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原创文学网 - 纯净的绿色文学家园 !

雨枫轩

被逼抗日(3)

时间:2016-07-23来源:网友提供 作者:冰河 点击:
  “留人哪!刀下留人哪!”
  头缠白布的袁白先生钻进了士兵围出的圈子,一把抓住了马烟锅的手。
  “后生,豁出命不要,俺和你讲个道理!”老头瞠目裂声,胡子吹得翘翘的。
  “闪开!”马烟锅大喝。“你们一村人的命,抵不上他一个!”马烟锅指着地上的士兵说。
  老头却不撒手,挣着说:“后生,既为杀敌,又是误会,砍了也是砍了,不妨留他一条命,跟你们上战场上戴罪立功,用鬼子的命换这兄弟的命,可成?”袁白先生又回头对着人群大喊:“板子村的男人都出来,保家卫国,为的也是自己,去就去了!板子村虽小,只有躺着死的好汉,没有跪着哭的孬种!”
  袁白先生放开马烟锅。这番折腾耗尽了力气,他低头喘着气,胡子沾着血和黄土,再抬起头,眼里凭白又多了两行老泪。板子村的后生们低着头在人群里躲闪,最先出来的却是吊儿郎当的二子,他倒干脆,走到老旦身边,扑通也跪了。
  “俺去,不就是杀人吗?多大个事儿,留俺兄弟一命,给俺娘留下吃喝,俺跟你们走。”二子绷着劲头喊着,喊来十几个弟兄了,大家都跪倒在他们周围,将老旦围在了中间。马烟锅见此情形,退后了几步,见那个最大的军官又走来了,便垂下了刀,扶正了他的歪帽子。
  袁白先生擦了血,毫不犹豫便躬身作揖,道:“这位军爷,俺是这村的,既非村长,也非保长,只是个能说几句话的。人死不能复生,误会却可消除,大家本不愿去,强拉着去了,哆嗦杀敌也不成壮士。如今到了这光景,后生们我们想留也留不住,这条妄债,就让他们到战场上去还吧。能回来的自是福分,回不来的也是壮烈,还望军爷体恤民心,格教鲁莽,能把这些不成器的孩子历练几个英雄回来,也是佳话了……”说罢,老先生又对那当官的深深一揖。老旦跪在人群之中,感觉心从黑暗里浮了出来,他从没见过老先生这样,那就是为了救他的命呦。他看见翠儿在人群里哭了,看见有根抱着他妈的腿在东张西望。那军官冲着马烟锅点了点头,但这人不愿放刀,他身后一个小兵哭成了泪人,抱着那颗被打烂的脑袋死不撒手。
  “走吧,没时间在这哭天抹泪了,把四喜留在村里,让乡亲们埋了吧。”军官冷着脸说。他走到袁白先生面前,恭敬地敬了军礼,说:“先生放心,我们也是无奈。您是晓得大义的,鬼子穷凶极恶,已经逼近了黄河,唉……不说了,粗鲁之处,还望您见谅,我们这位兄弟,还望老先生好好安葬。”
  “定厚葬!”袁白拱手道,“既然就走,让后生们和家人道个别,还望军爷准许。”
  “好,但要快些,今天我们必须赶回集结点。”军官说完就去了,他佝偻着腰,像没借到债的庄户人。
  或因为这番变故,和女人孩子的告别,再无老旦想象中的悲戚。翠儿呆愣愣站在院里,摸着老旦身上青一块紫一块的伤痕。“有根儿,给你爹倒碗酒来。”翠儿的声音带着哽咽。她将老旦的衣服脱去,先让他喝了口白酒,然后自己也含了口,端着碗往他身上喷着,喷完了又用干布帮他擦去。
  “都到了这份上,不去也不行了,反正要去了,就别和别人那么没出息。我带着有根儿能过,不是还有这么多乡亲吗?不是还有袁白先生吗?你去打一打,没准立个功,整个模样回来给儿子看,花木兰还代父从过军呢,你一个大老爷们怕啥?俺听说俺家老爷爷就是个大将军,老家还挂着将军匾呢。”女人自己喝了口酒,把剩下的给老旦,对儿子说:“把你那红绳解下来。”
  有根听不懂,翠儿不耐烦地解了他腰上的绳,然后一把扯掉了老旦的裤带绳。
  “干啥你是?”老旦惊道。
  “别动……”女人将红绳轻轻系在老旦那玩意之上,兜着两颗蛋打了个死结。“这是你娘给的,它在这些年家里都平安,是有些灵气的,就系在这里,不许解,只要没女人扯你,掉不了的。”说罢,女人双手捧了下他那东西,眼泪就在眶里打转了。老旦见翠儿如此,哇啦就哭出声来,想抱着女人温暖片刻。女人推开了他,含泪扇上来一巴掌。
  “没用的,别哭!一会儿出去给俺像个爷们儿!”
  女人和有根送他出来,女人又柔软下来,拉着他的衣角说:“俺爹说了,一看你的天门就知道你是个命大有福的,你去了别怕,小鬼子的枪子儿能打着你的还没运到河南呐!你不在,家里还少张嘴哩,俺没事儿就带娃儿回娘家去,你过半个年头不就回来了?鬼子打哪儿来长啥模样,你管他球的呢,打死几个就回来,这和去远边打个长工有啥不一样?打完了回来,咱日子照过……你可要自个儿多长两个心眼儿,别总和在炕上似的一宿猛干不会挪窝……”
  乡亲们聚起来,在村口送着各自的娃。国军的卡车和绿豆苍蝇似的,发着绿光和刺鼻的怪味儿。老旦背着包袱和二子等人鱼贯上去,像赶进木笼挨刀的猪。乡亲们哭喊得一锅闹,只是不再往前凑。翠儿倒不难过了,看着老旦上了车回过头来,竟微笑着和他挥手了。汽车开动的时候,谢郭两族村民终于山崩地裂般哭了起来。老旦和后生们也哭起来,二子和他趴在车沿上,哭得鼻涕都流出来。那个油大麻子一手一个抓着他们的脖子,想是怕他们跳了车。坐在旁边的马烟锅鄙夷地躲开一支脚,朝车后吐去一口浓痰,拉下了厚厚的帆布。老旦歪着头看外边最后一眼,见翠儿的一双大手捂着她亲切的脸,汹涌的眼泪漫过五指,哗啦啦倾泻下来。
  车厢里黑不见人,只因车的颠簸,使帆布和车厢的缝隙透进光来。汽车的轰鸣在黑暗里嚣张起来,老旦心里沉甸甸的,正不知要想些什么,一只手抓住了他的胳膊,那定是二子,两个时辰前还说要劈死自己的死对头。扭过脸看他,什么都看不到,老旦只知从此一路,这货便是自己的伙伴了。
  “长官,咱们这是去哪儿?”里面一个后生问。
  “到了你就知道了。”马烟锅说。
  “日本鬼子在哪?”又一个问。
顶一下
(7)
10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栏目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