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原创文学网 - 纯净的绿色文学家园 !

雨枫轩

灵山(79)

时间:2016-04-12来源:网友提供 作者:高行健 点击:
灵山(全文在线阅读) > 79

        我有个朋友来说,也是这冬天,下了场雪,他劳改的那时候。他望着我窗外的
    雪景,细眯起眼睛,像是雪光反射太强,又像是沉浸在他的回忆里。
        有一个大地座标,他说,就在这劳改农场里,总有,他仰头望了望窗外不远处
    的一座高楼,目测了一下,少说有五六十米高吧,不会比那楼矮。一大群乌鸦围着
    尖顶飞来飞去,来了又去了,去了又来,转个不歇,还呱呱直叫。农场的队长,管
    这一帮劳改犯的,是朝鲜战场下来的老兵,立过二等战功,负过伤,一只腿长,一
    只腿短,走路一瘸一拐。不晓得倒了什么楣,官到连长就没再上得去,打发到这农
    场来管这些犯人,成天骂骂咧咧。
        妈的个屄,什么吊名堂?搞得老子都困不着觉!他一口苏北话,披着件军大衣,
    围绕座标转了一圈。
        爬上去看看!他命令我。我只好把棉袄脱了,爬呗。上到半截子,风大,腿肚
    子哆嗦,再朝下一看,这腿简直不行,抖个不停。正是闹灾荒年分,周围农村都有
    饿死的。这劳改农场倒好,种的山芋和花生,队长扣下了一部分,仓库里堆着,没
    都上交。大家口粮定量还能保证,人就是有些浮肿,也还能出工。可要爬高,就虚
    得不行。
        队长!我只好朝下喊。叫你看看顶上有什么东西?他也在底下叫。我抬头瞅。
        尖顶上好像挂了个布包!我说。眼睛也冒金星了,我只好朝下喊。
        爬不上去啦!
        爬不上去就换人!他粗归粗,人倒不坏。
        我下来了。
        把偷给我找来!他说。
        偷也是个劳改犯,十七、八岁的小鬼,在公共汽车上扒人钱包给抓来的,偷就
    成了他的代号。
        我把偷找来了。这小鬼昂头瞅着,不肯上去。队长发火了。
        又没叫你去死?
        偷说他怕跌下来。
        队长下命给他根绳子,又说,再爬不上去,就扣他三天口粮!
        这偷才腰间系了根绳子,上去了。底下望着的都替他捏把汗。他爬到还剩三分
    之一的地方,上一格,在铁架上扎一问绳子,总算到了顶。成群的乌鸦还围着地盘
    旋。他挥手赶着乌鸦,从上面悠悠飞下来一个麻袋。大家过去一看,叫乌鸦啄得满
    是孔眼的麻袋里竟半口袋的花生!
        妈的屄!队长骂开了。
        集合!
        又吹哨子。好,全体集合。他开始训话。问哪一个干的?
        没一个敢吭气的。它总不会自己飞上去吧?我还当是死人肉呢!也都忍住,没
    一个敢笑。
        不交代出来,全体停伙!
        这大家都慌了,互相瞅着,可大家心里明白,除了偷谁能爬上去?眼光自然都
    落到他身上。这小子低头,受不住,蹲了下去,承认是他夜里偷偷搁上去的,说,
    他怕饿死。
        用绳子了没有?队长问。
        没用。
        那你刚才还装什么洋蒜?就罚他妈的王八蛋一天不吃饭!队长宣布。
        众人都欢呼起来。
        偷儿放声哭了。
        队长一瘸一瘸走了。
        我还有个朋友,说他有件非常要紧的事,要同我商量。
        我说行,说吧。
        他说这事说来话长。
        我说长话短说。
        他说再简短也得从头讲起。
        那你就讲吧,我说。
        他问我知道不知满清的某位皇帝的御前侍卫,他对我说了这皇帝的圣名和年号,
    以及这位侍卫长官的姓氏大名,说他就是这当年的显贵直系七世长孙。这我完全相
    信,并不惊奇,他那位先人是历史的罪人或皇上的功臣,同他如今也不会有多大的
    牵连。
        可他说不,这关系很大。文物局、博物馆、资料档案馆、政协和古董店的都来
    找过他,反复动员,弄得他烦恼不堪。
        我问他莫非手上保存了一两件什么珍贵文物?
        他说你还说少了。
        价值连城?我问。
        连城不连城地不知道,总归是无法估量,别说百万、千万,几个亿都不见得打
    得住。他说那不是一件两件,从殷商以来的青铜礼器、玉壁,到战国的宝剑,更别
    说历代的珍希古玩、金石字画,整整一个博物馆,早年刻印的线装的藏品目录就足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栏目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