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原创文学网 - 纯净的绿色文学家园 !

雨枫轩

上海探戈(7)

时间:2016-10-11来源:网友提供 作者:朱晓琳 点击:
  “海归”老板当年留日时边读书边打工,哪样辛酸苦辣没尝过?所以河村俊二来上工的第一天,老板就对他说:“欢迎你日本人,从前我在日本打工时就想着有朝一日当了老板,一定要让日本人来为我打工。”河村俊二不知所措地笑笑,他的汉语还不够好,如果老板说中国话,他只好很吃力地揣摩老板的意思,除非老板跟他说日语。
  河村俊二本来是个性格内向的人,在茶坊打工也总是说少干多。双手停下来就将注意力全部集中到眼睛上,他每时每刻都在观察老板的经营活动。哪怕茶坊里新添了一张茶桌或几套茶具,他也要想明白个所以然,这样才能为自己日后开茶馆当老板积累经验。比如原先二十元一杯的绿茶,老板在茶叶里加了些干茉莉花,改名为“茉香绿茶”,就标价三十八元一杯。
  “茉香绿茶”很受日本女茶客的欢迎,比原先的绿茶好卖多了,这是河村俊二没有想到的。还有一种“玫瑰果茶”是用玫瑰花和柠檬片泡出来的,色泽粉红,香气醉人,但标价四十五块钱一壶到底贵了些。后来老板又想出个新招,一壶果茶可以两三人同饮,添个杯子另加二十块钱。这下“玫瑰果茶”销路立刻好起来,一天能卖出几十壶,每壶茶的平均价钱差不多近七十块,而茶坊不过多洗几个杯子而已,并不需要多支出其它成本。河村俊二把老板的一招一式都看在眼里,记在心上,这种经营思想和手段是花钱都学不到的。
  茶坊生意好,老板心情自然也好。像河村俊二这样打工的日本人就比中国服务生更容易加到工资。有时老板还会请河村俊二到附近的快餐店吃顿饭,顺便向他讨教几招围棋套路。老板围棋水平不高,兴致却很大,而且赌博心思很重。河村俊二后来才知道,老板跟人下围棋都是来彩头的,就是下赌博棋。
  “唐宫”茶坊二楼有一间雅室,不过十几个平方米。一地日本式榻榻米,榻榻米中央放着一张足有二十公分厚的楸木围棋盘,两个草编围棋罐里盛满高级云子。这是“唐宫”茶坊唯一不对普通茶客开放的空间,来这里下棋喝茶的都是些跟老板下赌博棋的朋友,大多是中国人,也有日本人和韩国人。有时雅室里来了日本人,老板就让河村俊二去楼上伺候客人。客人赢了棋,会甩给河村俊二不少小费,要是输了棋,摔茶壶杯碟的也有。河村俊二不知道雅室里的客人究竟怎样赌棋,赌多少钱,他估计数目不会太小。河村俊二见过一个赌客输了棋拼命用自己脑袋撞棋盘,磕得额角鲜血直流。老板怕出事,赶紧叫来出租车送客人去医院急诊。要是在“唐宫”里出了人命,老板是逃脱不了干系的。
  老板棋力不行,却偏偏爱下赌博棋。有时经不住棋友们的激将法,自我感觉便会膨胀开来,经常过高估计自己的棋力开赌注,输多赢少则是自然的。老板棋输得多心态就变坏了,拿茶坊里的打工仔打工妹出气,河村俊二也时常无缘无故遭老板责骂。有一回老板输了棋后,破天荒没有骂人,而是把河村俊二请到雅室,将刚才那盘棋复盘,想请河村俊二指点一下他究竟输在哪一手棋上。应该说河村俊二的棋力超过来雅室的大多数赌客,只是他从来不愿下赌博棋。他记着父亲说过的话,围棋和绿茶是生活中十分高雅淡泊的东西,不能用来做金钱交易。
  河村俊二曾经小心翼翼地用日语对老板说:“下围棋时拥有平和良好的心态是关键,心态好了头脑才会冷静清晰。而下赌博棋的人难免心态焦躁,高手也容易犯低级错误。”老板显然不喜欢听河村俊二说这样的话,一脸鄙夷:“嘁,你白藏着好棋力不赌,倒愿意在茶坊里打工挣钱,真是呆子。现在来上海的外国人有几个不是冲着一夜暴富来的?上海从来就是冒险家的乐园,以前是现在也是。你要是不想在上海发大财,真不如回日本去呢。”
  河村俊二问老板:“您当年去日本打工也是为了发财么?”
  老板大笑:“当然啦,没有从日本带回来的本钱,我哪里开得起茶坊?”
  河村俊二问:“要是您辛辛苦苦从日本挣回来的钱输掉了,难道不心疼么?”
  老板拉下脸来:“呸,你少乌鸦嘴。我这不过是冒点风险而已,怕冒风险的人永远发不了大财。”
  河村俊二不再多说什么,但他心里明白,他就是把自己那点棋艺统统教给老板也不管用,老板还是会输棋的。河村俊二心里很为老板惋惜,老板是个聪明人,经营茶坊很有创意,隔三岔五会想出新点子来赚钱。可是老板赚了钱很多都赔在了赌博棋里,好像他赚钱原是为付赌资准备的。河村俊二想老板要是个纯粹的茶坊老板该多好,河村俊二就可以成为他的志同道合者。老板教他开茶坊的经验,他在棋盘上指点老板,他们本来应该结成异国至交的。
  河村俊二不去茶坊打工的时候,就在家里听MP3,或者复习汉语课上学过的内容。他是个安静惯了的人,碰到爱德华和西尔维娅还有露西三个黄头发在餐厅客厅里高声说笑时,河村俊二就会悄悄躲进自己房间去,他跟三个欧洲黄毛没有太多的话好说。
  前几天黑大个尼姆摔伤了脚踝,打上石膏动弹不得,只好整天待在客厅里看电视。尼姆是代表F大学留学生篮球队外出比赛受的伤,理所当然可以不去上课。尼姆跟爱德华不一样,尼姆从不无故缺课,他拿了中国政府的奖学金,不好好学汉语心里过不去。可爱德华在外面拍广告拍电视剧忙得忘了自己身份,不去上课还总能编出各种理由来请假,尽管那些理由连他自己都不相信。
  河村俊二有点同情尼姆,就到客厅里陪尼姆一起看DVD。河村俊二问尼姆:“你来上海时间不短了,为什么不出去打工挣钱?现在班里留学生大多在外面有份工作,外国人在上海挣钱很容易的。可你替F大学出去打比赛他们给钱吗?”
  尼姆摇摇头:“比赛的时候管一顿饭,外加发一件球衣。”
  河村俊二叹了口气:“尼姆你真是傻大个,只知道出力气不会动脑筋。你要是今后想念体育运动管理系,或是当经纪人,经验积累最重要。你看我在茶坊打工,除了老板没当过,茶坊里每个岗位的活都干全了,现在马上回日本去开茶馆都行。”
  尼姆不无羡慕地看着河村俊二,有点无奈拍拍自己的伤腿:“我只会打篮球,别的本事都没有,去哪里找挣钱机会呢?幸亏我是奖学金生,要不在上海早就饿死了,上海什么东西都比喀麦隆贵。”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相关文章
栏目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