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原创文学网 - 纯净的绿色文学家园 !

雨枫轩

生存之民工(第二十八章)

时间:2016-06-10来源:网友提供 作者:李晓兵 点击:
生存之民工(全文在线阅读) >  第二十八章

1

    砖场里,已是深夜。
 
    王家才推着独轮车,艰难地前行着,车上面装着满满一车烧好的砖。他一趟趟地拉到砖跺前,然后整齐地码好。
 
    几个打手牵着狼狗坐在一旁,边喝酒边说笑着。王家才一边卸砖,一边偷偷打量着远处的几个打手。卸完一车砖,王家才突然捂着肚子,倒在了地上,还发出呻吟声。
 
    两个打手走了过来,其中一个狠狠地踢了王家才一脚,问:“怎么啦?”
 
    王家才痛苦地在地上打着滚:“我活不了了,疼死我了!”
 
    踢他的那个打手问另一个:“这小子是不是肚子吃坏了?”
 
    另一个说:“死不了……”正说着,他看见王家才捂着肚子躺在地上,嘴里喊着:“纸,给我点纸……”
 
    “要他妈什么纸啊,找块土坯擦擦算了。”踢他那个说。
 
    “离远点啊,别他妈熏死人!”两个人捂着鼻子离开了。
 
    王家才蹲在砖窑旁的地上,左右看了看,然后猫着腰朝围墙那边走去。围墙不是很高,王家才没有费太大的劲就翻了过去,钻进一片茂密的草丛中。
 
    当他从路边的草丛里爬出来时,已经是清晨。他坐在路边,上身赤裸着,下身只穿了一个短裤,浑身上下污浊不堪。远处过来一辆卡车,王家才站起来,向卡车招手。卡车没有停留,从他身边飞驰而过。
 
    这时,一个老头赶着驴车慢悠悠地过来。
 
    王家才上前拦住问:“大爷,这是啥地方啊?”
 
    大爷使劲拽了一下驴的缰绳,停下来说:“这儿啊,是吉源。”
 
    王家才问:“那离松江有多远啊?”
 
    “老远了,有一百多里地吧。”老大爷说着,就要走。王家才走到大爷面前。
 
    “大爷,我能搭一段吗?我实在走不动了。”
 
    大爷点点头,说:“上来吧。”
 
    王家才激动得连声说谢谢。
 
    2 李海平从医院出来的时候,已经是深夜了。他一边给高光打电话,一边往工棚院子里走去。电话那边的高光已经睡着了,但是听说工地上出了事情,马上专注地听着。
 
    “高光啊,还没睡哪吧?不好意思,这么晚了还打搅你,这不是好几天都在人大会那边采访吗?刚才还在报社哪!对,明天报社安排我现场采访拿到工钱的民工,可是这边又出事儿了?不是工钱上出问题了,是一个工人施工中从楼上摔下来了,现在正在医院,没有生命危险,但是可能会落下残疾……是不是责任事故我还不清楚,你明天一早过来啊?好,见面再说吧!”李海平挂了电话,就朝里走去。
 
    他找到了铁子,在铁子和几个工人的陪同下,在薛五出事儿的地点查看着。
 
    一个工人指着出事的楼上,向李海平叙说着当时的情况。
 
    高悬在空中的塔吊的长臂随风晃动着。高高的主体楼面上挂着一面巨大的横幅,上面写着:安全第一!
 
    李海平走进工棚,坐在铺上和那些工人了解出事儿时的情况。工人们本来已经躺下了,又纷纷坐起来挨个说着自己所知道的。李海平一边听一边在本子上记录着。
 
    陆长有躺在铺上,听着大家七嘴八舌地说着,忽然坐起来。
 
    他一把抢过李海平的本子,抱住李海平,伏在他的耳边悄悄地说着:“我告诉你,你都不用问他们,他们什么都不知道,你问我好了,我什么都清楚,这是一起严重的工伤事故,是要赔钱的,不光要赔钱,还要他们养人家一辈子,还要他们老板坐牢!不!应该拉出去枪毙!你知道为什么吗?我只告诉你一个人,这个老板是一个杀人犯!真的,别人都不知道,只有我一个人知道,我们在为谁干活?我们在为杀人犯干活!”
 
    李海平用疑惑的眼神看着陆长有,陆长有看出了李海平目光的含义,耸着肩膀。
 
    “我说的你不相信吧?我知道你们不会相信的,你们都太幼稚了!”说完又躺下了。
 
    3 医院的走廊里,薛六和栓子背靠背坐在长椅上,杨至刚靠在墙上看着一旁的薛六。薛六捂着脸沉默着,突然哭出声来。
 
    杨至刚走过来,挨着薛六坐下,说:“刚才大夫跟我说了,你哥不会有事儿的。但是五千块只是住院押金。”
 
    薛六停住了哭泣,问:“那还要多少钱?”
 
    “大夫说,这是脊椎手术,恐怕,至少五六万……”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栏目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