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原创文学网 - 纯净的绿色文学家园 !

雨枫轩

上海探戈(6)

时间:2016-10-11来源:网友提供 作者:朱晓琳 点击:
  这天晚上露西把和玉春去超市的事告诉了哥哥爱德华,爱德华一脸见怪不怪的神情:“那有什么?你没见中国人乘坐地铁时不等车上人下来,站台上的人就争先恐后往里面冲,都想抢占个座位。可是常有中国人把他们好不容易抢来的座位让给我坐,有位老先生头发都白了,还硬要把座位让给我这个二十几岁的外国人。在中国人眼里,我们外国人就是比他们高贵嘛。”爱德华说完得意万分地放声大笑起来,露西感到他的得意真正发自内心,还夹带着一丝对中国人的嘲讽。
  爱德华自我感觉一天比一天好不是没有理由的,来上海不过几个月,他从中国人对他的态度中享受到了此生从未有过的骄傲和快意。起先爱德华还有点受宠若惊,只觉得中国人的传统是多关照外来者,然而时间长了爱德华觉察出中国人对他的客气谦恭不仅仅在做表面文章,不少中国人确实在他这样的外国人面前会产生自卑感。好像他们理应仰起脸讨好外国人,让外国人高兴才是。比如爱德华在电视台为中国纪录片配英语解说词,拿的报酬就比其他中国人高。后来有个拍电视剧的导演找到爱德华,请爱德华在一部电视剧中扮个总共只有十来个镜头加两句台词的跑龙套角色,给他开出的酬劳顶中国群众演员好几倍,原因就是爱德华的外国人身份。
  在拍摄电视剧的片场,爱德华认识了几个来自中国各地的文艺青年。他们大多揣有正规艺术院校文凭,可还是只好漂在上海北京这样的大城市里。他们的淘金或成名梦想远比爱德华难以实现,因为他们都是中国人。另外一个让爱德华自我膨胀的原因是,不管他走到哪里,总会有中国女孩包围着他。在F大学校园里走一遭,常有女大学生上来搭讪,进而她们会向他提出互相学习对方母语的要求,然后无一例外地问他有没有女朋友。如果爱德华回答是否定的,她们很可能当即挽住他的手臂,小鸟依人般扑进他怀里。
  说起来这些女孩子大多是中国好人家的独生女儿,真正的父母亲掌上明珠,可她们偏偏会在爱德华这样的外国人面前表现出给他当个小丫头都乐意的样子,真让爱德华难以理解。爱德华想起自己父母辛苦了一辈子,连英国的中产阶级都算不上。比如父亲贷款买了辆车,开到车快报废时才刚还清银行的钱。父母大概不会想象得到,他们的儿子仅凭一本英国护照和白种人的长相,轻而易举在上海这座远东大都市里成了物质和精神上的双重贵族。
  不过英国人爱德华自我感觉再良好,唯独不敢在一个中国女孩跟前摆谱,这个女孩就是汪宜文。从严格意义上来说,爱德华今天在上海所享受到的一切,都离不开汪小姐。要不是汪宜文给他找了电视台的活儿,此时爱德华是不是继续付得起每月的房租还是个问题呢。而且汪宜文不像那些自轻自贱的女孩,见到个年轻的洋帅哥就想往跟前凑。除了当初说定的每周两小时英语口语练习,汪宜文几乎从不主动来找她家的老外房客。
  爱德华说不清自己是喜欢还是需要汪宜文,也许二者兼而有之。汪宜文热情漂亮,其实她的英语已经说得很流利,可每回上课还是一丝不苟跟着爱德华校正发音,以使自己的英语带上真正的伦敦腔。汪宜文这种努力的劲头,让爱德华不难理解她何以年轻轻就当上了旅行社的部门经理,这样出色的女孩就是在英国也不多见。
  汪宜文似乎刻意要把她自己和爱德华的关系停留在房东与房客清晰界线的两端。汪宜文不是没有见识过外国人,她在旅行社工作带团走过二十多个国家,任何肤色的外国人于她都不再有神秘感。汪宜文知道大部分在上海的老外尤其是留学生都不是有钱人,他们从欧美漂到上海,就像中国各地的文艺青年漂到北京一样。不少人怀着淘金梦想和一夜暴富的投机心理,其实最终能在上海成为金领的外国人少之又少。
  虽然汪宜文知道爱德华不过是个穷留学生,但她心里倒也不反感与他交往,只是没有像其他女孩表现得那么主动和赤裸裸。汪宜文有上海女孩特有的矜持,也同样有虚荣心。爱德华高大帅气,每当他和汪宜文在一起时,总想尽力表现出他的国家名扬天下的绅士风度,这让汪宜文很受用。不管是走在上海大街上,还是在咖啡馆小坐,因为有爱德华在身边,汪宜文总会收获同龄中国女孩们羡慕乃至妒嫉的注目礼。况且汪宜文眼下尚未找到正式的男朋友,那么闲暇时候同爱德华泡在咖啡馆酒吧里用英语聊聊天也没什么不好,至少爱德华那口纯正英语的魅力是汪宜文无法抗拒的。
  最近爱德华又交上好运,跑完电视剧龙套,又被一家广告公司相中,介绍他为沪上一家专做男士西服的公司充当形象代言人。不到一个月,上海市中心的南京路、淮海路、徐家汇等处都可以看到爱德华那张迷人帅气的洋面孔。爱德华用这家服装公司支付的第一笔酬金买了辆车,只要有时间,他天天开车去汪宜文工作的旅行社等她下班。旅行社的男女白领都认出了这个广告牌上的洋帅哥,想不到汪宜文竟然会有那么出色的男朋友。真心祝福和酸溜溜的羡慕话语包围了汪宜文,她再也矜持不下去,终于靠在了爱德华宽厚的肩膀上。
  爱德华现在的奋斗目标与几个月前刚来上海时大不相同,他不再满足于打点工挣出自己的学费生活费。他冥冥之中感觉到上海是他的福地,是他改变人生命运的地方。他不但可以在上海挣到他想要的一份生活,还可能赢得汪宜文这样聪明漂亮女孩的芳心。如果有一天他能娶个中国妻子,他也许会像爱他的祖国英伦三岛那样去爱上海,在上海繁衍他的子孙后代。上海真是一位魔术师,她无时无刻不在诱惑外来者,刺激他们的欲望,怂恿他们去挑战去冒险,去设定他们新的人生目标。这种感觉并非爱德华一人所有,与他同住的西尔维娅、尼姆、河村俊二都有此感。
  
  6
  
  河村俊二已经在“唐宫”茶坊干了好几个月的服务生。茶坊老板是个曾经留日的“海归”,所以回上海来开茶坊也开出了点樱花之国的情调和趣味。茶坊门楣上方的乌黑翘顶,屋檐下白底黑字的长圆形灯笼,加上服务生河村俊二货真价实的日语,“唐宫”茶坊很快就成了沪上日本人圈子里有名的聚会好去处,一日之中来喝茶的日本客人占了七八成。
  河村俊二是由另外一个日本人介绍来当服务生的,那个日本人先前也是留学生,因为在上海远郊日资企业找到了正式工作,就把“唐宫”的活儿让给了河村俊二。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相关文章
栏目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