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原创文学网 - 纯净的绿色文学家园 !

雨枫轩

未央歌(二十五)

时间:2016-01-08来源:网友提供 作者:鹿桥 点击:
 
  "缠绵丝尽抽残兰,宛转心伤剥后蕉" 
——黄仲则
  "他是这么热情!我知道他不会是个冷酷的人!他抱得我真紧!"蔺燕梅想。"他那严峻的脸永远不会再有了!我真是太惊恐的厉害了,怎么会以为这是梦,这不会是梦。我再也不离开他,我再也不放他走。"
  蔺燕梅轻轻地,又深深地吐了一口气。她微微闪开了眼。夏日早晨的阳光透了白雾,耀着眼花,正从车窗中射进来。她想多留恋一会儿,又复把范宽湖抱紧,说:"啊!孟勤!孟勤!我那害怕的心再也不会蹂躏我了!"
  小童正好喝完豆浆回来,他一边上车一边对身后的路警说:"我们就只四个人,好在车子马上开了!听!汽笛已经叫了。不会有别人上来。你别管罢。"
  那路警说:"开车了也罢,我上车看看就是了。"
  汽笛声,说话声,惊醒了车中梦里人。他们猛然受了一吓。小童和路警已经上车。那路警看见了,站在那里停了一下,卑夷地说:"这些学生们!"还好车子已经开动了,他自己走了下去。早上雾色仍重,车一动,便看他不见了。
  范宽怡,范宽湖,连小童是呆住了。蔺燕梅,又气愤,又羞辱,加上心里的打击同空虚,是昏了。
  范宽湖不能怪她如此,便婉声唤醒她。她扑簌簌滚下两行热泪来,一翻身把脸伏在提包上,抓起雨衣蒙了自己,哀痛地哭起来。她狠命地吞咽下伤心的哭泣,她咬破了自己的嘴唇。她似乎是要拼命撕裂自己的心胸,让它痛楚!让它流血,这才能解救濒于疯癫的心。
  她在这情绪应当特别复杂时反而脑中是一片空白。她还能想什么呢?什么都过去了。她只有哭,哭也不够麻醉她的,她要哭干了泪,哭干了血,昏死过去。她伏在那里凭任车子颠簸着她,她希望车子离了铁轨,直冲到深山无人处永不回来。
  可是车子是向昆明开哟!她已经失去了平衡了。她哭得整个人要碎裂,而她的心不但不能麻痹,回忆反更逼真,痛苦更甚。
  小童在一边,他的感觉是一种无名的愤怒。他恨自己方才怎么不一把将那出言不逊的路警推下车去摔他个半死!他又恨范宽湖这荒唐无礼的东西怎么方才竟敢如此;现在又慌了手脚,呆成个木鸡。他似乎也恨了蔺燕梅,恨了小范,他怒气难消,自己背过险去看车窗外。车窗外山色迷濛,天上一轮白日隔了露看起来轮廓很清楚,却断不出远近。
  "'这些学生们'"他想:"骂得好!骂得痛心!老百姓完粮纳税地由政府办学校让别人来读书,他们是有资格骂!是要觉得痛心!不论学生们有一千种好处,只要被他们骂了一句也该愧死!
  "这学校还有什么可留恋的?脸上还挂得住吗?"他又想起好几次离开学校,大余大宴都解说过;现在决不可自己瞎闯。又有一次校中东北同乡有人暗地里募集潜回东三省工作的人,他又要加入,反是大宴拦住了他;说连大宴他自己都因为口音已经不对,去了反而连累大家,把他留下;可是现在在作学生,听了老百姓这么痛心卑夷的话!
  他心中只晓得有这一句气人的话。他上车时只听见蔺燕梅似乎说了一句什么,却没听清。小范和她哥哥疑虑,愧愤的事可要比他心上的复杂得多了。他们看了蔺燕梅伤心成这份神气,想问又不敢问。
  范宽怡看看实在哭得气势可怕了,她不敢再迟延,便轻轻拉了他哥哥一把,令他闪开些,她去劝劝试试。
  她揭开蔺燕梅蒙了头的雨衣,这下子可吓死人了!她舌尖嘴唇都已被自己咬破,雨衣上,手上,脸上全涂满了怕人的鲜血。加上眼泪纵横,把血水直带到鬓边耳下。小范吓慌了,叫了起来。范党湖自己怨艾,急愤得战抖。小童也回过头来。
  小范说:"小童,你有法子找点清水没有?"
  小童心上也难过,他却怒意未消,他沉闷森厉地说:"哪里找什么清水!"
  蔺燕梅推开小范,她哭着声嘶地说:"你们躲开我!躲开我!走!"
  小范仍坐在那里不动,挥手示意令范宽湖走开:"哥哥你到车外边去休息一下,叫你,你再进来!"看样子她要独自同蔺燕梅谈谈。
  范宽湖听了,不言语,低了头便往车外,上下车踏脚板那里走去。小童一面气他,又察觉他神色有异,恐生变故,就也一言不发跟了过去,紧紧傍了他站着。他回头看了看小童,长叹了一口气。走下一层板,坐了下来,小童也就坐下了,两个人谁也没有话说。坐了许久,看看又到扬宗海了。湖水依然澄清蓝碧。
  车里忽然听见小范喊:"小童。你进来。蔺燕梅要跟你说话。"
  小童听了赶忙起身进来,看见蔺燕梅仍是背了脸躺着,小范手在她肩上。嘴向她努一努,说:"她叫你。"
  "小童!"蔺燕梅气息极弱地说:"真没有地方找点清水给我洗洗么?"
  "你说话呀!小童!"范宽怡说。
  "我嘴里又苦又威!"蔺燕梅说:"嗓子里又腥甜地粘在一起,喘不了气!"
  "等一等罢。"小童也不忍地说:"到了杨宗海了。等一下车停可保村,我到水龙头去给你取一杯水回来。"
  小范便起身,用眼示意要小童坐下来陪她。自己轻轻站起来,走到车外陪她哥哥去了。
  小童坐下来,蔺燕梅欠起身来让他在头下面打开提包取出杯子,再重新躺下。这一次她躺平正了。小童就看见了她的脸。
  这个脸孔是熟悉的。无论上面是涂的脂粉还是抹的血泪,都是一样,可以看到本色,本性,本心。不会隔膜。他便低下头看她,心上又气恼,又不忍。脸上混合起平日善良真挚的神色,便是蔺燕梅此刻心情下恰可接受的表情了。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栏目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