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原创文学网 - 纯净的绿色文学家园 !

雨枫轩

风声(下部第四章)

时间:2016-09-16来源:网友提供 作者:麦家 点击:
风声(全文在线阅读) > 下部 西风 > 第四章 
   
  一 
   
  失眠是被黑夜煎熬。 
  第二天,老人家看我眼圈发黑,问我是怎么回事。我如实告之:一夜未眠。老人家爽朗地笑道:“你有什么好失眠的,该失眠的是李宁玉啊。”由此直接进入了话题。 
  可以想象,李宁玉已经连续几天都没睡好觉了。怎么睡得好呢?作为老鬼,她比谁都提前预知到事情的不妙——刚开始就觉察到了。那天晚上,张司令在电话里问她有没有把下午南京来的密电告诉过谁,她立刻想到出事了——她送出去的情报被拦截了!就在几个小时前,她把这个情报丢在垃圾桶里,事隔几小时后张司令突然没头没脑地问她这个,她当然会这样想。这不需要什么特殊才能,一般人都能想得到的,所以她才先知先觉地把吴志国拉上,用老人家的话说:这绝对是她的杰作! 
  吴志国是注定要有这么一天的。顾小梦后来知道,李宁玉早就开始在练别人的字,主要练的是吴志国,然后有她,还有白秘书和金生火等。这些人的字她都能照葫芦画瓢,画个八九分像。她从小画过素描,临摹能力特别强。其中,吴志国的字她是下苦功夫练的,且早已练得炉火纯青,一笔一画,一招一式,像模像样,如同他出。平时她都是用吴志国的字体传情报,目的就是要给这个剿匪英雄栽赃,要叫他稀里糊涂地当上共党,不得好死。这是蓄谋已久的,只是此次时机不好,是在她无备的情况下。她曾设想过,最好的情况是趁她外出之机搞一个假情报把吴志国套进去,这样对组织上不会造成伤害,她自己也可以免除怀疑。但现在的情况很糟糕,首先这情报是真的,而且很重要,敌人把它拦截了,组织上不明真相,对老K和同志们的安全很不利;其次,她自己也难免要被卷进来。 
  果不其然,后来发生的一切正如她所料的一样,情报被拦截,敌人开始画地圈牢,寻找老鬼。本来她以为有吴志国做抵押,敌人最终是怀疑不到她头上的。就是说,卷进来她倒不怕,因为她知道——早知道,吴志国会替她受过的。她怕的是人被软禁在此,情报无法传送出去。所以,上午她发现老鳖来此地找她,真正令她喜出望外。她以为,这下她有望把情报传出去了,却没想到这天下午发生了这么多事—— 
  [录音]首先,她没想到肥原会盯上她。据她后来跟我说,当时她并不知道吴志国是真死还是假死,只是通过分析觉得真死的可能性比较大,因为她无法想象如果吴志国没死,他又是凭什么说服肥原,让肥原盯上她的。就是说,李宁玉在这件事上做出了错误的判断,这也是肥原后来咬住她不放的原因。 
  其次,她更没想到我会从半路上杀出来给她添乱。我冷不丁地冒出来确实让她意外,措手不及啊。虽然由于我多嘴饶舌被她识破身份,一时稳住了我(答应不告她),但她毕竟伤了我的感情,难免怕我搞阴谋诡计啊,在背后出卖她。我们相处这么久,她非常了解我是个什么人,任性、好强、受不得委屈,一气之下什么事都干得出来的。所以,你可以想象,她当时一定很想彻底稳住我,让我彻底保持沉默。 
  说实话,以我当时的处境和心情,告发她的念头我是没有了,因为我怕她反咬我。但要让我原谅她也是不可能的,帮助她就更不可能了。我希望她去自首,这样对她对我都好。可是她对我说,在没有把情报传出去之前她决不会去自首的,她甚至还跟我谈条件,说什么如果我帮她把情报传出去她就去自首,你说荒唐不?我让她别做梦。她说,不能把情报传出去她活着也没有意思,不如死了。我说那你就去死吧,上吊、吃毒药、吞刀子,随你的便。总之,我很决绝的,多一句话都不想跟她多说。我觉得不告她已经是我能做的极限了,绝不可能再帮她。但我实在不是她的对手啊,她治我一套一套的,最后我还是屈从了—— 
   
  二 
   
  这是一个奇特的夜晚,平日里不开口的李宁玉竟口若悬河,令顾小梦大开眼界。 
  老人家告诉我,这天夜里她从厕所回到房间,手脸都没冼就上床了。李宁玉也是,回来就上床睡了。前半夜,两人形同陌路,各自躺在床上一声不吭,屋子里只有两个身体在床上翻来覆去的声音。失眠的声音。后半夜,她迷迷糊糊地睡过去了,朦朦胧胧中听到李宁玉从床上起来,在房间里摸摸索索了好一会儿,不知道在忙些什么。 
  其实她是在处理窃听器。 
  作为老鬼——枪口下的猎物,李宁玉早警觉到敌人在她们房间里装有窃听器——每一个房间都有。下午肥原对她承认白秘书是在被秘密地怀疑,等于告诉她会议室里也有窃听器。此刻,她其实有无数的话想跟顾小梦说,可想到猫在黑暗里的窃听器,她一直忍着。到了后半夜,大家都以为她们睡着了,她拔掉窃听器听筒的导线也不至于被怀疑。这就是李宁玉,不管在什么时候总是有一个清醒的头脑,做的事总是严丝合缝,沉得住气,绝不冒失。 
  没有了被窃听的顾虑,李宁玉叫醒顾小梦,开始对她口若悬河:从家史到身世,从出门就学到参加革命,从公开追随国民党到秘密参加共产党,从浪漫的爱情到革命的婚姻,从做母亲到当寡妇,从亡夫到假扮夫妻……从小到大,从前到后,滔滔不绝。简单地说,李宁玉出身在湖南的一个开明乡绅家里,十六岁那年她随哥哥(就是潘老)到广东就学。哥哥读的是黄埔军校,她读的是女子医校。读书期间,家乡闹革命,打土豪,分田地,父亲作为当地第一大土豪被红军镇压,就地枪决。因之,毕业后哥妹俩立志为父报仇,先后加入国民革命军,奔赴江西、湖南前线,加入到围剿红军的战斗中。但谁也想不到的是,几年后哥哥秘密参加了共产党,哥哥的入党介绍人后来又成了她的丈夫。哥哥九死一生(在执行枪决的刑场上被同志相救),大难不死,而丈夫却在1937年淞沪抗战期间,在家中看报时被一颗流弹击中,死了都不知道找谁算账。当时她身上正怀着第三个孩子,看着丈夫在汩汩的血流中撒手人寰,她腹中的孩子也变成了一团血,跟着父亲走了……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用户名: 验证码: 点击我更换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