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原创文学网 - 纯净的绿色文学家园 !

雨枫轩

上海探戈(5)

时间:2016-10-11来源:网友提供 作者:朱晓琳 点击:
  爱德华叉起一块肥鹅肝,将叉子在空中转了个圈,轻松放入嘴里笑道:“那有什么?我们干的事情都是中国人干不了的,他们不找我们找谁?只要凭工作挣钱,别忘了纳税,中国政府是不会来管我们的。”爱德华咽下肥鹅肝,见西尔维娅依然眉头紧锁,又补上一句:“我有中国朋友关系,是上海一家企业管理咨询公司的,只要你肯付一千块钱,他们可以帮你把学生签证去改办成职业签证。”
  他们说话的时候河村俊二一直在旁边认真听着,这时他插话道:“爱德华说得一点不错,我们外国人在上海打工,只要不逃税,别的事情有中国朋友关系都可以搞定。像我打工的那家红茶坊,日本客人来得多,老板就很用得着我这样的日本人来当服务生。老板说我打工是合法的,他已经帮我把所有事情都搞定的。”河村俊二喜欢用上海话说“搞定”这个词,从上海人嘴里说出这个词,意味着一切麻烦都不存在。
  西尔维娅放心了。她想起汉语课上学到过一句中国俗话:天塌下来砸高个。在打工这件事情上,有爱德华河村俊二他们挡在前头,她实在是不需要太多虑的。上海又不是只有她一个外国人,成千上万呢。除了纯粹来旅游的,哪个外国人不在寻找各种机会让自己生活得更好些。
  四个人中只有尼姆是拿中国政府公费奖学金的留学生,他不需要在上海打工,他的学费和衣食住行都由F大学包了。父亲每个月从北京给他汇来零花钱,他是这套公寓里活得最轻松潇洒的一个。尼姆说:“中国人那么多,好多大学生毕业后都找不到好工作,我们外国人跑来抢中国人饭碗总不合适吧?”尼姆一副局外人的态度显然引起了餐桌边所有人的不满,连上课最少的爱德华都想起中国人常说的那句俗话:站着说话不腰疼。
  爱德华说:“尼姆,你当然不用打工挣钱了,你是中国政府花钱请来的友好使者,还有在北京大使馆当参赞的父亲,你就不能同情一点我们这样的外国穷人吗?”
  尼姆反唇相讥:“你爱德华还需要别人来同情呀?你在上海过的日子比中国中产阶级还体面呢。”不过尼姆咽下了后面的话,他刚吃完露西烤的馅饼,再跟露西的哥哥抬杠有点不够意思。
  露西完全没有觉察到尼姆的心思,她似乎很满意在上海边当保姆边旅游的生活。这样的生活不知要比她在英国加油站小店里当售货员丰富多少倍。露西说:“中国人可没嫌我们外国人来得太多。昨天我和中国小保姆玉春一块去超市买菜,碰上小区的居委会主任,她问我愿不愿参加小区的志愿者队伍,教小区里老年人学习英语日常会话。上海2010年要办世博会,男女老少都想学英语呢。”而且露西在爱德华帮助下也拍过几个电视小广告,大多是为厨房用具小家电做宣传,她那张漂亮的洋脸蛋最容易打动中国家庭主妇们的心。所以露西决定等三个月旅游签证到期时,就去香港再续签三个月,反正她不想离开上海,她对这座城市的兴趣正在一天天浓厚起来。
  
  5
  
  玉春不给这几个老外当钟点工了,可还常常来这儿找露西。两个从未学过对方母语的小保姆,却有法子互相沟通,而且很快就以她们之间的特殊方法——手势加上几个简单音节开始了她们的友谊。玉春爱找露西,因为露西虽是外国人,也拍过几个小广告,但不像她哥哥爱德华那样有些傲慢。露西的主要社会身份与玉春一样是小保姆,这就让玉春没有了被外国人看不起的顾虑。而露西天性开朗爽快,她觉得跟着玉春能学到很多在上海必要的生活经验,所以露西一有空就爱给玉春打电话,相约一块出门或在小区花园里碰头说说话。
  玉春干活的那几家上海人,都不反对玉春常跟一个洋妞来往,想来外国人文明礼貌比中国人做得好,玉春多少也能提高点素质。小区里本来不用正眼多看玉春一眼的青春女孩们,自从看到这个外来小保姆身边常伴着个洋妞,尽管洋妞也是外来妹,却好像连带着抬高了点玉春原来在上海人心目中的地位。连小区大门口那几个常绷着脸的保安,现在看到玉春也会主动打招呼,笑颜常露。
  这一日玉春替东家去超市买东西,想趁机跟露西一块出去逛逛。玉春背了个小小的双肩包,包是汪宜文送给她的。汪宜文介绍玉春给自家那四个老外房客当保姆,没几天玉春就被露西顶掉了活儿。汪宜文觉得挺对不住玉春,送点东西给她也是作为补偿的意思。
  玉春看到露西拎了个草编手提袋,那袋子很大,逛完超市能把所买的东西一袋子装回家。露西比划着对玉春说:“你们中国人买一点点东西就用掉一个大塑料袋,那太不环保了。在英国差不多每个女人上超市都带着自家的草编袋,不到万不得已没人想用商场的塑料袋。”
  在超市入口处,保安明明看见露西提了个大袋子进去,可他好像没看见一样,却一把拉住玉春背后的包带喊道:“喂,寄包去。”玉春扭了下身子争辩:“这么小的包也要寄呀?寄了包我的钥匙钱包放在哪里?”
  保安一脸无法通融的表情,又一次抓住玉春的背包带:“寄掉!不寄包不让你进去。”
  玉春再次挣脱,指着走在里头的露西说:“她拎那么大的包都能进去,我为什么不能带这个小包?”那保安看看已经回转身来的露西,讨好地说:“人家小姐是外国人,外国人就是素质高,我们放心的。”
  玉春再也忍不住了,冲着保安大叫起来:“你少放屁,听你意思中国人带包进超市都是想偷东西啊?你自己是不是中国人?你素质高怎么会站在这里看大门,没去外国人写字楼当白领呀?”
  露西过来挽住玉春胳膊,她听不懂这两个中国人在争吵什么,但大致明白了事情的起因。露西对保安笑笑,指指玉春和她自己,用英语说:“先生,她是我的朋友,为什么不能和我一起进去呢?”
  保安也明白了眼前这个小保姆模样的外来妹是跟洋妞一块来的,他若再僵持下去恐怕会得罪外国人,造成国际影响。于是保安放开玉春,说:“看在外国小姐面上放你进去,以后到超市来买东西最好不要带包。”保安这样给自己找了个台阶下,不再理会玉春和露西。
  玉春眼泪流了出来,她知道今天要不是露西在身边,她是不能背着小包进超市的。尽管这只包已经小到无法再小,刚够放进钱包和钥匙。她玉春是中国人,中国人在自己国家的超市门口被同样是中国人的保安如此刁难,心里无论如何是很委屈的。而且当着露西的面,玉春尤其觉得心里不平衡。为什么同样当个小保姆,外国保姆好像也比中国保姆高贵些?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相关文章
栏目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