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原创文学网 - 纯净的绿色文学家园 !

雨枫轩

未央歌(二十)

时间:2015-11-11来源:网友提供 作者:鹿桥 点击:
 
  乔倩垠看到许多同学自然高兴。她对蔺燕梅说:"你弄的是些什么玄虚?倒害得我想了一阵心思。我们今天这么高兴凑到这里,已经不容易了。可是我心上还不知足。史宣文不久会来,我也觉得不够。你们看,这个医院里最近搬进来许多撤退回来的侨民。晚上常常听到呻吟。我想想滇缅路已经断了两个多月了。凌希慧还没有下落。心上就难过起来。真是天外一场横祸把她逼走。要不然现在不是都可以在一起了吗?方才燕梅要我猜有个老朋友来了,问是谁。引得我想起她来。可是怎么可能是她呢。归根结底,是骗我!瞧你把人家骗得这一下子!你这么个没心事儿的哪知道别人心事呢?" 
  "我说乔倩垠呀!怎么一年多快两年没见面,你这一天到晚想心事的毛病一点也没有改呢?"凌希慧在门口听见,一开门进来了。
  她跑过来把乔倩垠抱住。大家这个嚷呀!笑呀!跳呀!闹得天翻地覆!
  "我真以为是梦呢!"乔倩垠半天这才定下心来笑着说:"简直像神话了!"
  "还梦啦,神话的呢!"凌希慧说:"大家这一阵乱喊,什么梦醒不了?什么神仙不吓跑了?"
  这时有三四个护士跑到门口来。用惊慌的眼睛看着。一个护士长走进来了。
  "出了什么事了,乔小姐?"她问。
  "刚才进来了一只大耗子,"凌希慧顺口说:"可把我们吓坏了。现在没事了。谢谢你。"
  护士长看了她半天。又对乔倩垠说:"你病才好,还是安静点罢。"说完又在屋里四下看了一下,走了出去。凌希慧说:"还是真把我吓坏了!"她随过去关了门,大家又笑起来,不过声音小得多了。
  "真亏你出去了这些日子,你这张嘴没替你惹祸!"乔倩垠说。
  "你也不想想!"她回答:"小时候在妈妈怀里学说话的时候,会喊一声'妈'就多叫人高兴!现在好容易多学会两句了,又得少说啦!"
  大家又抢着向乔倩垠说凌希慧这一年多的奇遇,说到惊险地方,乔倩垠听得那份神气竟似比当初凌希慧亲身经历的时候还紧张。她说:"不用叫我去,叫我听听也够受的了。"
  "所以你在这个地方养病真不是办法。"凌希慧说:"连听这种话的机会都不多!病养好,人养废了!怎么样?前半截儿病在这儿养,后半截儿病跟我回学校去养罢。准保比你一个人躺在这儿整天想心思好得快!"
  凌希慧不只是一个会说的,而且实在也是一个会做的。加上了大家的鼓吹,把乔倩垠也说动了。没有两天,便又由凌希慧来把她接回宿舍去。反正是放暑假。她若是累,仍旧可以整天躺着。凌希慧就在一边陪了她念书。大家在缅滇战事之后这种狂热的服务精神也是对乔倩垠养病的一剂良药。她也逐渐活泼起来。有时也去到各服务站,非正式地为同学帮忙。而见到蔺燕梅优越的表现时她尤为心折。当别人用"病美人儿"来称呼她时,她就要抗议了。
  蔺燕梅他们救护车的司机因为拒绝注射防疫针,病倒了。大余用公事去请求再派一个来,而迟迟不能得到。蔺燕梅的父亲从前教过她开车,而她在家里时也常常开的。有了特别要紧的病人,蔺燕梅便开起车来送走。这一手儿真叫乔倩垠悔恨自己身体坏。她是上车去坐坐都晕的。
  然而不幸的事情也就这么来了。有一次,她去送下两个病人,留下护送的同学,自己驾了车子回来。在路边看见了一挑好梨,她想带回去请大家吃一吃,便停下车来,下去买。才买好梨这时候迎面来了一辆没有牌照的卡车。那路面中间很高,向两边倾斜。中间只有一条狭窄的柏油路面,来车驶得太快,没有让好,又煞车不及时以致把她的车前泥板,同灯,撞坏了一个。也停了下来。蔺燕梅上去和那个司机理论。那个流氓司机看见是这么一个嫩嫩的姑娘倒吃了一惊。他见路上没有警察自己车上也只他一个,反倒胡说八道,找了两句便宜话,开起车跑了。
  蔺燕梅气得直哭。捧了梨站在车前头不知道如何是好。还是卖梨的老头儿把她劝了。给她把梨都捡到车上,她才醒过来。谢了他,驾车回去。一路上不知所云地,好几次差点出了事,总算开到了。
  余孟勤,凌希慧,还有好几个人都在办公室里。见她进来气色都变了,莫名其妙。她手里捧了些梨放在桌上,说:"还多得很呢,在车上,谁吃谁去拿。"她自己坐下来,咬了一口梨,等他们回来发现车撞伤了之后再说这件倒霉的经过。意外地大家把梨拿回来了。谁也没发现撞坏车的事。还是她气愤愤地把这件事讲了。大家才啃着梨子出去看车。原来撞坏的地方也不大,不过要修就是了。大家恨恨地骂那个司机无理,不讲道德。
  走回办公室来。大余一直没有说话。蔺燕梅也一直没有敢多说话。
  半天,大余闷雷似的说。"我们这个服务的单位从来没有出过错。"大家听了都静下来了。
  "不但是没有出过错,而且只有功。"他说:"这一部车子就好像是一个奖状,是许多同学热心同劳力换来的。现在,撞坏了。现在我们做错了第一件事。我们的奖状也就撕坏了!"
  "当然这部车子可以修。而且我自会呈报上去请修。这倒没有多少关系。可是我们问一下是因为什么才出事?是走在正确的车路上被走错路的车子撞了吗?不是!是停着的。停着为了买梨。
  "司机生病了。能够替他服务,这是好的。可是这一点儿高兴,这多少带一点儿逞能的高兴,就已经不像是一个做事情的人的态度了。
  "在这一点上,我说过不止一次。对服务的同学,尤其是女同学,我忠告过不止一次。在有功绩时不要面有得色沾沾自喜!错误往往在得意时发生。即使因为工作本身轻而易举,不致闹错,也不致招人不满,别忘了是在做救护工作呀!被救的人看了这种神色会好过吗?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栏目列表