐名,文史含量深,无形资产高。这些个豪门大院,仗着西湖的圣光灵气,都有幸躲过了日机的轰炸。现在,那么多庄园都好好的,鬼子为什么不去占它们,而独独占了裘庄? 
  似乎不可思议。其实问题就出在裘庄有宝贝,经久不显的财宝。财宝经久不显,参与寻宝的内部人士越来越多,慢慢地消息就不胫而走。一传十,十传百,到后来有点社交的人似乎都知道了。这么多人知道了,鬼子哪会不知道?有鬼子就有汉奸,汉奸想方设法要讨好鬼子呢。既是讨好,不免添油加醋,添得云里雾里的,搞得鬼子以为裘庄是个金矿,立马将它封了。说自了,鬼子强占裘庄,就是要寻宝。 
  有难同当倒也罢,独欺我一家就罢不了。咽不下这口气。欺人太甚!老大豁出去了,去找鬼子临时设的政府(维持会)告。结果非但告不赢,还被人揭了短,惹了一身龌龊。鬼子身边多的是汉奸,把裘家的老底翻了个遍,然后言之凿凿地摔出两大占据理由:其一,裘老庄主出身土匪,靠打家劫舍筑了此院,理当没收,这是取之于民,还之于民的道理;其二,新庄主不务正道,在庄上从事非法经营,败坏民风,贻害无穷,理应取缔。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用户名: 验证码: 点击我更换图片
栏目列表
推荐文章
  • 幸福没有味道

    奶奶和母亲为了当上家而勾心斗角,爷爷和父亲两个大男人成了牺牲品。我作为另外一代人...

  • 灶房惊魂

    幸福没有味道(全文在线阅读) 第三十九章:灶房惊魂 我那表弟在我家访了之后,一个多...

  • 我的故事

    当前尘往事, 在我脑中一一涌现, 我真不相信自己已经走过这么长久的岁月, 历经了这...

  • 老县长

    我的故事(全文在线阅读) 第十四章 老县长 一家五口,现在只剩下三个人。我喉咙中始...

  • 呼兰河传

    《呼兰河传》是著名作家萧红创作的一部自传体小说,1940年写于香港,1941年由桂林河山...

  • 呼兰河传(第五章8)

    呼兰河传(在线阅读) 8. 后来又听说那团圆媳妇的大辫子,睡了一夜觉就掉下来了。 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