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原创文学网 - 纯净的绿色文学家园 !

雨枫轩

栽在城市的树(4)

时间:2016-07-21来源:网友提供 作者:向本贵 点击:
  吴福接过塑料袋,说:“好久没有送吃的东西来了,我还以为她把吴哥忘了哩。” 
  吴福把塑料袋打开,里面有过期的高级点心,有宠物狗吃剩下的蛋糕和馍馍,还有一些发馊的饭菜。吴福抓了个馍馍往口里塞,问道:“她没说什么时候回来?” 
  “她说冯副局长的丈母娘怕是过不了几天了。这次是回来给老人取寿衣的。” 
  吴福说:“侍候病人也很累的。她已经在医院待一个多月了。”这样说的时候,对站在一旁的周大树瞪了一眼。周大树发现他的眼里布满了仇恨,心想你恨我,我就不恨你了。不是想挣几个钱,我早就不想跟你一块干活了。 
  伍仁一旁看见他们还是一副气鼓鼓的样子,劝说道:“都是从农村来,离乡背井的,有什么吵的呢,还打得眼肿鼻子粗。” 
  吴福说:“他要打我呢。” 
  伍仁说:“吃不饱你就多吃点东西嘛。” 
  “一个月八百块钱,恨不得把肚子捆着别吃东西就好。”过后就算起账来,“大儿子刚刚进高中,一年要几千块钱,小女儿读小学,一年也要几百块,我老娘常年躺在床上吃药,一年下来要几千块钱的药费,家里有三亩水田,我家女人一个人忙不过来,插秧割禾要请人,还有农药化肥要钱买,一年虽是收了几千斤谷子,得花上千块钱的成本。你算一算,我还能吃饱饭吗。” 
  伍仁说:“谁个家里都有一本难念的经啊。” 
  吴福长长叹了一口气,“还是做干部好,畜生吃的东西都比我们农民吃的好十倍。” 
  周大树一旁冷冷地说:“狗吃剩的东西,饿死我也不会吃。” 
  吴福恶狠狠地说:“你高贵,别在冯副局长面前下跪啊。要下跪,比狗还不如呢。” 
  周大树骂道:“吴福你个贼日的,什么时候老子还要揍你。” 
   
  三 
   
  周大树没有揍吴福,林业局办公室主任那天却狠狠地骂了吴福一通,并说再要发生这样的事情,就叫他滚蛋。 
  那天周大树被技术员叫去运送苗子去了,吴福给月季、桂树苗杀虫,杀过虫之后,忘了把杀虫剂的小塑料袋拾起放到垃圾箱里去。那天吃过晚饭之后,一些家属带着孩子到苗圃园里散步,发现了这个小塑料袋,反映到办公室主任那里去了,这是一件大事情,谁家小孩子拿着这个小塑料袋子玩怎么办,还不出人命呀,“真出了人命,你他*的三条小命也抵不了。我告诉你,要干你就老老实实在这里干,不干你就滚蛋,像你这样的农民工满大街都是。”办公室主任是个高个子,戴着一副近视眼镜。那样子好像是看不清吴福的模样,越骂越往吴福的面前靠拢,后来俩人就面对面地站成一排了,吴福本来就矮,被办公室主任一顿骂,似乎变得更矮了,畏缩成一团,黄着脸,大气都不敢出。 
  “吴福我问你,好好干不好好干?” 
  “好好干,再不敢出差错了。” 
  “再出差错怎么办?” 
  “我自己滚蛋。” 
  周大树站在一旁,他很想看到吴福也有下跪求饶的时候,但办公室主任怎么骂他都没有跪。不过周大树还是很开心的,自己心中的一口恶气,让别人给他出了。 
  让周大树感到奇怪的,过后的日子里,吴福每天夜里都要很晚才睡觉,睡着之后也没有听到他像过去那样磨牙了,周大树真的是谢天谢地。那天吃过中午饭之后,周大树跟往常一样,躺在自己那张用几块小木板架起的小木床上想他的老婆。吴福有个习惯,吃过中午饭之后,总要把放在床脚下面的一个蛇皮袋子拿出来清理一番。吴福说蛇皮袋子里面放了几件女人穿的旧衣服,是冯副局长家的保姆上次送给他的。其实冯副局长家的保姆自己并没有衣服送他,是冯副局长的爱人把清理出来的一些不穿的旧衣服送给了保姆,并告诉她,要你就拿着,不要你就丢掉。保姆自己挑了几件,剩下的就给了吴福,吴福如获至宝,说这样好的衣服也丢掉呀,我拿回去我家女人肯定高兴得不得了。吴福将那几件衣服翻来覆去看了一阵,然后又小心翼翼地放回原处。 
  这时,伍仁匆匆走来说:“吴福,冯副局长说他的丈母娘不行了,要你等会儿到他家帮忙搬东西。” 
  吴福摆了摆手,说:“轻点说话,周大树那个贼日的正在休息呢。” 
  伍仁走过来看了周大树一眼,说话的声音果真就低了许多:“吴福你也知道关心人了呀。要想不影响别人休息,夜里就别磨牙啊。” 
  “你去问他,看他这几天夜里睡得好不好。” 
  “你不磨牙了?” 
  吴福说:“我磨牙比过去还厉害,不过他没有听见罢了。” 
  伍仁有些不解地说:“这就怪了,你磨牙他能没听见?那阵我跟你一块睡的时候,恨不得一棒头把你的牙齿敲掉。” 
  “他醒着的时候我根本就没有睡。等他睡熟了我才睡,磨牙的时候他就听不见了。”吴福说这话的时候样子有些沮丧,“办公室主任对我有意见了,周大树那杂种要是趁着机会在他面前说我的坏话,我真的要滚蛋的。”吴福这样说的时候,把身子往伍仁面前移了移,带着神秘的口气说,“对你说个话,你信也不信?” 
  伍仁不知道他要说什么话,没有做声,只是把眼睛盯着他。吴福说:“这几天夜里我发现一个秘密,刘艳艳的男人不在家的时候,半夜里就会有一个男人到她家里去。”吴福过后有些抱不平地说,“人啦,还真看不透,周大树多看了她几眼,她就好像受了多大的委屈,夜里却让野男人进屋。” 
  “你是怎么知道的。” 
  “我不是对你说了吗,夜里我不敢睡觉,怕睡着了磨牙。”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相关文章
栏目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