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原创文学网 - 纯净的绿色文学家园 !

雨枫轩

破 碗(2)

时间:2016-08-11来源:网友提供 作者:古龙 点击:
  他一直在用一种很奇怪的眼色打量大婉,显得又惊讶、又兴奋,就像是个孩子忽然见到了一位仰慕已久的名人。马如龙长身玉立,是江湖少见的美男子,无论走到哪里,都是引人注意的一个。这老子居然连看都没有看他一眼,在大婉旁边,这位白马公子竟似已变得完全黯然失色。马如龙觉得很有趣。
  老头子忽然长叹了口气,喃喃道:“想不到,想不到,实在想不到。”
  大婉道:“你想不到我会来?”
  老头子道:“能够见到姑娘的芳驾光临,我这一辈子也不算白活了。”
  他忽然跪下来,五体投地,伏在地上,吻了吻大婉的脚。他的态度比一个最忠心的臣子看见皇后时还尊敬。然后他才站起来,说道:“五爷就在后面的厨房里,姑娘请随我来。”
  马如龙觉得更有趣了,这个奇丑无比的女人,究竟是什么来历?别人对她这么尊敬,她居然受之无愧,就好像认为本来就应该如此。大婉看得出他心里在想什么,淡淡道:“这老头本来是我们家厨房里的一个小厮,我们家的规矩一向很大。”
  马如龙很想问她:“难道你们家的下人看见你时都要吻你的脚?好像连皇宫大内,都没有这种规矩。”他没有问,因为这时候他们已走进了厨房。
  任何人都绝不会想到,在这又脏又臭的小饭馆里,居然会有这么样一个厨房。厨房宽大、干净、明亮,每样东西都收拾得整整齐齐,每个碟子、每个碗,都擦得比镜子还亮,连烧火的灶上都看不见一点烟灰。天马堂是世家,也一向讲究饭食,可是连天马堂的厨房都没有这么宽敞干净。
  厨房里有个人正在炒菜。任何人在炒菜的时候,样子都不会好看的,这个人却是例外。他的手拿着锅铲,就像是千古一人的大画家吴道子拿着彩笔,绝代无双的名剑客西门吹雪拿着剑,不但姿态和动作都优美之极,而且专心诚意。
  他正在煎豆腐,虾于豆腐。现在豆腐还没有煎好,老头子站在他身后,绝不敢打扰他。大婉居然也没有打扰他,他的身子并不太高,白白净净的一张脸,穿着件虽然打着补丁、却洗得一尘不染的麻布长衫,看来就像是个怀才不遇的落第秀才。
  马如龙忍不住悄悄地问:“他就是江南俞五?”
  大婉叹了口气道:“除了他,还有谁?”
  现在豆腐已经煎好了,锅已离火。他用锅铲一块块盛出来,每块豆腐都煎得恰到好处,用小火煎得微微发黄的豆腐,盛在雪白的瓷盘里,看来就像是一块块黄金。可是黄金绝没有这么香,这么诱人。他看着这盘豆腐,自己也觉得很满意。用两只手端着盘子,放在一张洗得一尘不染的木桌上,才轻轻吐出一口气,抬起了头。他终于看见了大婉:“是你。”
  “是我。”大婉大笑。连一点让人讨厌的样子都没有露出来,“想不到五爷还认得我。”
  俞五对她的态度也很温和,道:“你是不是已经喝过酒?”
  大婉道:“喝了一点。”
  俞五道:“好,好极了,我正想找个人来陪我喝酒。”他微笑,又道:
  “喝酒就像是下棋,一定要两个人喝才有趣。”
  大婉道:“三个人喝比两个人更有趣,我另外还找了一个人来陪你。”
  俞五总算看了马如龙一眼,道:“他也喝酒?也能喝?”
  大婉道:“听说他的酒量还不错。”
  俞五道:“你听谁说的?”
  大婉道:“听他自己。”
  俞五道:“他说的话你都相信?”
  大婉道:“你为什么不自己试试?”
  俞五微笑道:“好,好极了。”
  豆腐也煎得好极了。马如龙一点都不客气,一口气就吃了三块,吃一块豆腐,喝一碗酒,一口气就喝了三碗,三大碗。俞五也喝了三碗。
  他用的果然是个破碗,很大的一只破碗,已被砸成三片,再用碗钉补起来的。淡青色的碗,就像是雨过天睛时那种颜色。
  马如龙忽然道:“好碗。”
  俞五道:“你看得出这是个好碗?”
  马如龙道:“审柴窑烧的,而且是最好的那一窑烧出来的,除了皇宫大内外,现在普天之下,绝对找不出第三个这洋的碗来。”
  俞五道:“不错,这种碗天下的确只有两个。”他看看马如龙,微笑道:
  “想不到你居然很有眼力,不但看人有眼力,看碗也有眼力。”
  大婉冷冷道:“他看人,倒未必有眼力。”
  俞五大笑道:“他看人若没有眼力,怎么会看上了你。”大婉好像没有听见这句话,马如龙的脸却有点发红了。
  俞五忽然又道:“你们来找我,当然不是为了要来陪我喝酒的。”
  马如龙道:“我想找一个人,可是我找不到。”
  俞五道:“你是不是想我替你找?”
  马如龙道:“是!”
  俞五问:“你要找谁?”
  马如龙道:“找小婉。”
  俞五又大笑道:“小婉不如大婉,你既然有了个大婉,为什么要找小婉?”
  这位江湖名侠眼力显然并不太好,竟把马如龙看成了大婉的情人。这两人一个奇丑无比,一个却是美男子,他就应该看得出他们并不相配。
  大婉却偏偏故意问道:“小婉为什么不如大婉?”
  俞五道:“无论装酒装菜,小碗都没有大碗装得多,小婉当然不如大婉。’大婉道:“破碗呢?”
  俞五道:“破碗就比大碗更好,”
  大婉道:‘为什么?”
  俞五道:“一个碗若破了,必定已尝遍了酸甜苦辣,就像是一个人,也要历尽风霜才会老,老人总比小孩的经验丰富,姜也是老的辣,”他端起他的破碗,一饮而尽,大笑道:“所以破碗当然比大碗更好。”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栏目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