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原创文学网 - 纯净的绿色文学家园 !

雨枫轩

生存之民工(第十九章)

时间:2015-12-04来源:网友提供 作者:李晓兵 点击:
 
    1 李海平大汗淋漓地走进报社的传达室,那个年轻人正坐在一边看报纸。

    李海平上前就拉住年轻男子的手说:“你就是省城来的律师啊?我还正打算找你们哪……
 
    李海平忽然看见葛主编也在屋里,有些奇怪地问道:“你们咋坐这儿哪?”
 
    葛主编说:“这不是等你吗,我来介绍一下,这是咱们省城天平律师事务所的高光律师,为了尽快见到你,我让他去办公室坐一下都不肯,高律师这次是被你的文章打动,特意来松江和你商讨怎么帮助这些受害民工的。”
 
    李海平激动地又一次握住高光的手,连声说着:“谢谢!谢谢!”
 
    高光看着李海平说:“你的文章不光打动了我,也打动了我们全所的人,这次所里委托我来,就是为那些受害的民工提供法律援助的,这是我的律师证,这是所里出具的所有委托代理人的空白证明,这是……”
 
    李海平建议道:“主编,咱们去你办公室说吧,这嘎太热了。”
 
    高光说:“不用了,我想先见一下那些民工,尤其是被打伤的那位民工。”
 
    “不瞒你说,那个被打伤的民工今天早上在医院失踪了。”
 
    “失踪了?”高光有些意外。
 
    “这样吧,我先带你去工地吧,直接和那些民工了解一下情况。”
 
    “好。那咱们现在就走!”
 
    两人说着,走出了报社。
 
    2 王家才回到家里,看见门开着,孩子的哭声从屋里传出。王家才冲到屋里一看,薛六正抱着孩子不停地摇晃着。王家才走到里面看了看,没人。
 
    王家才问:“家慧哪?”
 
    “家慧,她,她那个……我,我来的时候,她……”
 
    “算了,别说了,我知道了。”王家才从薛六手里接过孩子。
 
    王家才摸了摸孩子的头问:“这孩子的头咋这么烫啊?”
 
    “就,就是特别烫,我也不知道咋,咋回事?”
 
    王家才说:“孩子是不是在发烧啊?”
 
    薛六伸手摸了摸:“就是像,像发烧。”
 
    王家才一下子慌了:“那咋办啊?”
 
    “送,送医院吧。”薛六说。
 
    3 王家慧一走进发廊,凤姐就急忙站起来:“哎呀,你可来了,我想找你都不知道去哪儿找你。”
 
    家慧没精打采地说:“别提了,我哥把我锁屋里了。”
 
    “那电话是谁接的啊?说你回老家了。”
 
    “还能有谁啊,我哥呗!”
 
    这时,薛五和小曼从小屋里出来。薛五看着家慧愣了,小曼捅了他一下:“看啥啊看?”
 
    家慧也认出了薛五,看着他往外走。小曼站在门口,朝薛五挥手:“五哥慢走啊。”
 
    家慧坐在发廊门口,不断地向街上张望,这时进来一个穿着普通的中年人。凤姐迎了上去,热络地招呼着:“大哥,剪头啊?”
 
    中年人四处看着:“你这儿能剪个啥头啊,洗头。”说着,看了看家慧。
 
    凤姐叫道:“家慧,有客人了。”
 
    家慧瞥了一眼中年人,懒洋洋地站起来。她往中年人头上倒了一点洗头液,手指胡乱在头上抓着。中年人疼得咧了一下嘴:“你轻点不行啊?”
 
    凤姐看出家慧心不在焉,朝里屋喊道:“小曼,小曼……这丫头整天就知道睡觉。”
 
    小曼睡眼惺忪地从里面出来,问道:“干啥啊?”
 
    凤姐说:“给客人洗头。”小曼不高兴地白了一眼家慧。
 
    这时,胡老板夹着包进来了,家慧连忙迎了上去:“你咋才来啊?”
 
    凤姐在一旁说:“我说家慧咋心不在焉哪,半天是等胡老板哪。”
 
    “我那啥……路过。”胡老板说。
 
    4 薛五气冲冲地往工棚走,还没进门就喊着:“六子,六子。”可是却没有人回答。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栏目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