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原创文学网 - 纯净的绿色文学家园 !

雨枫轩

艾伦·金斯伯格与十字军

时间:2016-07-28来源:网友提供 作者:村上春树 点击:
奇鸟行状录(全文在线阅读)> 加纳马尔他的帽子、果汁冰淇淋色调和艾伦·金斯伯格与十字军
 
 
准备午饭时电话铃响了。
 
我在厨房里切面包夹黄油和芥末,再夹进西红柿片和奶酪片,之后放在菜板上准备用刀一切为二---正要切时电话打来了。
 
等电话铃响过3遍,我用刀把面包切下一半,放在盘子上,擦罢刀放进抽屉,又把热过的咖啡倒进杯子。
 
电话铃还是响个不停,估计响了七遍。只好拿起听筒。可能的话,真不想接,却又怕是久美子的。
 
"喂喂,"一个女子的声音。全然不曾听过。既非妻的,又不是最近煮意大利面条时打来奇妙电话的那个女郎,而是别的我不熟悉的女子的声音。
 
"请问是冈田·亨先生府上吗?"女子道。语调严然在照本宣科。
 
"是的。"
 
"您是冈田·久美子女士的夫君吗?"
 
"是的,冈田·久美子是我的妻子。"  
 
"绵谷·升是您太太的兄长吗?"  
 
"是的,"我耐住性子回答,"绵谷升的确是我妻子的哥哥。"
 
"我们姓加纳。"  
 
我一声不响地等待下文。猝然冒出妻子哥哥的名字来使我很是警觉。我拿电话机旁的铅笔用笔杆搔了搔脖后。对方沉默了五六秒。不光语声,听筒中任何声音都听不到。女子正用手按着送话口 同近处什么人说话也未可知。
 
"喂喂,"我不安起来,招呼道。
 
"实在失礼了。那么,改时间再打给您。"女子突然说道。  
 
"喂,等等,这---"但此时电话已经收线。我手握听筒,定定看了好一会儿,再次把听筒贴回 耳朵---毫无疑问,电话业已挂断。
 
我心里怅怅的,对着餐桌喝咖啡,吃三明治。我已记不起接电话前自己想什么来着。右手拿刀 正要切面包的时候,我确乎想了什么,且是事关重大的什么,是长期以来想也未曾想起的什么,就是那个什么在我要切面包时倏然浮上脑海,然而现在全然无从记起。我边吃三明治边努力回忆,但无济于事。记忆已返回其原来生息的意识王国黑暗的边缘。   
 
 
 
吃罢午饭,刚收拾好碟碗,电话铃又响了。这回我即刻抓起话筒。
 
"喂喂。"女子道。妻的声音。
 
"喂喂。"我应道。  
 
"还好吗?午饭吃了?"妻说。
 
"吃了。你吃的什么?"我问。
 
"谈不上吃,"妻说,"一早就开始忙,吃东西工夫都没有。过会儿在附近买点三明治什么的吃。 你午饭吃的什么?"
 
我汇报了自己的食谱。她"唔"了一声,似乎不甚羡慕。  
 
"忘说了一件事儿---早上就想跟你说来着---有个姓加纳的人今天应该有电话打给你。"   "已经打了,"我说,"刚刚。列举了我的你的你哥哥的名字,列举完什么事也没说就挂断了。到 底算什么呀,那?"
 
"挂断了?"
 
"嗯。说过会儿再打来。"  
 
"那好,要是加纳再次打来,可要按她说的做哟,事关重大!说不定要去见见那个人的,我想。"
 
"见?今天就?"
 
"今天有什么安排或约会不成?"
 
"没有。"我说。昨天也罢今天也罢明天也罢,我都没什么安排没什么约会。"可那加纳究竟是什么人?找我究竟有什么事?不能告诉我?我也多少想知道什么事怎么样的嘛。要是跟我找工作有关, 我可不愿意在这上面跟你哥哥打交道,我想以前也向你说过的。"
 
"不是什么你找工作的事。"妻不无厌烦地说,"猫,猫的事。"  
 
"猫的事?"  
 
"跟你说,现在脱不开手,人家等着呢,电话勉强打的。不是说午饭还没吃么!放下可好?有空儿再打过去。"  
 
"忙我知道。不过,突然把这莫名其妙的勾当推到我头上我可没兴趣哟!猫又怎么了?那个姓加纳的……"
 
"反正按那个人说的办好了,明白?这可不是开玩笑。好好在家等着,等那个人的电话。嗯?挂了!电话果然挂断。
 
 
 
两点半电话铃响时,我在沙发上迷迷糊糊打盹。起始我以为是闹钟响,伸手去按钟脑袋想止住铃声,但那里没闹钟。我躺的不是床,是在沙发上。时候也不是清晨,是午后。我爬起去接电话。
 
"喂喂。"我开口道。
 
"喂喂。"和午前打电话那个女子是同一声音,"请问是冈田·亨先生吗?"
 
"是,我是冈田亨。"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用户名: 验证码: 点击我更换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