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原创文学网 - 纯净的绿色文学家园 !

雨枫轩

上海探戈(3)

时间:2016-10-11来源:网友提供 作者:朱晓琳 点击:
  一个中国年轻人送爱德华下楼,在电梯里对他说:“你可真走运呀,老外。像我们这样科班出身的研究生,来电视台工作第一年工资还不如你打工报酬的一半呢。”爱德华夸张地摸摸自己的高鼻梁,得意地笑了起来。
  走出电视台大门,初秋时节的晚风吹在身上柔柔的带着些许凉意,但凉得很舒服。爱德华不想这么早就回家,这个傍晚街上的每个中国人看来都那么亲切可爱。爱德华想起了汪小姐,要不是她介绍,一个初来乍到的老外,哪能这般轻松顺当找得到电视台里轻松又挣钱的机会。爱德华希望马上回报汪小姐,如果她愿意,今天晚上就可以开始那两个小时的免费英语口语课。另外,爱德华想到自己在上海有挣钱的地方了,生活质量必须立刻提高一个档次,他想请汪小姐帮他找个做清洁工作的女仆,用中国话说就是钟点工,他可不想每天在脏兮兮的厨房里打发肚子。
  汪宜文电话里的声音透着兴奋和一点点惊讶,她大概没想到爱德华这个英国人还多少懂点中国人的处事习惯,得了人家好处就该想着回报。汪宜文不想让父母知道她与爱德华之间的交易和往来,怎么说她也是房东的女儿,不能在房客跟前太掉身价。汪宜文把上课的地点选在“星巴克”,二十多块钱一杯咖啡,坐一晚上都不会有人撵你。除了“星巴克”,上海小姐汪宜文好像想不出更合适与一个老外面对面坐着的场所。爱德华听到“星巴克”,心里无奈地一声叹息:“又是星巴克,嘁,这些中国人。”
  
  3
  
  这个星期五晚上难得四位房客都没有外出活动,而且不约而同选择了在家做晚饭吃,十几平方米的厨房便有些转不开身。好在这是挺时尚的开放式厨房,与餐厅连在一块,中间只不过隔着个长条形酒吧台。
  爱德华拎来一瓶红酒四个酒杯,要请大家喝一杯。他是四人中在上海活得最滋润的,有理由也应该稍稍破费一点。就像中国人习惯的那样,得了好处不能全吞,得匀出点来给旁人分享,往后才会好运不断。况且爱德华这杯酒也不是白白请人喝的,他有事情要跟三位同住者商量。
  汪宜文为爱德华找了个安徽来的小保姆做钟点工,每小时十块钱,每星期来两次共干四个小时就是四十块钱。爱德华想自己的卧室收拾一下用不了半小时,关键是客厅餐厅厨房需要清洁,可那是公共部位,由他独个出钱雇人就太不合理了。爱德华希望与三个同住者分摊钟点工的工资,这也是他请众人喝一杯的初衷。
  尼姆首先举手赞成,他的运动衣裤鞋袜太脏太臭,放进洗衣机去洗他都懒得动手,有小保姆代劳就太好了。
  西尔维娅也不反对,她在“新上海”语言培训学校找了份教法语的工作,每堂课四十五分钟报酬就有一百五十块钱,付给小保姆每小时十块钱,用上海人的话来说真是“毛毛雨”。西尔维娅很喜欢“毛毛雨”这个词的含义,太形象太精确了。用一点“毛毛雨”钱就能换来让保姆伺候的生活,来上海前她想都不敢想。中国人的劳动力太便宜,便宜得简直让西尔维娅感觉有点对不起那个还没见过面的中国小保姆。
  河村俊二本来是个勤快的人,他完全可以把自己用过的东西收拾干净,但他现在跟另外三个人住在一起,不好意思反对大多数人的决定。河村俊二也找了个打工的地方,每天晚上去徐家汇附近一家红茶坊干活,每小时挣二十块钱。虽然挣钱少,但老板已将他的工种从拉门换到了给客人上茶水点心。如果他干得好,还可能被老板进一步重用,比如去楼上雅座服务或是当收银员。总之河村俊二想把这间红茶坊里的每个岗位都干一遍,这样积累下经验才好回日本去开茶馆。
  安徽小保姆玉春很快就来上工了。她在这处“兆丰花苑”小区里揽了好几份人家的活儿,每天从早到晚走马灯一样不停转着,那手脚麻利程度让四个老外看得目瞪口呆。
  玉春一进门总是先让洗衣机洗衣服,这当口她用吸尘器吸地或清理客厅厨房。嘴上与雇主聊天,眼睛还不时瞟一眼电视里的搞笑节目,浑身上下没有哪处器官闲着。有时爱德华想让玉春歇会儿喝杯咖啡,玉春总是笑着拒绝:“有那工夫一个房间都收拾出来了,中国人都知道时间是金钱,你是外国人还不懂?”玉春在上海当小保姆每月能挣一千多块钱,另两家还管了她一日三餐饭。玉春很得意地告诉爱德华:“在安徽老家,男人都没我挣得多呢。”
  要是碰到西尔维娅,玉春就会告诉她一些通常女孩间才肯道出的小秘密。玉春的小秘密是攒了钱往后在上海找个男人成家,找不到上海人的话就找个也在上海打工的安徽老乡。玉春说:“西尔维娅你不知道嫁个上海男人有多好,他们脾气顺,疼自己女人,下班回来就帮老婆干活。再说嫁了上海男人就不愁没房子住了,往后孩子也能做上海人。 ”玉春说话带着浓重的安徽口音,跟汉语课上老师说的标准普通话差距很大。本来西尔维娅想跟玉春多聊聊天练习口语,现在她放弃了这个念头。不过西尔维娅觉得玉春是个很有理想的小保姆,她已经为自己和未来的孩子规划好了人生目标。
  玉春和西尔维娅说话的时候,爱德华也在一旁听着,他从玉春想到了自己妹妹露西。妹妹上完中学就在伦敦郊外一处加油站小店里当店员。人虽长得漂亮,可学历不高,在英国也许只能一辈子待在加油站小店里了。前不久爱德华去电视台配音,在电梯里遇上一个广告公司的星探,那人看中了爱德华的英国绅士形象,介绍他去拍了两个男士西服广告,轻轻松松就让爱德华挣了五千块钱。星探对爱德华说:“要是个漂亮洋妞拍这样的广告,报酬可比你多一倍呢。”爱德华完全相信星探的话,只要你长着西方人的脸,在上海就不愁挣不到钱。
  爱德华打算让妹妹露西在圣诞节假期时来上海。这件事他没有告诉三个同住者,而是先去跟汪宜文商量。汪宜文是房东的女儿,又比汪太太好说话,妹妹来了总得先有个落脚的地方。爱德华想让她住在自己房间里,反正他的房间很大,用家具拦出兄妹二人的生活空间不成问题。尽管如此,爱德华还是想先征得房东同意,毕竟住房合同上写明每个房间只能住一位房客。
  汪宜文知道爱德华从来不会无缘无故请她吃饭或喝咖啡,一般情况下是得了她的好处要回报答谢,或者是有把握从她这儿得到下一个他所期待的好处。爱德华道出了原委,他想让妹妹来上海后也住在他的房间里。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相关文章
栏目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