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原创文学网 - 纯净的绿色文学家园 !

雨枫轩

未央歌(二十一)

时间:2015-11-21来源:网友提供 作者:鹿桥 点击:
 
  这天车上就有一位女教士。她容貌很端丽,举止更安详。微微晕起一点点光辉的纯黑色道袍罩了她修长适度的身体,胸前一片洁白有光的硬领反映着健康红润又雅静的面容。她还是很年青呢;明亮,又漆黑的眸子在那黑皮白里的修士帽子下和善地笑着。帽子披下来的一部份时时拂了身旁一位中年太太的头发,她们正在谈着话。那位太太跟前有一对小孩,大概都在五岁上下。女孩子似乎大些,正和一个卖菜妇人玩,跟她学着剥青豆米,那是卖剩了的,正好剥了晚上自家吃。男孩跪在凳子上,向窗口外面等着看巫家坝起落的飞机,田里的水牛。
  "所以我说事情有时候太巧,又有时候太不巧。"这位女修士做了个结束的口气说。"李神甫会正好在那时候去印度,我姐姐姐夫他们又会正好去美国。同时在这许多旅客中会同了飞机,又会邻坐,这才会谈起话来。我自从欧战起了从法国回来后,走了这么些地方家中消息早断了。和姐姐他们同时都在云南这么两三年竟会彼此不知道。好啦,现在他们从李神甫那里有了我的消息,写了信来,这会儿又到了外国了。我自己是多少日子也难得来昆明的,这次特为跑上城来来看他们在联大的女儿,又竟未遇上。"
  "你这是因为没有找着她,心上不高兴。你们既然都在云南,又隔得不算远,将来一定会见到的。"那位太太说到这时,修士点了一点头。"只是有一件,我想问问,你这位外甥女儿怎么就这么叫你们喜欢?也六七年不见了,会这么惦记着?丢不下,舍不下,一有了消息,就劳动你从宜良上一次城?"
  "她是叫人疼。"修女说。她见车已开了,方才等车时的一段谈话,这位太太很爱听,就像讲故事似的又闲闲地讲起来。
  "这是我姐姐他们的第一个女儿,结婚以后第一年生的。那时我也还小,还在初中念书。现在知道他们又有一个男孩了,这个男孩子真幸福,有这么个好姐姐,他从姐姐那里也一定学来一片好性情的。我自己说着说着,又转到她身上夸奖起她来了。"
  那位太太听了也笑起来。
  "她是不同,她是出众。"这修女的眼睛便望了车窗外的远处,换了一种有深意的声调来说,在这样一位天使似的修女口中听见了这种赞誉的话,谁也不免随了她的声音想到一些极美丽的幻像。
  她自己出神了一会儿,然后带点儿羞涩的神色,收回远望的眼光,看了这位太太一下,妩媚地笑了笑,接着说:"家庭中有这种叫人疼的孩子,不但自己父母喜欢。造访的客人,每次来了也都愿她出来,和她问两句话,送她一两件能令她心喜的小东西。因为看见她喜欢了客人就更喜欢。"
  "我们那时都在北平,我们住得又近,我简直经常长在她家里。这个孩子跟我有些时比跟我姐姐还亲近。她爱在我怀里作娇,她会用小脸来擦我的耳朵边,更会用睫毛来轻轻触一触我的双颊。我就从心里爱她,疼她,我有说不出来的快乐。"
  她说着就看了看蹲在地上,帮了那农妇剥青豆米的小女孩,她的母亲也顺了这充满了慈爱的眼光看了看自己的女儿。她奇怪这位邂逅旅途的女修士,这么一个柔适可亲的性情,怎么会做了修女。
  "我常想,这小女儿是一颗明星落在我姐姐家里,是一颗晶莹的明星映入我们大家的眼里。她那么光洁,婉好简直不像人间的。
  "她六七岁的时候,我们就觉得出来这个家庭中令人羡慕,喜爱的空气。与其说是我姐姐姐夫的教育好,性情好所使然,勿宁说是这女儿美丽的天性所潜化。
  "她能体察别人的悲喜,她更会在快乐时令人更快乐,空气沉闷时来安慰人,使人重得欢笑,重新感觉到上帝的慈悲。
  "她温软的小口,那么轻,那么甜地喊一声:'妈妈。',喊一声'阿姨。'时,我们什么心虑也会撇开。看了她深黑,又大的眼睛也在揣测我们的思虑时,谁也再不忍想什么不愉快的思想了。
  "她是天生应该受娇宠的。因为我们一齐娇惯她,依顺她,而她却一点也没有因溺爱而得到什么坏脾气。在北平我们所住的一带人家,不论景况怎样,都能适然地有她来作个小客人,她能叫人人觉得是自己一家人。这些是无法教,也无法学的。
  "我记得她那时候进了附近一家教会学校的幼稚园。不是我们送她去的,简直是被幼稚园的教师要了去的。起先每天有人送,有人接,后来因为实在太近,连一条街也不用过,就由她自己来回走,我们顶爱看她放学回来,跑得一头细发都飞起来,一下连小书包带人都钻到母亲怀里的样子。
  "有一天,我们出门怕得在她放学之后才回来,为了惦记她放学回家见不到人会哭,就一齐往家中赶。我现在还仿佛看得那次的情形,那时候正是春天,院子里的花枝伸出墙外,花影在墙上清楚的印着,朱红大门前,看见她正伏在门扇外哭。石板地上丢着一个纸做的小风车。光着半截的小腿都因为哭得太厉害,哆嗦着了。我心疼得赶忙跑去从后面把她抱起来,她还赶紧弯下腰去把风车拾在手里。原来她的风车做得好,得了奖,忙着跑回家来告诉的,偏偏我们都出门了。佣人在院子里浇花,把门关上了。她身材大小,够不着门环,只能用小手使劲拍门。手拍红了里边也听不见。她伸出小手,妈妈给她吹吹,听她说话的声音都哑了。这个小孩我们从没有叫她冷落过一分钟的,关在门外,自然要伤心了。我姐夫第二天就找了个木匠在大门上,门环底下特别安了一支小门环,只一支。一个可笑的兽头同一个小环,是个小小的铜的,专为她用。事实上她再也未用过,我们再也未曾不在家里等她。后来她大些了的时候,有时候到门口玩,便用那小门环拴住她的狗。"
  听到这里,那位太太也入神了。两个孩子也都放开了各人的玩法,挨过来听。男孩子挨到母亲身边,女修士就把女孩子揽在怀里。她说:"这个小女孩像你这么大时还有一件事,说起来也怪叫人疼的。她们幼稚园里有一次开恳亲会。有她一支歌,我们事先谁也被她瞒住了,是她自己的歌词,先生稍微改了改,配的谱。她蹲在台上,学了小鸡的样子,用小手这么比划着唱: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栏目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