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原创文学网 - 纯净的绿色文学家园 !

雨枫轩

灵山(73)

时间:2015-11-17来源:网友提供 作者:高行健 点击:
灵山(全文在线阅读) > 73

        我来到东海之滨这小城,一位单身独居的中年女人一定要我上她家去吃饭。她
    来我留宿的人家请我的时候,说她一早上班之前,已经为我采买了各种海味,不仅
    有螃蟹,(左女右圣)子,还买到了肥美的海鳗。
        “你远道来,到这海口,哪能不尝尝新鲜?别说内地,这大城市里也不一定都
    有。”她一脸殷情。
        我难以推却,便对我寄宿的这房主人说:“要不,你同我一起去?”
        房主人同她是熟人,说:“人专为请你,她一个人怪闷的,有事要同你谈谈。”
        他们显然商量好了,我只好随同她出门。她推上自行车,说:
        “还有一程路,要走好一阵子,你坐上车,我带你。”
        这人来人往的小街上,我又不残废。
        “还是我带你吧,你说往哪里骑?”我说。
        她跨上车后座,车子把手直摇晃,我不断掀铃,招摇过市,在人群中穿行。
        有女人单独请吃饭本何乐而不为,可她已经过了女人的好年华,一张憔悴的黄
    脸,颧骨突出,说话推车跳车的举止都没有一点女性的风韵。我边骑边沮丧,只好
    同她找点话说。
        她说她在一个工厂里当出纳,怪不得,一个管钱的女人。我同这样的女人没少
    打过交道,可说是个个精明,别想从她们手里多得一分,这自然是职业养成的习惯,
    而非女人的天性。
        她住在一个老旧的院落里,里面好几户人家。她把自行车靠在院里她窗下,这
    辆自行车破旧得都无法支撑。
        门上挂把大锁。她开了房门,只一间小屋,进门就一张占了半间房的大床,边
    上一张小方桌,已经摆好了酒和菜。地上砖头码起,叠放两口大木箱,女人家的一
    点梳妆用品都搁在箱子上的一块玻璃板上,只在床头堆了几本旧杂志。
        她注意到我在观察,连忙说:
        “真对不起,乱七八糟,不像样子。”
        “生活可不就这样。”
        “也就混日子,我什么都不讲究。”
        她开了灯,张罗我在桌前坐下,又到门口墙边打开炉门,坐上一锅汤。然后,
    给我倒上酒,在我对面坐下,双肘支在桌上,说:
        “我不喜欢男人。”
        我点点头。
        “我不是说你,”她解释道,“我是讲一般的男人,你是作家。”
        我不知该不该点头。
        “我早就离婚了,一个人过。”
        “不容易呀,”我是说生活不容易,人人如此。
        “我最先有个女朋友,从小学起,一直很要好。”我猜想她可能是同性恋。
    “她已经死了。”
        我没有话。
        “我请你来,是想讲讲她的事。她长得很漂亮,你要见了她的照片,肯定喜欢,
    谁见了谁都会爱上。她不是一般的漂亮,美得那个出众,瓜子脸,樱桃小口,柳叶
    眉,水灵灵一双杏仁大眼,那身腰更不用说了,就像过去的小说里描写的古典美人。
    我为什么对你讲这些?就因为可惜的是她的照片我一张也没能留下,我当时没防备,
    她死后她妈来一下全收走了。你喝酒呀。”
        她自己也喝,喝酒那老练的样子一看便是老手。她房里四壁没一张照片,也没
    有画,更没有女人通常喜爱的花和小动物。她在惩罚她自己,钱大概都化作杯中物
    下肚了。
        “我是想让你把她的身世写成小说,她的一切我都可以告诉你,你又有的是文
    笔,小说嘛——”
        “就是无中生有,”我笑着说。
        “我不要你编,你那怕用她的真名实姓。我请不起作家,付不起稿费,我要有
    钱,还真舍得出。我这找你是帮个忙,请你把她写出来。”
        “这就——”我欠身,表示感谢她招待。
        “我不是收买你,你要觉得这姑娘冤枉、可怜,你就写,只可惜你看不到她的
    照片。
        她目光有些茫然。这死去的姑娘在她心中显然是个沉重负担。“我从小长得丑,
    所以特别羡慕长得漂亮的女娃,想同她们交朋友。我同她不在一个学校,总是上学
    放学路上迎面碰到,一晃也就过去了。她那副长相,不光男的,女人也动心,我就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栏目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